第23章 始皇圣谕:你们对赵掌柜客气着点儿!(1 / 1)

通武侯王贲为了自证清白,沉声道:“此事却也容易!臣这就去抓了酒坊掌柜的,严加审问!必定会问出荔枝酒的来历,是如何从百越之地运送出来的!”

秦始皇脸色一变,当即摆手阻止:“不可!岂能因为一坛酒,区区小事,就做出欺压良善之举?跟一个咸阳街市上的商贾过不去,此事万万不妥!你们谁都不许为难这赵掌柜的,明白吗?”

秦始皇说的再清楚不过。

通武侯王贲不由得一愣,要是按着陛下以往的脾气,涉及到行伍中走私之事,必定会彻查!

别说是一个市井中的商贾,就是军中有兵卒私自运送酒水,按律当斩,甚至会牵连很多人!

没想到今天的始皇帝陛下却直言相告,对一个市井之徒如此仁慈,法外开恩。

陛下既然发话了,又有谁敢不听?

当即王贲躬身应诺:“谨遵圣谕!臣不会为难这赵掌柜的,但事情既然落在他头上,荔枝酒是他售卖的,要想查个水落石出,必须得问个明白。臣去旁敲侧击的询问一番,以礼相待,这总可以吧?”

此事关乎到王贲南征大军的声誉,倘若不查清楚了,不仅难以向陛下交代,而且他也难以在军中服众,让满朝的文武如何心服,多了弹劾他的机会。

秦始皇点了点头:“这也罢了!朕看此事就交由徐统领协助你,随你同去!你们就说,秦府的主人喜欢上了这荔枝酒,特地让你们再买两坛来!另外,询问赵掌柜荔枝酒来历的时候,务必要和颜悦色,不要吓着了他!”

御前侍卫徐统领赶忙应下,陛下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几次三番的叮嘱,对赵掌柜的颇有回护之意,令在场的太师王翦、通武侯王贲,以及内史府令赵高都颇感意外。

而且陛下自称是秦府的主人,显然是不愿意在赵掌柜面前暴露的身份。

所以王贲跟着徐统领去,也不能以将军身份,还得改扮一番。

两人领命退下,出了章台宫,在路上就合计了起来。

王贲叹了一口气:“徐统领,看来我也得换一身百姓的衣裳!咱们同去调查此事,一旦得知是军中兵卒所为,本将军绝不姑息!”

徐统领嘿嘿笑道:“那是!王将军麾下一向是军纪严明,倘若真是兵卒所为,定是部下管教不严,跟王将军无涉!”

“只是在下随将军同去,有一事得告知将军。之前,在下随陛下和丞相微服出巡,见了赵掌柜,陛下自称是秦大,丞相自称是李四!而在下则是秦府的家丁徐护卫!”

“将军要是去了,少不要屈尊委屈一下,就自称是秦府的家将或是仆从,不拘什么身份都行,反正就是来帮我搬运酒坛的。”

王贲点头而应:“嗯!理应如此,本将军干脆赶一辆马车去,自称是秦府的驭者,替主人赶车的,来搬运荔枝酒也说得通!总之,咱们得好好的问清楚赵掌柜的,关于荔枝酒的来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