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造孽    “爸,听说破晓已经回来了?”    聂乐看着已经三天没有回家的父亲问道。    “嗯。”    聂荣点了点头。    看着神色沉闷,仿佛怀揣心思的父亲,聂乐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父亲一直对这款战机心心念念,为什么现在“到手”了却貌似并不怎么开心?    “爸,是出什么事了吗?”    聂乐试探性的问道。“难道破晓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厉害?”    “不。”    聂荣摇了摇头,语气里情不自禁流露出一股赞叹与佩服。    “小陈并没有欺骗我们,经过多重检测,破晓确实要比美利坚的B2战机更胜一筹。”    虽然知道陈良应该不会吹这种牛皮,但听到父亲亲口承认,聂乐心里还是承受了不小的冲击。    毕竟这不仅仅只是一款简单的产品。    它可能会改变当今世界的现有格局。    “而且我们并没有看错小陈,他确实胸襟广阔,直接将破晓赠予了我们。”    没错。    在破晓归国当天,在宴席上,当着一众大佬的面,不用大佬们开口,陈良义薄云天,直接表态将几十亿制造成本并且是全世界第一架破晓隐形轰炸机无偿赠予给国家。    “这是好事啊。”    微微一怔后,聂乐迅速道,疑惑父亲为什么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聂荣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解释道:“在破晓降落后,我们立即派了最顶级的科研团队对破晓进行了实物研究,可结果却发现,即使拿到了成品,我们似乎也没有能力进行仿制。”    聂乐哑然,终于明白父亲心里的郁结所在。    犹豫了一会,他建议道:    “……爸,既然陈良如此深明大义,胸怀家国,那你何不尝试着让他将设计图一并公开?”    聂荣摇了摇头。    “话虽如此,可如何去开这个口?小陈已经足够慷慨,一架这样的战机,单说生产成本恐怕就得几十亿,可他却直接赠予了我们,假如我们再向他索要设计图,那不是强人所难,太过贪得无厌了吗?他会怎么想?要是引起了他的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    聂乐默然,一时间难免五味杂陈。    父亲此时是站在国家的层面。    一个国家,居然会担心被一个人反感?    可想而知,陈良现在在高层心目中究竟有怎样的分量。    “爸,这么说来,即使得到了破晓,我们依然无法破解其中的技术?”    聂荣点头。    “短时间内,肯定不可能。”    聂乐沉默,多少能够理解陈良的用意。    无偿赠送是人情,可接下来就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了。    “对了,言之那丫头呢?”    忙活了几天的聂荣问道。    “在晒太阳呢。”    “晒太阳?”    聂荣愣神。    聂乐点了点头,苦笑了下:“妈给她下了禁足令,不让她出门,她这几天总是搬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发呆,像窦娥似的。”    “这丫头。”    聂荣哭笑不得。    “我去看看她。”    正如聂乐所说,当聂荣找到顾言之的时候,顾言之正托着下巴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边的云海出神。    那架势,就像渴望自由的笼中之鸟。    聂荣远远看了一会,然后走了过去。    顾言之始终没有察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聂荣只能轻轻咳嗽一声。    “爸。”    听到咳嗽声,顾言之终于回神,扭头看了眼几天不见的父亲,有点没精打采,声音听上去也没什么力气。    “你一个人坐在这干什么?”    聂荣若无其事问道。    “晒太阳啊。”    顾言之理所当然道。    “晒太阳?”    “对啊,反正我也无事可做,妈又不让我出门。”    从顾言之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一缕不太明显的怨气,之所以无所事事的坐在这晒太阳,应该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你不用去学校吗?”    聂荣问道。    “妈说我去不去反正都一样,她已经给我请假了,说我生病了,脑袋出了点问题,要在家休息一段时间。    聂荣哑口无言,笑着摇了摇头。    这母女俩还真是一对冤家。    “行了,你也别想在这阴阳怪气了,你妈为什么把你关在家里你应该很清楚,要不是你太过任性。你妈怎么会这么做。”    男人应该都是这样,终究还是会护着自己老婆一些。    顾言之并没有反驳,意兴阑珊,正像精神方面出了点毛病,又开始抬头看天了。    还真别说,今天天气还真不错,在京都可很少能看到如此蔚蓝的天空,就和一片镜子似的,一团团白云漂浮不定,像小孩爱吃的棉花糖。    “行了,你也别在这坐着了,赶紧回学校去。”    聂荣发话道。    “我不去。”    顾言之耍起了脾气。    “臭丫头,还跟你爸较劲起来了?别到时候真给学校开除了,我们家丢不起这人。快起来。”    在聂荣的呵斥下,顾言之才不情不愿起身。    “那我妈那怎么办?”    “你妈那我去说,赶紧走!”    聂荣不耐的道,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    顾言之撇了撇嘴,旋即转身朝外走去,背对着老爹的那张花靥逐渐绽放笑容。    “啧,出狱了?”    前院,她和聂乐撞上。    “看戏看得开心吗?”    顾言之神色讥讽。    “我也没有办法,妈又不可能听我的。”    聂荣面露无奈。    他倒真不是袖手旁观,这几天看着妹妹总是落寞孤寂的仰望天空,他确实于心不忍,也不是没有效果母亲说情,但是却被骂了一顿。    “陈良在哪?”    顾言之问的理直气壮。    她这几天不仅被关在家里,甚至连手机都被没收了,母亲断绝了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当然。    主要应该是为了断绝他和陈良的来往。    “我不知道。”    聂乐摇头。    “把你手机给我。”    顾言之开口,见聂乐不动,瞪起眼。    “快点。”    “我手机里可是有……”    聂乐拿出手机,马上就被顾言之夺了去。    “放心,我对你那些莺莺燕燕不感兴趣。”    拿了手机,顾言之阿兰直接出门了,相当霸道,甚至都没问聂乐解锁密码。    “造孽啊。”    聂乐脸皮抽搐了下。    (本章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