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元煜挑眉,此话怎讲?    叶娇微微一笑,这才说出了自己的那件小事。    “我故意假装不懂,想让他帮我解释一下书籍具体的部署。”    可那巴彦族长却是支支吾吾的,后来便索性直接借口有事就离开了。    还有,叶娇还询问了一些关于岛内的事迹,尤其是那些比较古老的事情,表面上她好像是想要更多了解这个岛屿。    实际上,叶娇很明显就是在故意探究呢。    很可惜,那位族长再次没有答出来~“你想,一个生活在这古村落里半辈子的人,会不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更要命的,他居然对于自家家里都不熟悉!你觉得这可能吗?”    综合所有的一切,叶娇的脑海中,居然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顾元煜的眸子沉了沉:“你是说……”顾元煜的话说到一半,他的面色顿时就发生了变化,立刻怒声喊道:“是谁在外面?”    下一刻,顾元煜的身体就立刻冲了出去,这速度简直了,完全不像是个中老年男人应该有的。    叶娇看到这一幕,莫名感慨,仿佛别人都是越活越老,怎么到顾元煜这里,就变成了越活越年轻了呢。    不过,显然此刻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叶娇也赶紧跟了上去。    一阵的混乱过后,外面的走廊上,只见顾元煜已经将一个黑黑的年轻人直接给制服了!顾元煜的动作格外的霸气,他直接就将那人给踩在了地上,冷着一张脸正在审问:“你是谁?    谁派你过来的!”    那黑脸少年则是始终紧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这边的吵闹声,也将其他人都给惊醒了。    众人们都赶紧过来,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都被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的,那巴彦族长也来了。    火把灼灼燃烧着,在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将这几乎无边的漆黑给格外的照亮! 叶娇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给大致的说了一番。    众人们的面色微微一变,尤其是那巴彦族长,他的脸色更是格外的难看,显得十分愤怒。    “真是该死的!在我的院子里,居然还会出现这事!对不起各位,都是我不好。”    那巴彦族长一脸的愧疚。    叶宵却冷冷道:“你还是先说说,这位究竟是什么人吧。    你们族里的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其余人也是格外的愤怒,是啊,这究竟是几个意思呢?    这时候,族里的那位年轻人开口了:“你们别这样说,这个家伙才不是我们族里的人呢!”    哦?    众人们哪里会相信,在这岛上的,除了你们本族的人,就是我们这些从外面来的人了,难不成还能是我们自己的人不成?    那年轻人显然是族长的铁粉儿,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忙大声道:“这个家伙真不是我们族里的人!他干什么才和我们没关系呢?”    叶宵这暴脾气,怎么,你们这是做了坏事,还不敢承认了?    ?    不是你们的人,难不成还能是鬼变的不成?    那巴彦族长嗅到了火药味儿,他连忙道:“各位尊贵的客人们,这是我的疏忽了。    事情是这样的……”原来,这个小黑还真不是岛上这些族里的人。    不过,他们这几个年轻人目前也是住在岛上的,平时也帮着村里人干点活,还有一个还娶了本族的姑娘呢。    “他们是坐着一艘小破船流浪过来的,说是在海上遭遇了大风浪,迷失了方向,足足漂泊了一个月,差点被饿死在上面,才算是勉强活了下来。”    族内的人善良,又觉得这些家伙们可怜的人,便算是将他们给收养了。    原本是打算送这些人们离开的,只不过他们之中的人,都不想走了。    原来,他们原本是一些类似于下人们的存在,跟着主家天南海北的跑,平时过的日子并不好,非打即骂,还要做着各种重重的工作。    倒是趁这个机会,他们离开也好,也就不打算回去了。    “二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跟我说说好不好?”    族长半蹲在地上,他颇为和颜悦色的说道,脸上挂着最和熙的笑容。    那二黑的身体却莫名的颤了颤,然后他的身体忽然的一阵抽搐,直接就昏死过去了。    众人们也都被吓了一跳,赶紧查看情况。    族长给二黑把了脉,只好道:“他的情况,似乎是不太稳定,我先开点药吧。    惊扰各位贵人们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让人严加看管,绝对不再让出任何纰漏的。”    叶娇等人的眸子暗了暗,略一沉默后,他们倒也就同意了。    “行,天色不早了,反正都没事,大家就先回去休息吧!”    “我也会一些医术,不如也帮着去看看情况吧。    正好在第一时间,也能询问一些。”    那巴彦族长的脸色明显僵了僵,他的脸色似乎隐隐有些发僵,连笑意都多了几分的勉强。    “唉!顾夫人您可真是犹如菩萨般的心肠啊!这种鬼鬼祟祟的东西,怎么值得您这般用心呢!您和顾先生回去休息就是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若这小子能活,那是他命大。    若是死了,那也绝对就是活该!叶娇还想说什么,却被那年轻男人,也就是小唐给打断了:“顾先生、顾夫人,这小子平时就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隐隐听说似乎还偷过东西。    你们不必跟这种人上心,等已有消息,我就亲自来通知你们!”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叶娇倒也不好再继续了。    她点头道:“也好,先查查,到底因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是中毒还是其他的。    我们就先回去了。”    *那二黑被两个男人抬着,给扔进了柴房里,有人专门值守。    小唐走进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两颗药丸,不由冷哼道:“这种人还真是,天天沉默寡言的,像个傻子似的。    也就是族长他人好,否则才不会收留你们这些人呢。    如今村里来了贵人,你还偏偏去凑趣,现在害的大家都跟着丢了脸。    真是晦气!”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