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智多锟

第四章:我又出生了!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收藏!收藏!收藏!

    鲜花!鲜花!鲜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求一切支持与打赏!

    不然我真的没有动力和信心再写下去。

    ————————————————————

    《逍遥游》亦有云: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是故至人无己,神人无功,而古之真人,其息深深!

    顺应天地万物的本性,驾驭着六气的变化,遨游于无穷的境地,所以修为高的人能任顺自然、忘掉自己,修为达到神化不测境界的人则无意于求功。

    而所谓真人者,性合于道也。

    故有而若无,实而若虚;处其一不知其二,治其内不识其外;

    明白太素,无为复朴;体本抱神,以游于天地之樊,芒然仿佯于尘垢之外而消摇于无事之业。

    ......

    审乎无瑕而不与物糅,见事之乱而能守其宗......如光之耀,如景之放;以道为紃,有待而然;抱其太清之本而无所容与,而物无能营;廓惝而虚,清靖而无思虑、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涸而不能寒也,大雷毁山而不能惊也,大风晦日而不能伤也。

    (《淮南子·精神训》第十段)

    为什么要引经据典的扯这么一大段呢?(严正声明,可不是水字数。)

    因为啊!

    所谓的“至人之境”、“真人之境”乃至“圣人之境”的其中玄奥,大概就有点类似婴儿这种慢慢从懵懵懂懂的无知状态,循序渐进地逐步对外界的拓展、认知、觉醒,最后又回归本性、本心、本真的这么一个变化过程。

    用八个字来概括就是:抱朴太素,无极撄宁。

    正所谓: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所以婴儿在还没有自我认知之前,会天真的以为世界就是自己,自己即是整个世界的主宰。

    当其成长为“人”的分界线,就是认清自己,第一步便是从认识世界开始的,尤其是看清了最本质的现实。

    说得再直观且简单点就是,“至人”、“上人”、“真人”和“圣人”,所拥有的修为与境界刚好是相反对调过来的。

    如果“至人”的神通手段等修为,相当于一个婴儿的话,那么其涵养、心性等境界便仿如一个鲁莽的粗汉。

    而“圣人”则刚好相反,若将其外在修为比拟为一个力大无穷的彪悍壮汉的话,其澹泊寡欲、甚至太上忘情的内在境界,却胜似一个纯净无垢的婴儿。

    正如庄子所云: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

    (知道自然的作为,并且了解人的作为,这就达到了认识的极点。知道自然的作为,是懂得事物出于自然;了解人的作为,是用他智慧所通晓的知识哺育、薰陶他智慧所未能通晓的知识,直至自然死亡而不中途夭折,这恐怕就是认识的最高境界了。)

    人要学会尽量掌控或尽可能创造自己的命运,即便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要极尽全力奋然地规避束缚的樊篱与窠臼,不要老是被世俗无形的力量牵着鼻子走,否则的话,看似活着像个人,其实跟猪狗牛羊完全就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猪狗牛羊的结局是注定的,甚至可以说是除了某些“幸运”的被当做宠物以外,百分之九十九皆是无法改变的结果。

    但人再不济,起码也是个万物之灵长,难道非得要沦落到与猪狗无异才作反抗吗?

    命运的轨迹,从来都是拖着镣铐的脚印。

    同样是出自《庄子·大宗师》,然而这段: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最是令人记忆犹新、刻骨铭心。

    但开头的那第一段往往容易被人忽略了,其实更富含人生哲理,且是提纲挈领的。

    于是这种最懵懵懂懂、最天真无邪的合乎道之自然状态,却恰好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因为,从生到死可能就只有一次这种体验、感悟的机会,还都是凡人几乎不可能准确把握住的一个阶段。

    除非你是穿越者,而且是一个可以反复投胎、重来的穿越者。

    而此时此刻这母体腹中的双胞胎——赵瑬和未来的小男主陈文杰。

    这两个既是一母同胞,却又非绝对亲缘的,且异乎寻常的模糊哥弟之关系,可预见的将来,必然会如同那相忘于江湖的两条鱼儿,分道扬镳或背道而驰,甚至可能会因切身的利益冲突而反目成仇。

    别说以后了,单是现在可还没降生于世咧,这“哥弟俩”的区别就已经开始非常显现的泾渭分明起来,可谓大相径庭。

    只见那懵懂状态的陈文杰却是又小又瘦,还皱巴巴的。

    而赵瑬则通体晶莹剔透、光滑如玉、细腻无瑕,一派莹然生辉、美轮美奂、钟灵毓秀的仙肌道骨。

    且赵瑬无论是外貌轮廓还是骨骼经脉,乃至他的毛细血管、细胞组织,都与旁边紧靠着的陈文杰截然不同。

    二者端的是天云渊泥之别。

    无论是体重还是出生的顺序,赵瑬都是陈文杰的哥哥!

    “出来了!头出来了......这、这、这也太好看了吧~~”

    但见那率先生出来的小脑袋,额头眉心处,天生晕染般浮就一缕缕淡淡朦胧、aidai叆叇未晞的金鳞苍龙纹,仿佛透着无上威严,煊赫无俦,令人不禁望而生畏,且他两边眼角还各有一抹匀称精妙无比的粉红玉肌作底子,天生勾勒出丝丝薄薄如诗如画、绚烂多姿的凰翎凤羽眼尾,纹络神秘而又妖异,煞是迷人!

    端的是寸寸夺人心魄!犹胜天然造化。

    霎时间,满屋红光,奇香蒸腾!

    三十来岁的丰腴接生婆在见到赵瑬的一刹那,油然止不住的双眼狂冒小星星,母爱泛滥到恨不得将这孩子一把抢过来,痴愣愣的发呆了好久,才压抑住心头的那股直冲天灵三千丈、几乎乱了脑仁神志的炽热占有欲,渐渐回过魂来。

    而且她一连卡了三个“这”,竟然想不出任何能配得上这个婴儿那精致绝伦且玉润透光,浑然粉嫩嫩、雪莹莹、细腻腻、水灵灵小模样的形容词,或者说这是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完美可爱,仿佛是所有最瑰琦、韵致、空灵、绮丽、唯美的优秀词藻堆砌而成的极致绝妙模样,无与伦比的梦幻之子。

    尤其是他那对纤细卷翘的浓密睫毛,虽然紧紧闭着眼眸,却仿佛要准备在他睁眼之时,便像那精卫鸟的两条平行对称的青羽尾翼般,与之展翅翱翔、翕然欲飞。

    “但他怎么安静得如此可怕,竟然一点都没有要哭的迹象,难道......”

    “还好,骨骼完整,心跳平稳,且有很微微绵软的呼吸声......”

    “哎哟喂,我滴个辣块妈妈呀!?怎么还有一个呢!?看青莲妹子这肚子的份量,不像是怀着两个的呀?不管了,反正待会接生费要加倍!妹子可千万别泄气,快一鼓作气,再加把劲!用力呀——”

    “真是奇也怪哉,这白白胖胖的怎么会显得这般玲珑幽宓,就像是个轻轻一碰便会碎掉的瓷娃娃一样,而后面那瘦巴巴的反倒声音响亮,舞手弄脚的。”

    随着硬木板的床沿边,这接生婆又是端盆倒水,又是擦汗打气的,一番折腾后,这两个命运不同的男主角,终于先后瓜熟蒂落了。

    今天是五月初八,乃节气变化之月,端午刚过没三天,毒烈的阳气趋于缓和,阴阳开始回调。

    虽然经过十个月来的孕育,赵瑬已经如此的完美无缺,但还是因为时间不够充足的缘故,所以根骨天赋等方面仍然比他原来那具慕容东邻这个母体里诞生的,他不断精益求精并臻于至善的沉淀、夯实、凝炼了十年零八个月的先天九皇道体,却是内外四肢百骸皆要逊色不止一星半,不过倒是他有些吹毛求疵了。

    而其真身现在正处在系统空间的山河社稷图中熟睡休眠。

    不过,纵使如此,亦能想象得到,长大后的赵瑬定然是个如仙似魔般祸国殃民的魅世妖孽。

    ......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一切支持与打赏!

    .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