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一边的薛三闻言,并未觉得自家主上有多无耻,而是建言道:

    “主上,咱总兵府就靠着北门修,以后宣传时就这么来,甘与雪海关共存亡,郑氏守国门!”

    再不要脸的心思,只要打上大义的旗号,瞬间就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不错不错,可以可以。”

    郑将军从善如流。

    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

    “三儿,你明儿带着一票人去雪原,把大皇子迎回来。”

    “是,属下明白。”

    大皇子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守城期间,雪海关北面无战事,极大的支援了南面的守城。

    郑凡的目光望向北面的雪原,有些感慨道:

    “自打从这个世界苏醒以来,不是在西边吃沙子,就是在北面过雪原,唯一一次南下,还是那次跟着李富胜攻打乾国。

    再雄浑的大漠孤烟直和雪原落日圆时间久了,看得也有些腻了,倒是真有点儿想去乾国江南看看小桥流水人家。”

    人,就是这么不知足,当满足了自己生存物质需要之后,就开始想要去追求一下精神上的享受。

    这两年来,不是在砍人就是走在去砍人的路上,见惯了豪迈,反而想去领会一下真正的“文化”气息。

    “这好办,主上,等这里安顿下来了,您带着四娘,偷偷摸摸地去一趟乾国江南玩玩儿不就是了,纯当度蜜月去了。

    反正这儿天高皇帝远的,您在不在其实都………”

    薛三顿了一下,继续道:

    “您在这儿,咱心里就踏实,您不在这儿,咱就努力努力帮您维持一下局面。”

    “过阵子再说吧,我这个身份去江南,也不方便。”

    以前,自己还是翠柳堡守备时,那无所谓,真想叛逃去乾国,也容易得很。

    但现在,等朝廷那边论功行赏下来,自己就得变成雪海关总兵了,这个位置这个官职,想偷偷摸摸地去乾国江南耍,难度是真的有点大。

    毕竟乾国银甲卫的素质和水平,那也是有目共睹的。

    “对了,主上,我已经让阿力带着那些俘虏开工了,城墙外得先清理一下,然后破损的城墙还得整修一遍。

    还有那儿,那儿,那儿,

    都得重新再修缮一轮,唉,工程量挺大的,所以得先抓紧时间。”

    薛三所说的修缮,一是雪海关本身,二则是依托雪海关的北面防线,既然自己要接手了,总得重新过一遍手。

    这本就是一个极大的工程,真耽搁不得,毕竟等之后盛乐城的军民迁移过来,下面的建设肯定要以民生为主。

    两万野人劳工,看似挺大,但毕竟工程量在这里,还真不一定够用。

    只能等以后瞎子带着盛乐军民过来,部队经过整修之后,再想办法从雪原那里再弄一些劳动力过来。

    任何的原始积累,都伴随着血汗的榨取,要么,去榨取别人,要么,就得榨取自己人。

    好在,雪海关这边靠着雪原,入关野人大军被“付之一炬”后,雪原上短时间内基本不会再有折腾的力量,也正适合自己去打压和掠夺。

    “三儿,争取建好一点儿,用点儿心。”

    “是,主上,属下知道的。”

    “建好后,咱争取就不走了。”

    “好嘞,主上。”

    ………

    雪海关那边的郑将军那儿算是暂时尘埃落定了,

    但受制于路程距离,

    望江之战的风,

    才刚刚吹回燕国。

    燕国,上至朝堂诸公以及陛下,下至平民百姓,都在期盼着前线的结果。

    就像是一道重头菜,在上来之前,吊足了你的胃口。

    先是望江惨败,大家鼓着劲儿,想要复仇;

    紧接着是靖南侯不听旨意,先后死了几个传旨太监,依旧没动,等好不容易靖南侯动身前往前线了,前线那边又是好一阵没什么动静。

    热血这玩意儿,是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的。

    当时间慢慢地被堆叠之后,人们的耐性,就开始逐渐被磨去,取而代之的,则是焦躁和不安。

    失败一次,大家其实都能接受;

    但要是再失败第二次,问题,可就真的大了。

    各种猜测,开始自坊间流传,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甚至于朝堂上,也有暗流在涌动。

    不过,

    在燕皇直接下令抄了一个侍郎的家后,朝臣们在明白了陛下的态度后,才安稳了下来。

    那位侍郎好死不死地,居然上书劝燕皇小心靖南侯仗着手掌东征大军,人又在颖都之际,直接和楚人野人谈和,在三晋之地自立!

    你可以说这位侍郎是纯粹站在姬家站在陛下角度去思考问题的,也可以说他是在做一场政治投机。

    毕竟,从靖南侯拒不接圣旨那时开始,明眼人都嗅到了,靖南侯和陛下的关系,那曾经三个人领着镇北军靖南军骑兵进入皇宫大内的铁三角,

    不再那么牢靠了。

    但燕皇到底是燕皇,

    他不是那种可以被谗言所蛊惑的皇帝,

    那位上书的侍郎被抄家流放,

    本人则在流放途中遭遇了劫匪,被杀了。

    天知道如今大燕这几年频频兴战事,都快到了连搞破鞋的有伤风化的人都要被抓去从军的地步了,又哪里来的劫匪?

    且好死不死地非要袭击流放大臣的队伍?

    但陛下就是用这种很清晰的态度和决绝的姿态,告诉自己的臣子,他信任田无镜,仗怎么打,是田无镜的事,他不会在后头指手画脚。

    但尽管如此,

    明面上的风,被压住了,

    但暗流,则依旧在汹涌。

    马踏门阀,清除了一大批门阀势力,但想要绝对地将他们在肉体上和精神上消灭掉,也近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几年来,种种强行集权的手段下,所被压制的怒火和不满到底有多恐怖,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清楚。

    但因为连续的几场开疆拓土的大胜,使得天子之威得到了巩固,所以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而一旦望江那边再败一次,那么先前因为不断的对外胜利而掩盖下来的矛盾,就将彻底压制不住了。

    ……

    太子姬成朗走入了后宫,他要去探望自己的母后,也就是当今皇后娘娘。

    “给太子爷请安!”

    “给太子爷请安!”

    一众太监宫女恭恭敬敬地对着太子跪下行礼。

    在这个皇宫内,最大的那一轮太阳,那自然是陛下;

    月亮,自然是皇后;

    日月之下,最尊贵的人物,自然是太子。

    太子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没有让人去通传,他自己就走入了寝殿之内。

    按理说,母子二人,其实也是君臣之礼,断然不可能像这般不经通传而直入的。

    但现在问题是,皇后娘娘,你无法去通传。

    走进来后,

    太子看见在两个嬷嬷的陪伴下,自己的母后正靠着床沿坐着,头发有些散乱,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褶皱。

    “儿臣给母后请安。”

    太子规规矩矩地跪了下来。

    跪了一会儿,见母后没说话,太子又缓缓站起,看向身边的一个嬷嬷,道:

    “母后身体又不适了?”

    在宫内,自然不可能说自己母后疯癫了。

    这个嬷嬷马上屈身回答道:

    “回太子爷的话,娘娘她昨夜还好好的,今早却………许是昨晚又梦靥了。”

    太子闻言,点了点头。

    再看向母后时,发现自己母后也在看着自己。

    太子主动向前走几步,想要去握着自己母后的手说说话,给她一些慰藉。

    天家无情,

    但皇后娘娘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所以,这母子关系,确实是极好的。

    身为田家女,自幼有自己父亲和亲族的庇护,入宫嫁与天子后,一直也算是顺风顺水。

    再者,燕皇对外,是雄才大略,对内,对自己的家人,则有些性子凉薄。

    所以,后宫之中,倒也很少出现争宠的情况,毕竟,摊上这么一位陛下,想争宠去争夺个什么母仪天下的资格,也不可能。

    所以,皇后也一直很恬淡,有了儿子后,十分心思,有三分是落在陛下身上,倒有七分,是落在儿子身上。

    谁晓得,

    当太子刚刚靠近床边时,

    皇后娘娘忽然身子一颤,

    忙挥舞着手臂喊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太子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了。

    他开始后退,且伴随着他的后退,皇后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几个嬷嬷正在劝慰着皇后。

    “阿爹,阿爹,阿娘,阿娘………”

    皇后有些木讷地靠着床边,双眼无神地呢喃着。

    太子深吸一口气,

    右手拳头,

    开始攥紧,

    却又缓缓地松开。

    这里是内宫,他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愤怒,也可以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但凡事,都需要在一个度上。

    皇后娘娘呢喃道:

    “阿弟,阿弟,无镜,不要,不要,那是我们的爹娘,阿弟,不要………”

    “照顾好母后。”

    “是,太子殿下。”

    “是,太子殿下。”

    太子一口气走出了凤架宫,牙齿,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其身边的几个太监,哪怕是李英莲,在此时都大气不敢出。

    却在此时,宫外过道上,一群太监宫女开始欢呼起来,像是有什么喜事儿在奔走相告。

    还没等李英莲去询问,那边就喊起来了:

    “大捷,大捷,靖南侯望江大捷,斩野人十万!!!!!!!”

    太子有些阴郁的神色,

    开始强行提拉起来,

    脸上,

    牵扯出了笑容,

    同时,

    他一挥手,

    对着身边的几个内侍和李英莲喊道:

    “好,靖南侯不愧是我大燕柱石!!!”

    ——————

    晚安。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