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岚州与云州交界处,云岚山脉大山边缘。

    一个古朴的宗门坐落于此。由下往上看去,几百层石梯,石梯尽头,一道并不气派的剑宗大门映入眼帘。

    两边两根斑驳的石柱,因为岁月久远,此刻石柱之上已经呈现深绿色。两根石柱上方一根横梁架在上面,中间刻着三个古色古香的大字:。

    坐落在半山腰内,可容纳上千人的演武场,此刻聚集了好几百人,皆是一袭白衣。

    这些人聚集在演武场议论这:“今天可又到赵兄来讲御兵史了,上周讲的赢州赢皇一统九州,那叫一个精彩”“是啊是啊,可惜我上周才知道,否则前面几次也不会错过了”……

    宇汉王朝开战前夕,离开宇汉王朝的赵佑然三人一路向南行,一直到岚州边界才停下。华雨燕知道这里有个,宗主是赵佑然父亲赵海诚的年轻好友,于是华雨燕带着赵佑然和宇汉灵来次先落脚。

    虽然来到时间不久,但是赵佑然的大名,已经是全宗上下都熟知的了,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赵佑然早已通读九州御兵史。

    赵佑然虽然并非御兵者,但实际上他早已是岚州云州两境内的传奇人物。

    五年前,宇汉陨涯的父皇宇汉孟还在世的时候,十三岁不到的赵佑然,在文史方面的造诣已经极高了,于是宇汉孟亲自带他到九州大陆文风最好的云州去学习。

    到了云州以后,赵佑然在云州文化底蕴最强的五塘城学习了三个月,之后他告诉宇汉孟,他发现这里比起岚州,已经没有更多可学的了。这话传到了云州境内几个大文豪的耳朵里,很多人觉得这人实在狂妄,扬言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云州极为出名的文人冯千秋来找到赵佑然,发现是一个十三岁不到的孩子,于是教育他要谦虚,年纪轻轻,要学的还在很多,哪知赵佑然无奈的回答他,自己已经很谦虚了,这话把冯千秋气到了,他决定打压打压这个孩子的锐气,于是把他带到云州书籍最为多的五塘书城,此书城,几乎网罗了整个九州大陆前后几十万年的御兵史。

    冯千秋问赵佑然:“你看看,这里的书,够你读几十年,现在你还觉得你都知道了吗?”赵佑然看了看他,竟然点点头。老头冯千秋气得,拉着他找了几本非常偏的书籍,问他有关内容,哪想到赵佑然竟然意一一回答了。

    赵佑然说道:“这样没意思,要不咱俩比试比试。”冯千秋问他:“怎么比试?”赵佑然想了想,说道:“你有什么能力,不如直接展示出来,然后我来展示我的能力。”冯千秋想,这一个十三岁不到的孩子,再强能有多强,虽然自己赢了一个小孩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这小孩的确狂妄,必须打压。

    后面连续三天,冯千秋当着赵佑然的面,从前五万年发生九州大事,一直讲到当下。没想到这赵佑然一点不惊讶。轮到他的时候,他走到五塘书城,告诉冯千秋,但凡这里书中提到的九州大事件,冯千秋只要问,他就能答。

    冯千秋问了他五天,他全部答出来,最后冯千秋找到宇汉孟,告诉宇汉孟,此子非凡,自愧不如。

    从此后,赵佑然的名就在云州传开了,只是后来几年时间,赵佑然再也没去过云州,也没怎么炫耀过自己,所以现在有些被淡忘了。

    来到不久,宇汉王朝全军覆没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整个岚州都感到震惊。来到的三人,却很久才走出伤痛,直到现在,华雨燕还时常流眼泪。

    宇汉灵来到后,整天除了找赵佑然就是修行,她始终不肯相信自己的哥哥宇汉陨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赵佑然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开始大家没怎么把这个人放在眼里,因为他连个御兵者都不是。直到有一天,赵佑然跟一个弟子交谈,告诉了他很多有关于御剑御兵者的事,对他有很大激励,之后他常找赵佑然聊天,过了不久的时间,有一小群人总是围着赵佑然听他讲御兵史,又过了一段时间,赵佑然一到演武场,就有几十上百人等着他讲御兵史。

    宗主,赵佑然父亲赵海诚的好友林玄发现这个事情以后,就和赵佑然商量,每个周抽出一个傍晚,来到演武场给大家讲九州御兵史,因为远离纷争,在岚州云州交界处,所以内修行之人,虽然不缺修行资源,但是对于外界之事还是了解得非常少,而对于九州御兵史,是要是个御兵者都会感兴趣。

    这样就有了现在这幅景象。

    此刻,演武场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皆是的弟子,都是一袭白衣,个个气质儒雅,其中甚至还有的一些长老,所有人都在等着赵佑然。

    一身灰白相间的长袍,眉宇之间有淡淡的英气,但是又不显得倨傲,气质十分温和却又不庸俗,嘴角时常挂着微笑的赵佑然,从演武场侧边走来。

    演武场正对着的是七阶石梯,石梯上是听剑楼,主要是一些宗内强大的御剑者在听剑楼内给弟子讲学,但是听剑楼里面容不下这么多人,于是只好在外面。

    赵佑然走到听剑楼门口,七阶石梯之上,站定身体,向着下方所有人微微拱手,四百人安静下来,也向他行拱手之礼。

    赵佑然声音不大,但是环境十分安静,所以声音能传到演武场各个角落。

    “各位,上次来这里给各位讲御兵史,讲的应该是赢州的事,这次,我想给各位讲讲云州的事。”底下一片应好,赵佑然笑了笑,接着开口:“整个九州大陆都知道,论御兵者的数量,云州是排在最末尾,这个没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云州他比起其他州,实力会弱多少,相比大家都清楚,州与州之间若是开战,那么影响战局的,会是圣级或者皇级御兵者吗?当然不,一定是神级以上,乃至天级御兵者才能起到影响战局的作用。距离当下比较近的一次九州战争,两万余年前,中州州主姜海川带领中州强者想要一统九州,传言中州州主不把云州放在眼里,才直接绕过云州进攻东州,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姜海川,中州历史上,最为巅峰的御兵者之一,御剑,有人称他为一城剑,因为他一次攻击能抹掉一个城池,无上之级御兵者,他能够成为中州州主,盖世强者,又怎么会是自大愚笨之人,怎么会狂妄到不把一个州放在眼里?所以姜海川之所以没有打云州,是因为当时云州实力可能和中州相差不大,而且后来中州进攻东州,漠州的时候,都有云州顶尖高手的影子。换句话说,想统一九州的,是中州和云州两个州,不单单是中州。”赵佑然说到这里,所有人听得十分入神的时刻,演武场边上走来一人,赵佑然转过头笑着打招呼:“林叔。”演武场好几百人都拱手鞠躬。来人正是宗主林玄。林玄摆摆手:“听故事怎么能站着呢?快都坐下,我也是来听故事的,坐下坐下。”话说完后,几百人都席地而坐,林玄也不例外。

    赵佑然笑了笑,接着开口:“各位,想一想,中州和云州联合,能连续击溃东州和漠州,说明什么?说明云州并不只是表面上那么弱。我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一些相关内容,说当时的中州,明面上的无上之级御兵者有两个,但是在行州州史中提到,行州当时抵御中州大军的时候,有接近十余个无上之级御兵者参与战斗。到无上之级,一人可当万马千军,无上之级虽然也有强弱,但是很难具体分出强弱了,抵挡两个无上之级,怎么会需要出动十余个?说明当时云州进攻行州的时候,无上之级御兵者将近有十余个,那么十余个无上之级,怎么可能都是中州的,肯定有云州掺杂其中,而且很多行州古籍提到,来犯大军中,有暗势力插手其中,这些暗势力,很难讲清楚,我们先回归正题,接着讲云州。”整个演武场,好几百号人,此时除了赵佑然的声音,再没有其他声音。

    “几年前,我去云州的时候,冯老先生带我去过五塘书城,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我在五塘书城看了极多的古籍,记载了云州历史上很多大事件,其中提到过一个人,顾行,御兵是七弦琴。两万年前的人物,姜海川欲统九州之时,云州的巅峰人物,古籍上说道,顾行当初没有参与大战,但是在中州进攻行州的时候因为僵持很长时间,所以他去到战场看到底行州是怎么顽强抵抗的,回来以后,他曾提到,云州将受到极大的创伤,可能数千年都恢复不了。这话的意思就是,云州至少要损失三四个无上之境。各位回看一下现在的岚州,现在的云州,三四个无上之境,容易找出来吗?太难了,可想而知当时的云州有多强,随随便便就拿出三四个无上之境,参与到九州大战,那么没参与的又有多少呢?顾行没有说,也没用具体记载。后来,七千年前,我宇汉王朝先辈。”说到这的时候,赵佑然的心沉重无比,语气之间也没有刚才的神采,在场的人都联想到不久前的岚州风云,也都暗暗叹气。赵佑然自己稍微调整了一下,接着开口:“我宇汉王朝先辈宇汉清风,无上之级御兵者,御剑,除了他以外,当时的岚州,还有十余个无上之级御兵者,很可惜在欲统九州的第一步就被阻止了。当时说是行州阻止的,其实也不尽然。岚州北是行州,南就是云州,一旦破了行州,下一步就是云州。宇汉王朝内的古籍记载,当时岚州十几个无上之级准备进攻行州,因为行州是公认的最难啃的骨头,只要拿下了行州,那么其他州,以当时岚州十几个无上之级的战力,都没什么好担心的,在打行州的时候,云州插手了其中,行州本身就极强,再加上云州,自然就把宇汉王朝欲统九州的计划打破了。有一个更不为人知的记载提到,当时的云州巅峰御兵者去到行州以后,准备联合行州抵御宇汉清风带领的岚州御兵者,但是被行州婉言拒绝掉了。也就是说,当时的行州,自认为有能力阻挡巅峰时期的岚州。各位,再看云州,两万年前就是有这好些个无上之级,到了七千年前,还是有余力拿出无上之级去行州,那么当下呢?谁敢说云州巅峰战力会比其他州差多少?所以,云州的实力,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接下来给各位说说,云州他的御兵侧重于哪些方面,剑,肯定是排在首位的,任何一个州,御剑御兵者的数量,都是最多的,剑是兵中王者嘛…………”

    赵佑然站在演武场正面台阶上,来回走动,滔滔不绝。

    三个时辰后,赵佑然讲得差不多了,天早已黑了,演武场周围,照亮的火盆已经点起,赵佑然结尾后,在场弟子皆都拔除宝剑,在场中演练,打坐修行。很显然都收到极大的激励。

    林玄走到赵佑然边上:“侄儿真是令我震惊,小小年纪,通读古今,佩服啊!”赵佑然谦虚道:“兴趣而已,御兵修行不行,功夫都花在这些上了。”说完林玄爽朗笑起来:“你回头看看这场中数百人,平时可是懒惰啊,天黑以后,几乎没人,被你这些故事一激励,一个个也都认真起来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谈,直到林玄看到宇汉灵出现在路中间,宇汉灵先开口打招呼:“林叔叔,我来找佑然哥哥。”林玄笑了笑:“你们聊你们聊,我回去监督他们修行。”说完笑着离开了。。

    宇汉灵几步上前,站到赵佑然面前,赵佑然把手按在她头上:“小灵儿今天修行如何?”宇汉灵瞪着可爱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赵佑然:“我不小了,佑然哥哥,我喜欢你,灵儿想和你在一起。”赵佑然沉默了,良久以后开口:“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呀?”说完这句话,拍拍宇汉灵的头,就快步离开了。

    宇汉灵漂亮的大眼睛滚下两滴泪珠,随即她自己把她擦干净了,嘴里嘟哝道:“哼,我去找华姨。”嘟哝完就快步走向华雨燕的住处。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