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18119905177

第919章 前因后果尽相告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沈飞捷走出木屋,放眼望去,一切尽收眼底。

    这里是一座大山脉的山坡上,木屋正处在山坡向南的缓坡上,光线充足。

    位置不高也不低,正好是半山腰的一处平坦位置,周围全是森林树木,此时正盛开着各种野花,看上去五颜六色,倒还真是一处好地方。

    这木屋也不算小,上下两层足有五、六个房间,在这种位置建房子花费也不在少数。

    门口的木栈道水平建造,不过十多丈远,另一端连接着一条石阶,石阶直上直下,只有少数地方有些弯曲,连接着山下与山顶。

    而这座山的远处有一个寨子,和这个木屋处于同一侧,不过位置较低。

    可惜由于位置问题,不能看清他的全貌,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山下也有一些屋舍。

    沈飞捷沿着这条路一直往上走,此处虽说位于半山,但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差不多丈,而且往上坡度极大。

    虽说沈飞捷深受重伤,但毕竟身体比普通人强壮太多,所以这条路对他还不算什么,只不过多花费了一些时间而已。

    气喘吁吁的登上山顶,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开阔地带,这里没有一个树木,一棵杂草。

    地面全是石砖铺砌,周围还建有护栏,不过其中并没有建什么宏伟建筑,仅仅是几座孤零零的坟墓,虽说是以砖石砌成,但却没有墓碑,不知是何原因。

    倒是这些坟墓周围都放满了山中野花,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种类,但却可以感觉到坟墓中人生前必定受众人爱待。

    林星儿此时就靠在某一个坟墓旁,闭着眼睛似乎正在睡觉。

    沈飞捷挪着步子走了过去,一直到她跟前。

    “这坟墓里的是我爹,天风寨上一任寨主林浩。”

    林星儿闭着眼睛说到,看来她并没有睡着。

    说完这句话她睁开眼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原来是少寨主,难怪所居所用都不是常人可比。”

    沈飞捷心中想着,但并没有出言打断,他知道林星儿还有话说。

    “我们天风寨以前只是别山的一个普通寨子,像这样的村寨在这座大山里还有很多。二十多年前我爹当上寨主之后,励精图治,慢慢的就成了本地第一大寨。”

    林星儿弯腰从地上拿起一束花,鼻子凑近闻了闻,样子美极了。

    “可这一切却招来官府的眼红,总觉得我们有谋反之心,千方百计的打压我们,甚至断绝了粮食供应。真是可笑,数百年来我们一直安安稳稳的生活在这大山里面,日子虽然清贫,但从来没给官府找过麻烦,这些年靠着贩卖山里的资源赚了一些钱,生活也好了一些,怎么在他们眼中就成了居心不良了,难道非要我们吃草根、啃树皮才叫良民。”

    她转过身去,看着坟墓,刻意避开,但沈飞捷还是注意到她双眼泛红,隐隐有些泪光。

    “但钱再多也不能当饭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父亲想尽了办法,寨子里的百姓也是同心协力,但可惜都是杯水车薪。”

    她蹲下来摆弄着地上的花。安静了一会儿似乎在酝酿什么。

    “后来大家越来越不耐烦,都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他们迟早支撑不住。有些人提议铤而走险,既然官府无道,就干脆效仿当年梁山宋江一伙,举起替天行道的大旗,讨伐官府,到时候朝廷必然派人调查,我们就可以上报本地官府的无道,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沈飞捷双眼一凛,心下想到这些武林势力果然厉害,居然敢造朝廷的反,不过以他们的力量还是太弱了,不知后来怎么发展的。

    “但是父亲否决了这个提议,他觉得这一切肯定是有朝廷在后面支持,绝非本地官府的单独行动。而且仅仅凭借寨子里的人手肯定打不过,于是父亲决定把目标对准旁边几个寨子。”

    林星儿静静讲着多年前的历史,沈飞捷也静静地听着。

    “这些寨子平时就跟我们不和,经常起一些争斗,后来更是和官府一起挤兑我们,囤积了大量粮食。他们的实力本就比我们弱,拿他们开刀最为合适,只要得到他们囤积的粮食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了。于是战争开始了…”

    说到这里林星儿停顿了一下,脸上有一丝尴尬,然后又有一丝释然,回过头去看着沈飞捷。

    “可能说这是战争你觉得有些夸张了,毕竟这又不是国家间的刀兵相向,只不过是区区几个村寨…你在城里没见过,不太了解。”

    “我并没有觉得夸张。”

    没想到沈飞捷却表示了理解,倒让林星儿有一些惊讶。

    可能是站得有些累了,接下来沈飞捷盘腿坐在地上。

    “我虽自小生活在城里,但也是官宦子弟,对于你们这种远离城市的武林以及宗族势力还是有些了解的。一有争斗就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几个村寨加在一起上万人还是常有的,官府把这称为械斗。这种规模即便是宋、金之间也不算多,虽说战斗力差了些,但是叫战争也不为过…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城里?”

    林星儿莞尔一笑,解释道。

    “你身上虽然有些茧子但远不及农人那样多且厚,而且皮肤也还好,必然不做农务很少被太阳暴晒。总不会和我一样身份特殊吧!而且我听长老说过,世上最有可能培养出高阶武修的就是朝廷,所以才这么一猜。”

    “原来如此,那那场战争的结果了?”

    “自然是我们赢了,我们彻底击败了其中一个寨子,占领了他的全部山林和土地。可惜的是他们囤积的粮食却被烧掉大半,忙活了一场全是空…”

    突然间,林星儿的语气变得冰冷异常,感觉连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

    “仅剩的那点粮食只够养活一个寨子的百姓,我们活他们就要死,他们活我们就得死。于是为了天风寨的未来,父亲决定牺牲他们、保全自己。”

    虽说林心儿说的轻飘飘,但沈飞捷还是听出其中的意思。

    虽然他对这些武林势力也有一些了解,知道他们之间的战争极其残酷,甚至屠村灭寨也是偶有发生,但真正直到这一切发生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你觉得我父亲太狠了,是吧!”

    林星儿似乎知道他的心思。

    “确实有一些,那应该有几千条人命吧!”

    沈飞捷并不想否认。

    “男女老少一共4多人。”

    听到具体的数字沈飞捷还是低头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在你们城里,官府管的严,最厉害的打斗也不过就是黑道帮派之间的斗殴,撑死不过数十人,死伤更是极少,从没见过这种级别的打斗吧!”

    林星儿也盘腿坐了下来,二人就这么并排坐着,对着那座坟墓。

    “的确,虽说宋、金之间为保护各自利益发动的战争更加波澜壮阔,但那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你们这些武林宗门的斗争以前一直是当段子听,但是亲身经历后却完全不同。”

    “我们这里官府的力量很弱,和别的村寨遇到矛盾必须我们自己解决,久而久之越闹越凶、越闹越大。虽然我们的打斗规模极大,但像这样死伤数千人也是极少发生的,那一次只是特殊情况。”

    “那然后呢?有了粮食,你们度过这次危机了?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成为高阶武修不可。”

    林星儿不再说话,反而低着头在那里掰扯着花朵,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寨子的确度过了粮食危机,但事情远没有结束。虽说武林的斗争不少,但像这样子一下死了几千人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官府必定要来插手此事,到时候只怕一顶意图叛乱的帽子扣上来,我们是承受不了的。”

    “所以你的父亲?”

    “为了保全寨子,我父亲决定一力承担所有的责任,趁着夜色离开了寨子,杀掉了几名围捕他的官差,不知去向何方。而寨子的新寨主也宣布和他划清界限,这都是事先商量好的。既然已经有人出来顶罪,官府也不好再继续发难,再加上那时候北伐刚刚惨败,估计也没有力气继续针对我们,于是所有的事情到此为止。”

    “那这座坟墓是?”

    “凡是对寨子有巨大功绩却又无法进入先烈祠的人,就会被埋在这里,供寨子百姓怀念,但由于官府的缘故,不能立墓碑表明他们的身份,其他都是和我父亲一样对寨子有大功的人。因为我父亲的缘故,寨子里的长老、百姓都对我很好,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得到那座宅子、所穿所用超过常人的缘故。我父亲失踪了十几年,大家都觉得他已经死了,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所以你希望成为高阶武修,然后下山去找你父亲?”

    “有这个原因,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能保护寨子,长老们曾对我说过高阶武修的力量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比拟的,如果寨子有这样的存在即便是朝廷也不敢随意打压。”

    沈飞杰摊开双手看了看。

    “那的确是,这种力量确实不是常人可以抵抗的。对了,你以前没学过武功吗?我指的是普通的武功。”

    林星儿摇了摇头。

    “我本来是很想学的,但长老和新任寨主都不同意,他们觉得我若是学了武功必定会去找本地县令报仇,因为当年的事情基本都是他搞出来的,那样又会给寨子惹来诸多麻烦。”

    “新任寨主?”沈飞捷在心中默念了一下。“对了,武林和世俗不同,大部分并没有父死子继的传统,就是不知这个新寨主是他爹的徒弟,还是被长老们公推出来的,不过不教她武功真的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总感觉没这么简单!”

    “咳咳。”

    看着沈飞捷一动不动,不知是在想什么,林星儿故意发出了一些声音,把沈飞捷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她双手合十,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说到,又恢复了可爱本色。

    “所以,师傅你看,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果然又来了。”

    沉默了一会儿,沈飞捷站起身来。

    “先吃饭吧,总得先填饱肚子养好伤才行,我这身伤接下来还得靠你找些药材来才行。”

    说完转身离开,林星儿也跳起来跟了上去。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那师傅你小心我来扶你。”

    说完就扶着他的胳膊。

    “不用,我还能走得动。”

    “药材我会让孙老去准备的。”

    “孙老?”

    “就是送饭的爷爷,就是他给你处理的伤口,换的衣服。”

    “奥。”

    …

    接下来的几天,林星儿按照他的吩咐找来了诸多药材,这大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这些药材,凑齐这些也不是难事。

    一部分沈飞捷用来给自己疗伤,不过大部分都是林星儿自己用了,据沈飞捷的说法,必须要用这些药材把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才能进行下一步。

    一连五、六日,二人都是同吃同住,期间都是那位孙老负责送吃的,不过他也没有亲自跑上跑下,毕竟年纪大了,只用一个滑轮加绳索把东西传上来。

    可毕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这林星儿还是前寨主的遗孤,怎么寨子里其他人从未过问,也没有阻止,好像根本没把她当回事一样。

    <b>

    </b>

    &bp;

    &bp;

    &bp;

    &bp;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