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看见战晨上场,反响不一。

    “这是谁啊?我的情报中并没有这个人,难道是金象宗新晋的精英弟子吗?”

    “我看像,不过能被金象宗雪藏到现在,恐怕绝非泛泛之辈。”

    “是啊,且看他怎么表现。”

    正当大家都在议论之时,流水宗这边瞿茵却愣住了,心中回忆起,战晨就是那天向她问起凌傲雪去向的那个男子,心中顿时开始意动起来。

    其实正是凌傲雪的离开,才使她坐上了如今流水宗精英弟子的第二把交椅,所以她对凌傲雪的一切都感到特别好奇。

    于是她便转过头去,对秦梦瑶说道:“秦宗主,我想上场会一会那个名叫战晨的男人。”

    “那好吧,要小心点儿,我们之前并没有有关他的任何资料。”

    “宗主,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替我们流水宗再拿下一分的。”

    瞿茵说完便走上了斗武台的中央,与战晨对面而视。

    战晨一见到前来挑战自己的竟然是瞿茵,不由一愣,脱口而出:“瞿茵,竟然是你?”

    瞿茵微笑道:“怎么,不行吗?”

    “当然不是。”战晨这才清醒过来,如今正处在比赛中,而且他身负宗主重托,不可怠慢。

    于是他拔出剑来,向瞿茵行了一个剑礼,说道:“瞿茵,得罪了!”

    说罢他长剑朝瞿茵一指,就奔向对方,朝她的胸口点去。

    瞿茵见他来势汹汹,娇喝一声:“若云剑法!”手中宝剑飞舞,却如流水一般,缠缠绵绵,又如风云一般,飘然不知踪迹。

    战晨一时陷入了她的意境之中,剑剑扑空,有种憋屈的感觉。

    这时瞿茵脸上微微一笑,似乎已经看到胜利了。

    战晨心中感叹:“各宗能留到最后的弟子果然都非易与之辈,像这个瞿茵显然也是悟出了自己的武道意境了,剑剑都有飘逸空灵的味道,如风如雨一般,有点像苏芸给自己的感觉。”

    “她的意境虽然厉害,但是比起凌傲雪来还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战晨隐隐感到,同是武道意境,其威力也有大比如厉剑尘和凌傲雪的剑意就比瞿茵的威力强大许多!”

    “不能再陷入她的步调,否则就麻烦了。”战晨又劈出几招,趁着瞿茵大意之时,手中剑陡然加快!

    阵阵金光一下迸发而出,再加上虎啸剑的加成,形成一股剑气洪流,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瞿茵涌来。

    而另一方面,瞿茵被他的突然爆发给惊住了,轻灵飘逸的剑意被彻底打断,只能疲于应付迎面而来的涛涛剑雨。

    胜负就在一瞬间,当瞿茵还想挣扎之时,却感觉眼前的金光全部消失,但自己的咽喉处却感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低头一看,却见到虎啸剑就停留在离自己的咽喉两寸处。

    战晨喃喃说道:“你败了!”

    瞿茵并没有沮丧,眼中反而闪过奇异色彩,心中竟想的是凌师姐果然有眼光,找到了一个好儿男。

    “好快的剑!”四周一片惊起,都被金光剑的速度彻底惊服了,恐怕只有以速度著称的风属性剑法和某些雷属性剑法,才能与之抗衡吧。

    “这一局战晨胜!金象宗积一分!”仇无涯宣布道。

    旁边的岚风宗弟子赶紧给金象宗加上了一分,金象宗底下的记分牌就变成了8分。

    “下一组准备。”仇无涯喊道。

    “仇长老,我还想挑战!”战晨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仇无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往也有人站在场上连续迎接挑战者,不过那都是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的情况。

    而战晨所对的可是流水宗的一大高手,一般经历了如此激烈的战斗,通常的人都会选择休息,想不到他竟想连续挑战。

    “你确定要连续挑战吗?”仇无涯再次问道。

    “不错,我确定!”战晨斩钉截铁地说。

    “好!那你自己担心了。”仇无涯无奈地说道。

    “小子休得嚣张,我来会会你!”

    这时从黄岗派的位置传来一阵叫声。

    战晨循声一看,却是一个头发略秃的弟子冲他叫唤。

    接着对方就踏上了斗武台,来到了他的对面,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宗庆,好好记住击败你的人的名字。”说完便拔出剑来。

    “宗庆?”战晨可有印象了,不久前,就是这个家伙击败了一个使用风属性真气的回春派弟子,可见他对应付快剑颇有心得。

    战晨还发现,黄岗派剑法都以防守反击见长,他们的防守剑法堪称一绝,擅长以巧破力,以慢制快,只要不是遇上攻击力远远超越他们防守能力的武者,都无法轻易撕破他们的防御剑法。

    战晨望着这个对手,心中却觉得有几分麻烦:“不能在他的身上耗费太多精力,后面恐怕还有不少硬战等着自己呢。所以对宗庆不能力夺,只能智取。”

    此时宗庆却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来,却是一把宽大的重剑,足半尺来宽,一人多高。他双手擎剑,摆好姿势,嚣张地叫到:“战晨,你尽管随便攻过来吧。”

    战晨双眼一眯,就冲他飞奔而来,到临近之时,脚下迈出玄奥步法,身形突然加快,并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闪光的虚影,朝宗庆袭来。

    这是他第一次在对战中使出了玄阶下品步法瑶光诀,这是一本金属性步法,可以瞬间将武者的移动速度提升三成,并产生许多虚影迷惑对手,对于武师阶段的武者来说已经算是不可多得的步法了。

    战晨第一下就选择全力爆发,也是想要速战速决,瑶光诀一出,立竿见影,宗庆果然不知所措起来。

    战晨瞅准一个机会,一下晃到对方身后,手中金光剑爆发,就冲着对方背部砍去,眼看就要得手。

    却听宗庆猛吼一声:“回轮斩!”双手抓住剑柄,身体一个回旋,顿时大剑就以他的身体为轴心,绕着了一大圈,竟想着欺近的战晨腰部砍来。

    他的大剑攻击范围要大大超过虎啸剑,战晨见此,不得不临时变招,飞退开来。

    宗庆冲着他笑道:“战晨,想偷袭我没这么容易!”

    战晨眉毛一扬,脚踏瑶光诀又冲着宗庆猛冲而去,手下金光剑使出,又形成一阵密不透风的剑网,想要趁其大剑运转不便,戳中他的破绽。

    宗庆对此嘿嘿一笑,手持大剑,轻松地在身前左挡右闪,只听“叮叮叮”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虎啸剑的攻势全部被他那宽大的大剑给拦了下来。

    才几下,战晨就气喘吁吁,出剑速度似乎就慢了下来,竟出现了纰漏,一剑刺空了。。

    “就是这时候!”宗庆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手上突然发力,架开战晨的虎啸剑,反手一剑,就想朝战晨的身体砍去。

    战晨要败了吗?此时再看战晨,却哪有丝毫惊惶失措的样子,此时他双目紧盯着宗庆,脸上沉着得可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