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邀月鼓

第一么百二十三章 怎么可能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一进入屋内,众人便感觉到脊背发凉,坑上的月牙正痛苦得呻吟,气息奄奄,情况十分危急,已经耽搁不得。

    “不好,月牙你怎么了?”

    无心、顾玄武见状大急,连忙上前欲扶起月牙,就在这时华尘凡快步上前,顾不上解释一把将两人推开,毫不客气的怒斥道:“滚开,真他么碍事儿。”

    说罢,他便坐到月牙身边,将她扶入怀中,刹那间墨玉的九劫杖软化如蛇,杖端树瘤像蛇头一样蜿蜒而上,悄悄爬到月牙的嘴边。

    顿时,树瘤裂开一道缝隙,里面的青冥宝珠,射出一道定魂宝光,这青冥宝珠本就是护魂重宝,其宝光有守魂定魄之神通,对防御外邪污魂有奇效。

    只见那青蒙蒙的宝光一出,便直透月牙额头之内,照射进她灵台紫府中。这时月牙的灵魂,清晰的折射在华尘凡的双目中。

    只见她此时的三魂七魄游离,唯有人魂居于紫府,与一道红色的邪气纠缠在一起,像一团乱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那纸人则是镇压邪气的关键。

    一旦被毁邪气爆发,人魂绝无幸理,迁一发而动全身,难怪无心会束手无策,这手段是够邪的,天地人三魂失其一,这人必然魂飞魄散,这得多大仇才能干出这种事儿。

    就在华尘凡感叹之时,青色宝光已透过灵台,照在人魂之上,刹那间那股邪气仿佛遇到克星一样,缓缓人魂中退出。

    只是这邪气如附骨之蛆,哪肯轻易就范,在剥离的过程中,意想爆发开来,直接污染人魂,幸而青光神妙异常,一照进人魂便将染成青绿,仿佛穿上了一层甲胄,任那邪气如何反抗,都伤不到其分毫,转眼就被驱出人魂之外,在灵台方寸间徘徊,却不得其门而入。

    有定魂光的守护,月牙的情况顿时好转,人魂渐渐开始恢复,痛苦的表情也随之舒缓下来。

    这过程说起啰嗦,但实际却不过几息之间,在无心与顾玄武二人眼里,华尘凡手中不起眼的木杖,竟然像活了一样爬行,然后射出一道光后不久,月牙脸上痛苦的表情便消失不见,简直就是神了。

    见妹子已经无碍,顾玄武这下总算放心下来,满脸钦佩的夸道:“华师傅,你果然是厉害,一出马便救了我妹子,对了月牙她这算好了吧!”

    此时见月牙好转,无心即开心又酸涩,表情有些复杂,本以自己也是个大拿,结果好像处处差人一筹,遇事只会用咬手指莽过去,现在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

    与此同时,华尘凡见顾玄武对月牙真心维护,印象不由得有些好转,至少还算个有点良心的军阀,语气温和的说道:“嗯,暂时没事了,不过这后颈上的纸人不除,她仍然陷在梦境中无法自拔,一段时间后还会有生命危险。”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杖头在月牙嘴一点,一滴木髓灵汁落入口中,她脸色开始红润起来,月牙此时也算因祸得福,她只是灵魂被封,身体并无大碍。

    饮这一滴灵汁全无浪费,都用在固本培源之上,从此以后必然身轻体健,较常人还要健康三分,只要不受重创便无病无灾延年宜寿。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月牙为何会遭此大难。”情况暂时稳定,华尘凡这才有机会,寻问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他的寻问,无心脸上尴尬之色更浓,本能的不想回答此事,此时他的脸比较疼。

    不过顾玄武可不了解他的心情,抢先开口将月牙从遇袭,到他们与岳绮罗大战之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华尘凡听完后,阴沉着脸默不作声,盯着无心看了半晌,终于确定一件事,这就是个渣男。

    明知不能与人白头偕老,却不断四处留情制造悲剧,真那么大公无私,就把自己的事处理明白了再去撩妹。

    不过这是别人的选择,清官难断家务事,他管不了太多,而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听起来也不过就是苍白的报怨而已。

    “无心,这事我一个外人,也就不多过问了,只希望你记得承诺,保护好月牙,你们几人之间的恩怨中,她才是最无辜的。”

    华尘凡即没有斥责无心,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语气淡然的警告了一句,他能做得也只有这么多了。

    只是这样一来,无心反而更不好受了,不知该如何接话,愧疚的心情无处发泄,还不如被骂一顿来得痛快。

    “华师傅,我妹子怎么还不醒?”顾玄武忽然问道。

    “我虽护住了她的人魂,但那邪祟通过纸人,将其拉入梦境,所以纸人不除,月牙清醒不了。”

    “那怎么办?”无心一听事情还没有解决,顿时忘记了尴尬,连忙开口问道。

    华尘凡偏头撇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吐出了几个字:“很简直,撕了!”

    “怎么可能,华,华兄你不知道,这纸人与月牙灵魂相连,动之必会伤到她,前几我差点伤到……!”

    无心一听如此简单粗暴,顿时有些急了,还以为他不了解其中厉害,连忙巴拉巴拉的,把他之前的失败经历说了一遍,然后又形容这邪术怎么诡异。

    总之,就是岳绮罗手段如何诡异,月牙很危险,而他们有多怂多丸蛋,一切要再议、再议、从长计议。

    “你,你,你怎么可能?”

    结果话还说完,便张着大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指着华尘凡手中的纸人,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华尘凡满脸无辜看着他们,至于这么夸张吗?他不过就是直接将纸人,从月牙脖颈处撕下,瞧多简单点儿事,议个屁!

    就在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声呻吟打破了平静,他们寻声看去,却发现还在华尘凡怀中的月牙,已经渐渐苏醒过来,隐隐仿佛还有一声不甘的怒吼消散。

    “月牙,你终于醒了!”无心二人惊喜异常,连带着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也许是宝光的原因,月牙忘记了梦中见闻,只是一醒过来便发现,自己躺在华尘凡的怀中,秀美的脸庞不禁微红,有想挣扎但又想到对方像弟弟一样,索性也就坦然了。

    才清醒过来的月牙,虽然脑还有些昏沉,但是全身却异常的轻松,仿佛脱去负重一样,手脚有力全身舒畅。

    “怎么会这样,我感觉自己不但没病,好像状态更好了。”

    月牙动作麻利的下床,活动了两下身体,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明白只是睡了一觉,怎么自己会变得这么…健壮!

    “哈哈,妹子,多亏了华师傅,不然你的小命都要不保了。”顾玄武开心的为她解答疑惑。

    月牙闻言激动的拉起他的手,不断说着感谢的话,华尘凡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摆了摆手说道:“月牙姐,不用客气,只要你下次还请我吃包子就好,我有点馋包得大肉包了。”

    “好哇,我回去就给你做,你一定要来吃呀!”听到有夸自己的手艺,月牙笑得眼睛快眯成一条线。

    “月牙,你才刚好不要乱动,我现在带你回家!”看着两人这么亲近,无心高兴之余,到是有些吃醋了,连忙上前扶住月牙关心的问道。

    “我现在没事儿了,好的很,还能跳呢,不信你看!”

    “别动!”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