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淳于恒

第一辛千零六十三章 辛苦一战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什……什么情况啊!”

    CJshen中箭后下意识停住了朝船上游去的动作,不明白那俩人明明在追天真,怎么自己反倒成了靶子。看到血条濒危闪红他更是心生恐惧,生怕上岸后自己什么都没做就直接暴毙,于是犹犹豫豫地问着项飞:“队长,我还过去吗?”

    “过来,你用风扶影把他送我到这里就算完成任务。”项飞干脆地答道,立刻抹消了CJshen的忧虑。

    “哦,哦哦……是!”

    CJshen放下心来,知道这是自己唯一要执行的任务也就不留技能了,直接开启疾风劲走飞快游向沉船。

    就差一箭。

    只要最后再补一招追魂夺魄,CJshen人头就铁定被天真拿下!

    狂奔的天真正算计着下次绕去CJshen上船的地方补第二箭,忽然看见CJshen已经跳上了沉船残骸,而且正飞快逼近他。他注意了下风间舞和修斯特的位置,确认他俩追上自己的时间足够释放追魂夺魄后,停下脚步举起弓,瞄准越来越近的CJshen开始3秒蓄力。

    嗖!唰!

    船上的CJshen几乎是主动撞向天真的追魂夺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油滑的天真不会跑走,俩人间的距离在风扶影施展范围内。他看了眼天真身后赶来的风间舞,鼠标一抖就用风扶影把天真送了过去,随后世界立刻转为黑白,所有技能都不能用了,血条清空。

    CJshen战死,天真落入风间舞手中,修斯特也已经赶来,一切仿佛已成定局。

    接到CJshen丢来的天真后,风间舞迅速用九州雷霆套住了他,修斯特也摸着霸王定军,防止天真解控后逃脱。

    就在这时,泡进海水的半截船身上,出现了一个坚实的黑色身影。

    盾挡!

    禁锢!

    25秒,费迪南如约在25秒后冲上沉船,先飞扑过来用盾挡挡住了风间舞朝天真打出的荡剑式,紧接着又甩出一条闪着金属灰的铁链,将风间舞和自己紧紧锁在了一起。

    “队长,快!”

    费迪南紧张地向天真大喊着,面对眼前严峻的局势,除了用禁锢锁住最有威胁的风间舞,他已经不知道下一招该用什么来保护队长。

    天真还被九州雷霆定着,而且受了修斯特两招连击,血条掉到57%。他知道费迪南的禁锢只有短短十秒时间,不过十秒已经足够让他逃出生天,于是立刻施展出移形短射,身子一扭改变倒飞方向,成功避开修斯特砸下的霸王定军。

    移形短射有三次连跳的机会,同时可以向前方射出箭矢,是非常有用的逃脱技能。

    天真一边倒着飞,一边向修斯特射击阻止他追来,等三次连跳结束已经退到了有半腿深的海水里。他不仅没停下步子,反而转过身向上一跃,跳出水面立刻接了个突进,直扑进了二十身位外更深的海域。

    ——如果修斯特想和我打,就必须入海。

    徐明杰知道王瑜现在的实力比以前更厉害,但对自己的水战更有信心。他笃定,只要对方敢入水和他贴身打,赢的几率,就比在船上大一倍!

    天真跳进海里的意图修斯特很清楚,不过在入水打天真还是在船上打费迪南的选择上完全没犹豫,一个猛扎子就跳进了海里,直追对方过去。比他先入海的天真立即远远射击,让人吃惊的是,即使波涛不断推着他的身体,箭矢却飞得平稳无比,全部命中修斯特。

    观众的心脏悬起来了,鲁云茜的心也悬起来了,而张忠文的脸上却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意,丝毫不觉疲惫,语速更快更有激情地解说起眼前的战斗。

    “天真一发百里穿杨稳稳命中了刚跳进水里的修斯特!这手也太稳了,几乎没受到海浪推移的影响。修斯特停下来开始躲闪攻击,但是在海里游泳和躲闪只能兼顾一个,俩人距离至今没什么变化。看来天真选择入海作战这招很聪明,让修斯特很头疼啊。”

    “哦!修斯特突然用腾云跳了起来!从空中朝天真的方向打出了傲世裂马!俩人终于开始面对面的战斗了!天真反应速度很快,不断在水上跳跃转变身位,没有给修斯特定住他的机会。修斯特血量接近半血了,但是好像有些跟不上天真的节奏,已经急躁起来。天真抓住他打空技能的漏洞一箭定住,然后连招暴击!哇,这一下太疼了,修斯特解控有点晚,血量只剩30%,要是还控不住天真的话可就危险了!”

    王瑜实力和徐明杰的实力相差有多大,即使不看第七赛季选手排名大家也清楚,所以对修斯特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都心知肚明。然而场上的选手们却看得各个神情严肃,因为他们发现修斯特这些举动都是让当局者迷的天真放松警惕,只要抓住一个机会,没有解控的天真就会被长枪连招直接连到死。

    天龙斩!

    天真一个不经意的侧身闪躲,却成了修斯特出手的好时机,直接打断前一个施展出的技能转手用天龙斩咬住了天真的肩膀,连招也就接踵而来,全是往水里摁的狠招。没有解控的天真就像一具尸体般在海面浮浮沉沉,任由一杆长枪戳着自己的身体。

    前排职业选手们都开始忍不住捂脸抹额,为天真的疏忽感到遗憾。忽然,他们发现这场战斗的时间竟然早已超过了半小时,已经打到了45分钟。看来是赛委会临时决定自动延长比赛时间,让他们分出胜负。

    这确实是一场让人咋舌的比赛,看得出双方全拼了老命在抗争。但也是一场十分消耗体力和精力的比赛,拼手速拼心计,将近一小时都处于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不说项飞脸上早已显露出疲倦,就连年轻的徐明杰都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反手携弓一击!!天真突然打出携弓一击定住了修斯特,没给修斯特解控的时间追魂夺魄已经射出!我靠!修斯特血条瞬间清空,这一下暴击实在太可怕了!这是天真在本局比赛里收割的第四个对手,但是他的蓝量也只剩10%,风间舞就在后面马上过来,费迪南突进了二十身位后就僵在原地,看来没办法游过去支援队长。哇,这个结尾实在太让人感慨了!”

    张忠文基本上不需要过多解说,其余人也看出来结局必然是风间笑赢。虽然场上目前狂潮存活了两人,但这两人几乎都丧失了战斗力,只能等风间舞过来做个了结,让双方都解脱出来。

    天真看着游过来的风间舞,突然鼓气力气直冲上去和他硬生生打了十多个回合,即使没蓝也一招招放着普攻箭矢,似乎并不肯认输。但风间舞却不想再玩下去,一个手速爆发就秒掉他剩余血量,只在最后目送了他一眼,看着天真的尸体缓缓沉入海中消失不见。

    就剩费迪南了。

    费迪南泡在海里一动不动,任凭风间舞一剑砸在自己头上,心里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比赛。

    因为,大家实在太累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