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小屈侯

第293章 晴空霹雳,雳雪落无声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数九寒天,到了晚上,天降大雪,瑶歌又给薛摩添了一床被褥,铺床间隙,她侧过头,看到薛摩坐在桌前望着烛台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瑶歌开口道:“盟主去了陇右也好,二城主你也可以好好睡个觉了,不然这窗户大开着的,天气又冷,你肯定睡不好。”

    薛摩后知后觉地回身望了望窗户边的小榻,屈侯琰怕热,是以,哪怕大雪纷飞天,他也是要开着窗户的。

    他从前是很不喜欢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也习惯了。

    瑶歌边将被褥打软,边道:“虽然二城主对夫人心里有怨,可却并不憎恨于她,甚至会觉得她可怜,所以,哪怕不喜她,也从不苛待于她,今天,二城主会跟夫人发那么大的脾气,是因为盟主也在场,瑶歌说的对不对?”

    薛摩一听,蹙了眉:“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不许胡说!”

    瑶歌笑了一声:“小吗?二城主,我十五岁了。”

    被褥铺好了,瑶歌转过身来,望着薛摩,薛摩也看向她,她来照顾他起居的时候,她还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如今竟也及豆蔻了。

    薛摩挑了挑眉,有些理解光阴如梭这四个字了。

    瑶歌莞尔:“那二城主早点休息吧,我就先出去了。”

    她拉开了门,望着庭院里大雪飞扬,偶有几树梅花傲雪而立,瑶歌心头感慨,回过身,幽幽道:“二城主,你真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那种可怜人,看似谁都爱你,谁都重视你,可事实上,谁都不懂你……”

    瑶歌说完,轻轻将门拉上,薛摩一时怔忪,屋内烛火无语,窗外雪落无声。

    又下雪了,薛摩将披风系上,走到屋外,虽然他怕冷,但其实他很喜欢雪,薛摩放眼一看,雪洋洋洒洒一点一滴地将天地覆盖,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想起来埋着秦飒的那座雪岭……

    薛摩张开双臂,高仰着头,雪花拂着他脸庞而过,就像爱人温柔的抚摸,他唇角微微翘起,突然有微风徐来,片片雪花吹落入怀……

    屈侯琰置身那座雪岭农舍的时候,他觉得此间十分简陋寒酸,他伸手按了按那单薄的床板,硬邦邦的,一想到他在这里枕冷衾寒,麦饭豆羹地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屈侯琰就恨得牙痒痒。

    在他心中,他的弟弟配得上这世上任何豪庭贵室,玉液琼浆,那是注定要在武林呼风唤雨的人,怎能过这种乡野村夫的紧俏日子?

    越想越生气,他抬手就将室内唯一能看得过去的家具——那张四方木桌,掀了个四仰八叉。

    “他们去寻了那么久,还没寻到吗?”屈侯琰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张旦好言宽慰道:“盟主,这雪岭地域宽广,找起来是要费些功夫的,反正也得等着,盟主可以先坐榻上练会功。”

    张旦此言甚是管用,屈侯琰旋身就坐到床板上,闭目调息,屈侯琰嗜武成痴,练起功来不分日夜,张旦想,若是他能静下心来练功,他们也能好过些。

    半天时间过去了,张旦终于远远看到景教弟子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

    他出院门相迎,果不其然,那人道:“启禀总领,找到那墓了。”

    张旦刚回身,就看到屈侯琰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带本座过去。”

    站到秦飒墓前时,屈侯琰表情诡戾,他望向张旦道:“带着他们去远一点的地方等。”

    张旦领命带人离开了,走之前他瞥了一眼那墓碑,上书爱妻秦飒之墓,没有落款。

    说实话,这墓修得清瘦,在雪岭上便更显清冷,和秦飒倒十分贴切,屈侯琰看着看着,放佛立在面前的不是一座荒冢,倒像是秦飒本人了。

    “秦飒,看到我来看你是不是很惊讶?”屈侯琰一挑眉道:“毕竟我那么讨厌你!”

    屈侯琰用靴子挑了挑脚下的积雪,他冷笑了一声,掀眸直视着墓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厌恶你么?”

    屈侯琰负手长吁了一口气:“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他究竟看上你哪点了?拼死拼活地要保护你,在碎叶城的时候,那一次,你差点害他丢了性命!”

    “那么长的刀伤口子,从他腹部直接拉到锁骨!你倒是干干净净地站在旁边,他一身衣服都染红了,你知道我当时看在眼里,心头有多恨么!”屈侯琰苦笑着摇了摇头:“从那时,我便打定主意了,你,我是决绝不会留的。”

    “我怎么可能让你害死我唯一的亲人?!”屈侯琰的语气里,满是无奈,他见过薛摩为了秦飒可以拼命到什么程度,江湖中人,有这样一根软肋,若是哪日被人拿捏住了,以此相胁,那么,薛摩将会置身何种险境,屈侯琰光是想想都觉得脊背寒凉。

    “我本不想让你这样死的……结果……”屈侯琰诡异地笑了起来:“结果你知道我收到了什么吗?”

    “我收到了秦英的信,你哥的信!”屈侯琰在墓前缓缓踱步:“那信上说,等诸事抵定,你俩就要远走高飞了!”

    屈侯琰乍然停住,一扭头恶狠狠地瞪视着墓碑:“屈侯瑾是我亲弟弟啊,你要带他远走高飞,你凭什么带他远走高飞?!”

    他走近墓碑,缓缓蹲了下来,双眼微眯道:“都到这个份上,我便全告诉你吧,你以为选去沈扬清身边的那些死士是自己临阵退缩的么?”

    “呵——”屈侯琰冷笑:“不是的,都不是的,秦飒,她们都是我安排的,否则,我又怎么能把你安排到沈扬清身边呢?”

    屈侯琰这话一毕,阴霾的天空,大雪簌簌而下,落在屈侯琰发间,落在秦飒墓碑上,纷纷扬扬,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掩天掩地,却也掩不住这世间诸多荒唐。

    屈侯琰挑眉:“其实你根本就不用死的,哪怕你在沈扬清身边,雁回宫根本就打不到东灵山上,事实上,他们在山下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可是,你还是死了!你知道为什么白容想非要杀你不可么?”屈侯琰唇边绽了一抹笑:“因为她收到了一封信,那信上说,冯克是薛摩杀死的,那信上还说,你沈写眉是薛摩派去安排在沈扬清身边的。”

    “这,就是白容想声东击西都非要杀你的理由,她想杀沈扬清吗?”屈侯琰站起身:“呵——她不想的,她把沈扬清引到山下,只是为了让白正光好下手而已。”

    屈侯琰居高临下地睇视着墓碑:“而你猜,那封信是谁写的?”

    “哈哈哈哈——”屈侯琰突然仰天狂笑不止,启唇弧度残忍:“是的,就是我,就是我写的!”

    雪越下越大,天像是被撕开了个口子般,将如鹅毛一般的雪白,倾倒而下。

    屈侯琰大张开双臂,面上戾气横生:“怎么样,我费尽心思、苦心策划,你可还满意?!”

    “屈侯瑾,你们谁都不要妄想带走他!他是我最后的亲人,唯一的亲人,他只能是我的!”

    张旦回身望去,只见大雪下屈侯琰的身形都有些模糊,他看起来分外激动,时而急促地来回踱步,时而张狂地放声大笑……张旦在心里叹了口气,得出个结论,这人神经质得不轻……

    屈侯琰平复了下心绪,道:“秦飒,你真的应该感激我,还千里迢迢来告诉你真相!如今这个结果,我真是十分的满意呢!”

    “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便好好在此安眠吧。”屈侯琰拔腿正准备走,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止了步。

    “噢,对了。”他回身,嘴角一翘,如淬毒:“忘了告诉你,你的瑾哥哥已经成亲了!什么爱妻秦飒之墓?!你有夫,他有妇,怎么样,这样的安排妙不妙,嗯?!”

    屈侯琰说完,眉眼不屑地袍袖一甩便要走,一回头只见前方白茫茫的天空里,突然劈了一道闪电,似是九天兵将执鞭扫下,将天空一分为二,轰隆声随后而至……

    雪天打雷,实属罕见。

    屈侯琰神色狷狂,眉眼不屑,大吼道:“莫说是扯闪打雷了,就是这个天塌了下来,本座也不惧!”

    屈侯琰刚走了几步,张旦跑上前,小声道:“启禀盟主,刚得到消息,王之璧得手了,袁方年已死,从今往后,中原再没有焕年镖局这号名头了。”

    “呵呵——”屈侯琰笑得那叫一个阴森:“不是要张江湖正道么,呵——去阴曹地府里张吧!”

    张旦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杨磊,道:“那盟主,他怎么办?”

    屈侯琰望着杨磊的背影,启唇简洁:“杀了。”

    “遵命!”张旦对于屈侯琰这个抉择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图利而卖主的人,给他用,他也是不大敢用的。

    张旦走到杨磊面前,袖中匕已落手,他抬肘急速一划,血溅三尺,杨磊瞪着眼睛,身体往后倒去,栽进了雪地里,死不瞑目。

    “这尸体……”

    屈侯琰打断道:“不用处理了,就当给山里的雪狼加餐了。”

    屈侯琰终是带人下了雪岭,而雪岭深处的那座孤冢上,雪覆了一层再一层……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