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风若雪也是轻咬贝齿,她心中是无比的挣扎,麒麟族竟然先她一步,与任天一搭上了关系。

    虽然他们两个并不算熟络,但是才刚刚进入这战场,后边的路还很长,既然已经认识,想要有些交情,机会多得是。

    若是让麒麟族与任天一结交了,对她们火凤族来说就是一个损失。

    同时她心中还懊恼不已,之前不是没有机会与任天一结交,只不过当时任天一并没有表现出他的实力,她根本不知道任天一拥有真龙武魂,所以被高傲的她给无视了。

    就在她内心挣扎不已的时候,任天一竟然朝她走了过来。

    这让她显得有些激动。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主动开口时,任天一先开了口:“谢谢姑娘方才的帮助!”

    风若雪不由有些难为情,之前那哪帮助到他了?

    随即摆摆手说道:“任公子客气了,再说任公子的实力根本用不到我帮助。”

    任天一笑着说道:“还是要谢谢你,方才看到姑娘的实力不错,又是一个人,不知道后边能否与姑娘结伴而行,咱们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任天一有意结交火凤族,一方面是为了沐颜汐以后能够进入九天火海修炼做铺垫,另一方面,在这里还有很多人对他的丹药丹方甚至这香喷喷的肉身有所觊觎,他需要有实力的同伴,作为庇护。

    此时风若雪心中大喜,他是没有想到任天一会主动向自己示好,不过在开心之余,她还多了一丝顾虑,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猜测任天一必有所图,而自己的容颜又是族中的佼佼者,走到哪里都像是在聚光灯之下,受到无数人的瞩目。

    所以,风若雪第一反应就是,任天一贪图她的美色,所以在她的心中又为任天一贴上了一个“好色”的标签。

    要不就说,女人是不按正常套路出牌的物种,旁人都意识到任天一拉拢她是为了借助她实力,震慑药族和妖鹏族等人的。

    而风若雪对自己的容颜的自信,使得她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不过她没有决绝任天一的邀请,就算是为了家族,做点牺牲吧,只要自己多一个心眼,防住这小子就是了。

    想通这些,风若雪随即说道:“能够与任公子结伴,小女子荣幸之至。”

    听到风若雪答应,任天一也是松了一口气:“是任某荣幸之至。”

    而此时,刁德一也从沉睡中醒了过来,他情绪也恢复了不少,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问道:“咱们是在哪?

    出了战场了?”

    青鸾申一直接照他脑袋拍了一巴掌:“你丫睡迷糊了吧!咱们还没进去呢?”

    刁德一捂着脑袋,恶狠狠的瞪着青鸾申一:“你敢打我?”

    青鸾申一也瞪了眼:“打你怎么了,老子都背你半天了,你醒来连个道谢都没有,还敢给老子瞪眼?”

    说着有一巴掌拍了上来。

    刁德一敏锐的躲开了,这才依稀想起之前自己和林翔交战,身上是受了不轻的伤。

    他连忙摸了摸身上的伤口,大惑不解,怎么没有伤口?

    自己是做梦了?

    就在这时,小白也开口道:“神仙酿好喝吗?”

    “神仙酿?”

    刁德一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小白翻了他一个白眼道:“你丫差点死掉,多亏是老大用神仙酿救了你,你在大鸟背上醉了有一段时间了。”

    通过两人的话语,和之前的一些记忆,刁德一还是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连在了一起。

    想通了之后,他连忙满脸堆笑的对庆伦审议说道:“谢谢你啊!”

    青鸾申一面色稍解,挥挥手大器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随即他又对任天一抱拳道:“谢谢任老弟的神仙酿。”

    任天一不由叹了一口气,这黑雕剑道造诣是不低,只不过被那个妖鹏刺激得不轻,根本没有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剑道水平,反而被对方打得如此狼狈,差点丢了性命、此时,林翔也是有些不可思议起来,明明刁德一已经是九死一生之人,怎么就有活蹦乱跳了?

    同样有疑惑的还有在场的众人,甚至是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风若雪也是震惊不已。

    她随即开口道:“你们说的神仙酿就是传说中那个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器药液?”

    小白神气的说道:“自然,是我老大一手炼制的,我老大厉害吧?”

    霍然也忍不住的开口道:“那个药液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风若雪也是认同的附和道:“听说失传已经很久了。

    之前老祖还专门调查过,在七大圣宗、三大地域、十二尊者之中,根本没有人能够炼制出这种药液。”

    “那时你们没有见到我老大,在人族神武大陆,这神仙酿早就已经传遍了,最关键的第一滴神仙酿还是出自老大之手,也正是因为这神仙酿,我才与老大结缘!”

    小白吊着那根狗尾巴草,淡淡的说道。

    任天一照他头上拍了一巴掌,道:“不吹能死啊!”

    随即笑着说道:“这神仙酿丹方是我师尊留下的,也是他老人家将这炼丹之法传给了我。

    所以任某有幸,能够炼出些许来。”

    任天一这么一说,风若雪和霍然都是眼前一亮,异口同声的开口道:“那太好了,我能不能买一些?”

    任天一笑着说道:“好说,等出去之后,我每人送你们几滴就是了。”

    “那太好了!”

    ……有了风若雪和霍然的加入,不管是药俊杰,还是林翔,根本不敢再找人天一的麻烦了,甚至已经默默的躲到了人群之中。

    随后,众人再一次出发,朝着战场的深处走去。

    再网深处走,就到了古战场的腹地,在这里已经不是之前那种平坦的地貌了。

    这里沟壑遍地,到处都是大战的痕迹,不是被斩断的山崖,就是被轰出的深渊。

    所以到了这里,就出现了无数的岔路口。

    有很多人都是带了地图来的。

    不过这些地图上的路线都不尽相同,经过与刁德一和分若雪和霍然他们三人的地图对比,任天一发现,虽然他们标注的安全路线不同。

    但是其中有三处画着这红色大叉的位置确实相同的。

    按照刁德一的说法,这里边危险性最大的地方就是这三处红叉的位置,这里边一旦走错,绝对是十死无生。

    这三处危险区域位于整个绝地的正中心位置,呈等边三角形分布。

    是战场的核心,要通过这核心之地,只有一条路,是所有人的必经之路。

    通过对比,任天一选择了两份地图中路程最近的一条。

    虽然有地图,但是也不能确保这条路径就是百分之百安全的。

    因为这战场之中,残留了无数的先前大战之中的的余威,比如哪位那等的剑气,掌印等,甚至是一些大能布下的一些杀阵,而且这些余威随着时间的流失,有些封印开始衰弱,这些余威就被释放了出来。

    而且这些余威多半不是单独存在的,相互之间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一道余威释放,就像是蝴蝶效应一样,可能会引起整个绝地场势之中的大变革。

    就像是之前他们进来时,风若雪触动了那扭曲的空间,引起了空间的坍塌。

    而在做了里也会有这种情况,毕竟这里边还衍生出了一些生灵,战魂只是其中的一种。

    这些生灵的活动,也可能会触发一些禁制,引起其中场势的改变。

    而且,绝地之中,每时每刻都会有余威释放出来,若是不行碰到一道余威,可能瞬间就身死道消了。

    所以,有地图,也不能完全依靠地图。

    由于火麒麟族的霍然是擅长阵术的,他直接毛遂自荐的担任了先锋,走在了最前列。

    当然任天一他们也没有闲着,在霍然勘破这些大势的时候,他们也要提防着周围的,以免有一些生灵的攻击。

    不得不说,腹地之中的残阵,比外围的要复杂得多,所以大家的速度都很慢。

    一开始,任天一还在担心霍然的阵术造诣,在霍然破解残阵的时候,任天一也在默默的在心中推衍,很快任天一就惊奇的发现,霍然的阵术造诣确实不低,并没有比他慢了多少,而且他发现霍然所运用的方法与他的相似,任天一甚至猜测他们两人的阵术是同出一脉的。

    只不过他并没有点破,只是把这事默默的记在做了心中。

    任天一在确定了霍然的阵术造诣之后,也放下心来,彻底将带路的任务交给了他。

    而他则是将神识散开,探查着周围的一切,因为在这古战场之上,除了余威还有着当初大能所用到的兵刃、法器等。

    只不过在地图上标注的路线,早就被人走过好多趟了,就算是有遗宝,也被人捡走了。

    所以想要有新的发现,就要将搜索的空间增大。

    搜索那些人们没有或者是不能到达的地方。

    走在这里,众人都是小心翼翼,动用元气什么的都不能够,踏空而行,更不行了,只能靠他们的双脚慢慢走出来。

    道路崎岖难行,沿途有没有美景可供消遣,虽然有风若雪这个大美妞,但却是冰山美人,除了必要的交流,多半时间都是各走个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