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夏想了想,忽然觉得自己这样似乎给布鲁克斯的震撼不够。

    万一也有其他人想到了和顾藏锋同样的办法,逼迫布鲁克斯来找齐玉叶,布鲁克斯这家伙很有可能会被其他的人威胁,甚至暴露自己和顾藏锋的身份。

    想到这里,唐夏一双小眼睛阴晴不定的看着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心中不由得一阵颤抖。

    “大哥……我真的是很诚心的帮你们做事的!我的忠诚上帝可以鉴定……”

    唐夏咧嘴一笑,从布鲁克斯的腰间拔出了布鲁克斯随身佩戴的手枪。

    “不!大哥!你们不能杀我!我现在对你们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你们不能够杀我!”

    布鲁克斯看到唐夏拔枪了,吓得魂都差点丢了。

    唐夏闻了一下手枪里的子弹,确定是普通的子弹之后,毫不犹豫的抬手对着顾藏锋的脑门顶就是一枪。

    “砰”

    枪声落下,顾藏锋的脑门上血流如注。

    布鲁克斯看到这一幕,再次傻眼了。

    不单单是布鲁克斯,就连带顾藏锋和唐夏一起来的吉姆也傻眼了。

    两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唐夏这是什么骚操作,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同伴顾藏锋给杀了。

    难道……唐夏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发起疯来自己的同伴都不放过?

    想到这里,两人更加害怕了,唯恐发疯的唐夏接下来会一枪把自己给杀了。

    但是两人很快就发现了情况的不对劲。

    脑袋中枪的顾藏锋并没有倒下,脸上也没有一丝痛苦的神色,甚至还一脸悠闲的擦着自己伤口的血迹。

    更让布鲁克斯和吉姆瞠目结舌的是,顾藏锋脑袋上的枪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仅仅十来秒钟,顾藏锋脑袋上的伤口就已经愈合了,除了现场的血迹和房间里充斥的火.药味,再也找不到任何开枪的迹象。

    “啊这……你……”

    布鲁克斯傻傻的用自己的右手指着顾藏锋。

    如果不是吉姆也和自己一个反应,甚至布鲁克斯都会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甚至的甚至,之前被唐夏打倒在地的几个壮汉恢复了一些力气后想要重新爬起来,但是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几个壮汉十分有默契的继续趴在地上装死。

    不久后,确定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事实,布鲁克斯和吉姆都是艰难的噎了一口口水,两人这才知道,原来顾藏锋是一个如同天神一般的,枪都打不死的怪物!

    也是在这一刻,两人才明白唐夏突然朝顾藏锋开枪的原因。

    不是因为唐夏发疯了,而是唐夏再用这件事威慑两人。

    看到了吗?我兄弟是一个脑袋中枪都能在十秒钟时间自愈的猛人,你们俩要是敢不和我合作,我兄弟会拿把刀子顶着你手下的枪林弹雨把你给杀了,然后再扛着你手下的枪林弹雨大摇大摆的从容离开,最后回去洗个澡……

    “怎么了?”

    “什么人!”

    “老板!老板!”

    主楼外面的守卫听到枪声之后纷纷赶了过来,二十几号人,纷纷用手里的手枪瞄着顾藏锋和唐夏。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干嘛呢?滚!赶紧滚!”

    布鲁克斯看到自己的手下围住了顾藏锋和唐夏,差点吓得魂都丢了。

    麻蛋……顾藏锋可是一个脑袋中枪都没事的猛人,你们这些家伙算什么东西?还想为难顾藏锋?你们这样会给老子遭来麻烦的!

    “老大……他……”

    “人家是给我展示一下这把手枪的威力,你们干嘛呢?赶紧滚出去,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许进来!”

    “什么?”守卫的小头目傻眼了,“老大……你们……试一下手枪的威力?那老大您怎么这副狼狈的模样?”

    布鲁克斯此时有种把自己的手下一刀扎死的冲动,自己刚刚好不容易因为恐惧忘记了这份尴尬,你们又重新提出来!你们是故意让老子尴尬是吧?

    “滚!老子让你们滚啊!谁不滚老子现在就杀了他!”布鲁克斯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叫起来。

    “这……好吧……赶紧走……”

    守卫们纷纷面露尴尬的从主楼了撤了出去。

    “大哥!手下都是一些粗人,别和他们一般计较!”等到手下撤走后,布鲁克斯赶紧给顾藏锋和唐夏赔不是。

    “算了!我们要说的说完了,我们该干的也干完了!”唐夏一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记住我和你说的,你把这个人的行踪给我,我把解药给你,咱们公平交易,交易完互不认识,明白吗?”

    “明白明白!”布鲁克斯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两位大哥放心,我在轮墩市有很多的手下,大街小巷城区郊区,都有!只要这个人在轮墩市,我一定会找到他的行踪!”

    “如此最好了!照片后面有我们的联系方式!找人这个人了,不要轻举妄动,告诉我们他的行踪就行了!我们先走了,等你的好消息!”

    “好的好的!两位大哥慢走!”

    顾藏锋唐夏和吉姆三人大摇大摆的从主楼里走了出去。

    回到车上后,唐夏面无表情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颗之前喂布鲁克斯吃下的白色颗粒,递给了吉姆。

    “不需要我喂你吃吧?”

    吉姆联想起之前布鲁克斯被暴揍一顿之后吃下了这颗毒药的这一幕,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我吃我吃!两位大哥,我是一个很主动的人!我自己吃!”

    吉姆说罢,赶紧从唐夏的手里接过白色颗粒塞进嘴里吞了下去。

    “乖~”

    ……

    黑色小车将顾藏锋和唐夏带到了酒吧外面之后,顾藏锋和唐夏就下车了。

    顾藏锋给剑舞发了个消息,放人出来,而吉姆则朝酒吧里赶了过去带自己的弟弟杰米去医院看看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等到吉姆离开之后,顾藏锋忽然转过头一脸古怪的看着唐夏:“你……什么时候还开始研究毒药这玩意儿了?唐夏,毒药可不是闹着好玩的啊!但凡用毒高手,都需要以身试药,很多毒药高手甚至还没出关就被自己的毒药给毒死了,你悠着一点!”

    “毒药?”唐夏微微一怔,“什么毒药?”

    “你刚刚给布鲁克斯和吉米吃下的,难道不是毒药吗?”顾藏锋微微一惊。

    唐夏露出了一个更加夸张的惊讶表情,随后顺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一颗之前的白色颗粒塞进嘴里,饶有兴趣的吃着。

    “嗯?”

    顾藏锋愣住了,随后一脸古怪的把手伸进了唐夏的口袋里。

    顾藏锋摸出来一包红色的东西,包装袋上清晰地写着几个大字“旺仔牛奶糖”。

    “我靠……旺仔牛奶糖?”顾藏锋傻眼了。

    “哈哈哈!”唐夏得意的大笑起来,“我可没喂他们吃什么毒药!那个节骨眼上,就算我和他们说我给他们吃下的旺仔牛奶糖……估计他们也不会相信!”

    顾藏锋撇了撇嘴:“那解药呢?你又打算用什么解药来忽悠他们?”

    “那还不简单?我弄一粒旺仔QQ糖塞他们嘴里,不就OK了?”

    “你……你丫的还真是个人才……”顾藏锋彻底的服了。

    “哈哈哈哈!”唐夏又是得意的大笑起来。

    “什么事笑得这么猥琐?唐夏,你是不是去布鲁克斯那里勾搭到了一个大洋马?不然怎么笑得这么猥琐?”剑舞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大老远的就听到了唐夏夸张的笑声,笑呵呵的走过来。

    大洋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顾藏锋不由得想到了不久前在飞机上偶遇的穆。

    那个难缠的女人……注定是自己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