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云中的呼唤

第五章:险实些成为现实的这次相亲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脚踏船?大家都玩过吧?就是以人力作为动力,踏动类似明伦的轮桨驱动船身前进。他一般是左右一个座位,为驾驶舱,而后面有的还有两个座位,为客舱。也有的更大为4人驾驶舱。最小的是2人驾驶舱没有客舱。

    我俩这次选的就是最小的,双人驾驶。这玩意我后来发现,我俩把船开到湖面的,差不多中心位置。吴晓敏歪着头看着我:“你今年多大了?”我没有思考,想必我是不会说错我自己年龄的:“28岁,身高175,体重72公斤。爱好电脑,历史,文学写作......”一般相亲开场白都是如此吧?然后再继续就是“在哪工作,收入如何?你个兄妹,几个老人?有没有住房?有没有车子....”结果,吴晓敏没等我延续后面的“询问流程”,就打断我说道:“你也喜欢文学写作吗?”。我一听有些腼腆笑道和惭愧:“算是吧。因为小时特别喜欢写作文,后来老师就总叫我写检查。我的文笔就越练越好”。她一听“哈哈哈”爽朗的笑起来。笑着都来不及捂住嘴。我看着她那会样子,心里说“嗯!我找到了真汉子!”。

    吴晓敏笑完了:“我也特别喜欢文学。我是文学和写作爱好者呀!”。我一听一个劲在心里,咒骂自己:“你?文学个屁呀?能写检查过关?都是运气好?”我尴尬笑着回道:“那很好,喜欢文学是很高雅的”。接着我又不知道自己那根劲错位了:“那你喜欢哪一类文学呀?”。这句话说完了,我特想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该说的不说”。

    吴晓敏目视前方,双目中一股对于美好的向往,憧憬悠然而起:“我很喜欢西方文学,国内的民国时期还可以。八,九十年代还行,现在的吗?我认为都是商业化太浓厚。缺乏浪漫主义,不具有诗人情怀,没有独特犀利的目光,缺乏敏锐的视觉与判断力”。我当时,已经在某浪作为采编编辑兼任论坛管理以及,原创个人专版。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感觉,她似乎说的不是文学,她说的是新闻纪实体。也叫作报告文学。所以,我回道:“我觉得西方文学里面,悲剧大师莎翁,最能体现情感的流露,我喜欢他的王子复仇。”我不是有意卖弄我自己,我真的很喜欢《王子复仇记》黑白片。不是后来拍的那个。

    很多里面的台词,我今天还能记忆犹新“毒药,那就让他毒吧!”。“是生存还是毁灭”(靠,这句太俗了!)所以,我只能挑这个最熟悉的砍呀?吴晓敏一听我说道“沙翁”,立刻人都变了一个形态。从刚才的“可乐体”瞬间变成“魂不附体”。

    她看着我说道:“奥崔利亚我觉得太悲惨了!那么美貌年轻,就失去了生命?”。还好,那个疯女孩情节,我还记得。于是回道:“不过,她应该算作最好的最早期的潜伏吧?他不是帮助他爸和国王,打探消息吗?”

    吴晓敏笑着不说话了,然后缓了缓问我:“你喜欢《基督山伯爵》吧”。靠!我当时觉得今天上帝一定在家休息。不然,怎么问题都是我最拿手的?我立刻装作精神大振转头说道:“太喜欢啦。我就喜欢这类屌丝逆袭的!”。说完我突然感觉“我是不是傻缺呀?难道17,18世纪的老屌丝吗?”。吴晓敏果然不同意我的观点:“屌丝?不对吧?我记得他一名海员呀?怎么会是屌丝?”我是谁呀?“不长毛都能上树的主”。我立刻眼珠一转:“对呀,后来因为遭到诬陷,所以冷铛入狱,就成了最底层屌丝吗?而且还是罪犯级屌丝?”

    吴晓敏听完,略加思考:“嗯,这么说也对。不过我不喜欢他那么冷酷。对某些人他应该给予合适的宽恕!你说那?”我想“我说啥?不就是有药吗?你有病吗?转换模式吗?那就来吧”于是我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看过东郭和狼吧?还有农夫和蛇?”。她立刻发出清脆小声:“哈哈哈,小学课本把?”。我连连点头:“对,还有动画片。这个道理中国古人2000年前,就告诫了我们,对于恶人,那是宁可错杀3000,也不可放过一个。而且,在你要远行之际,必须要做好,攘外必先安内的工作!否则基督山伯爵。就是下场”。

    我本以为吴晓敏会对于嗤之以鼻。结果,她闪着晶莹剔透的目光:“啊!我觉得你说话,真是引经据典,纵跨古今呀?”。哎!这夸得我牙碜。我低头做谦虚状,我谦虚时候,不会揪着衣服角。我觉得那就是特别傻的表现。

    她还要在说什么之前,我立刻抬头问道:“我那根烟好抽抽,你不介意吧”?有时候都说恋爱中的男女人都是傻子。其实刚见面相亲时候,也就开始傻了。她点了点头。我肯定是不客气呀我想当时她以为我在跟她开一个,诗一样玩笑。结果我真的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嘴里低声说道:“靠!可他妈憋死我了!”

    她惊讶的,惊恐的,惊悚的,惊奇的看着我:“啊?你真的吸烟呀?你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感,太叫我震惊了!”。我笑了笑:“没事,我每天都要经历这样的体验,数量高达40余次,你以后习惯就好!”。我说着扫了一眼吴晓敏的眼神。那目光中却充满了对我的仰慕,那句台词咋说来着“我对你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收拾!”

    我以前总以为,这类超级文艺女,都是在马桶上被作家,因为大便干燥憋出来的。可那天我真没想到,我二姐不知道从哪里,把这样的箱子底的宝货,给我找来了?不过,我真是开眼啦!

    于是吴晓敏接着说道:“我觉得希腊文学和神学我都特喜欢!”我一听心里那个无比自豪感,悠然而起。我哪天咋那么敬佩我自己?上帝真的哪天跟我同在。“我喜欢古希腊神学里面的,诸天周神,赫拉,宙斯,波塞冬,毫克赛克里斯,忒拉斯”。我一番盘!顿时吴晓敏已经陷入无法自拔了。她那样看着我,那样?就那样。都说啦就那样还问?。我也歪头看着她,想来想去,想起一句什么,像夸赞她一下:“我觉得你这样看我,就好像是古希腊神话中,奥雅里纳斯,看着爱神爱丽丝的眼神。我感到真的很温暖!”。没想到,我可能是忘了故事结局。

    吴晓敏突然脸上,陡然升起一副伤感:“哎,可惜最后她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人和神最后还是要分开的!”。我当时心里就再说,“额的那个神咧!快教我这个人跟她分别吧?”我也苦笑着回道:“其实就像那首歌唱的,当所的人离开你时候,我劝你要珍重自己”。吴晓敏一下又被我震惊了:“啊?你真是足以穿越啦?你竟然能把流行歌曲,灌入神话文学?还是那么的和谐,恰到好处?”。没事下面的大家呕吐吧!。我笑了笑:“老歌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初恋时我们不懂得爱情》”。

    吴晓敏带着羡慕嫉妒的感觉看着我:“你说的难道是你的忧伤的初恋吗?”我心话说,谁跟你说我的初恋就是忧伤了?我回道:“很多事情都是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我曾经在初恋的伤感中,一直在探索着,是生存还是毁灭?后来,终于闪电,在天空和海洋的交界处,划过。才把我犹如从梦幻般惊醒!但是,我多么希望,我能插上洁白的翅膀,翱翔在那闪电与苍茫的大海之间?.......”吴晓敏也的确不愧是“文学女”:“高尔基?海燕?哇!我觉得你的思维跳跃性太神奇了!”

    我尽量装出忧郁深邃以及洞察的眼神,看着她:“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如果你还真的在乎我,那就让我们在《无垠的麦田》中不住的奔跑吧!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带你看清这个旧的世界,我们将在《呐喊》中,摆脱我们终日的《彷徨》”

    真的,我觉得哪天我尽力了。我把几乎小学1-6语文课本,背了一半。你说相个亲遇到这样的,我容易我吗?吴晓敏被我感动了,那眼泪哗哗的。我一看,真的我那时候有些收不住了。现在叫HO不住了:“怎么你哭泣啦?你这是为谁流下的伤心的泪水?难道你还在同情那些,从土壤出爬出的蛆虫吗?去吧,去吧!赶快回到你父亲哪里把,看看他是多么的卑躬屈膝。俯首贴耳......在爱情道路上怎么可以没有人与你相伴?难道爱情的火焰就无法冲破,黑暗的牢笼吗?”

    知道吗?我上过初三年级!吴晓敏几乎是彻底被我折服,这里不能是“征服”征服的话,那是要出状况的。

    我俩终于把船靠了岸边。我先下了船,然后伸手把她拉了出来。这时候的吴晓敏,还沉浸在我营造的“胡诌八扯”的文学世界里,无法自拔。我估计再给我1小时,我能把她说的穿越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