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下地拔草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逍遥游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轰隆隆――    ??天惊地动的轰鸣声,依旧响彻不绝,方圆数公里都在颤抖,开裂,震荡!    地面被炸出方圆千米,触目惊心的圆形巨坑,外层的地表,被狂暴的冲击波,狠狠的掀起,形成遮天蔽日的尘雾。    数十丈高的城墙,大面积垮塌,空气中烟气弥漫,烟云升腾,地面一片狼藉。    “救,救命!”    “啊啊啊啊!”    “我的手!啊啊!”    大量的人受到波及,或死于非命或身受重伤。遍地都是焦糊的尸体,分离的肢手,场景宛如世界末日!    ……    “大公子,果然把皇宫里的那个东西带来了!”    趴在地上,感受着大地的震动,洛峰脸色悲痛。    面对实力远超武田玄坚的穆天阳,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仅凭暴雨梨花针,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唯有在樱之国皇宫,无意间发现的那个东西,才有几分希望。    只是他没有想到,北冥千叶真的敢用。    许久之后,烟尘散去。    劫后余生的众人,全都抬起头来,心有余悸的注视着爆炸中心。    “死了吗?”    “刚才发生了什么?”    “难道那个青年也是宗师?”    “感觉像是炸药!但是威力未免太大了吧!”    突如其来的爆炸,把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威力强大的武器。    这个时代有炸药,但是最多燃放烟花爆竹,威力能炸开一块石头,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现在的爆炸威力,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如同开天辟地,平地惊雷。    “大哥!大哥!”    蓬头垢面的北冥千雪,双眼发红,发疯一样的大喊,可惜没有人回应她。    爆炸的位置是北冥千叶有意选择,所以并没有波及到北冥千雪,死去的也多数是樱之国的土著。    “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竟然有大周朝的天雷子!还好我凝聚了本命剑气,否则真有可能受重伤!这小子也够狠的,竟然把东西放到的肚子里”    嗡!    剑气嗡鸣,如同龙卷风暴,搅碎弥散的烟雾,显露出中心处的情况。    穆天阳凭空而立,周身银色剑气环绕,除了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身上毫发无损。    “可恶!连天雷子都伤不到他!”    隐藏在人群深处,只敢用余光打量的北冥龙泉,咬着牙暗骂道。    “大哥!!”    躲在北冥龙泉身侧的北冥千风,把头埋在地上,不停的哭泣。    不仅为北冥千叶的死亡哭泣,还为无法拯救北冥千雪等人哭泣。    “把地方收拾一下,继续!”    穆天阳面色平淡的回到城楼之上,朝身边惊魂未定的鬼冢八郎等人吩咐道。    “是,是!”    仍然处于震惊状态的鬼冢八郎,浑身一抖,赶紧躬身答应。    不大一会的功夫,受伤者被抬下去,处刑场重新恢复平静,只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拉开距离,避免再受鱼池之殃。    若不是四周有守卫把持,大部分群众早就惊恐逃跑了。    穆天阳休息了一会,感觉气息恢复的差不多之后,朝边上的鬼冢八郎示意了一下,对方立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罪状,开始诵读。    “逍遥派弟子妖言惑众……横行霸道……乱杀无辜……今日明正典刑……”    北冥千雪拭去眼角的泪水,站直身子,整了整脏乱的衣服,事到临头,与其畏惧痛哭,不如从容赴死。    “张掌柜!洛峰叔叔!害你们陪我一起!千雪今生无以为报,只能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两位!”    北冥千雪朝两人躬身行礼,算是做最后的告别。    洛峰拍了拍她的肩膀,什么也没说。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他早已把生死看淡。    或许是他父亲死去的那一天,或许是他母亲死去的那一天,也有可能是他妻子死的那一天。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能够再次见到他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千雪姑娘……唉!”    张十一叹息摇头,同样站起身来,直视城头的穆天阳,郎声说道:“穆天阳!你杀害青衣公子,作恶多端,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我会在地下等着你!”    “哈哈哈!”    听到张十一话,穆天阳纵声大笑道:“你放心好了,总有一天我会送月渐明,去见他的徒弟!”    “时辰已到,放……”    身侧的鬼冢八郎,念完子虚乌有的罪状,正要下达放火的命令,穆天阳突然脸色一变,挥手打断。    “来了?没想到,还真敢!”    脸露狂喜,穆天阳眼睛之中,闪烁出了摄人的光芒。    就在这时,天地猛然一静,似有乌云盖顶,好似万丈高山,即将崩塌,九天银河,马上倾斜!    所有人的心跟着猛然一沉,感觉到强烈的威压。    “怎么回事?”    “你们感觉到了吗?”    城门之下维护次序的守卫,绷紧神经,脸上带着震惊之色,慌乱的四下打量。    他们察觉到了危机,却不知道危机从何而来。    就在这一瞬间,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抑扬顿挫,朗朗上口的吟诵声。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诗好大的气势,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所有人心头一震,只感觉这诗豪气干云,有吞吐天地,遨游宇宙,逍遥世间之意。    御剑乘风来,逍遥天地间!    把酒踏歌行,快意红尘中!    普通樱之国民众听不出奥妙,也不通什么诗文,但却能感觉到,豪气干云,铺天盖地的气势。    鲲鹏!天地!逍遥!    这诗,普通人不解其意,但是逍遥派弟子却耳熟能详。    “逍遥游!掌门!一定是掌门来了!”    北冥千雪回身眺望,眼中异彩涟涟,不知是欢喜,还是担忧。    洛峰、北冥千风、北冥龙泉,全都露出惊喜之色,急忙寻声望去。    “穆天阳!你想怎么死!!”    ?声音一停,一股宏大,威严,压迫的声音,从天边滚滚而来。    声浪竟然好像实质一般,绞成一股,隐隐约约整片天地,空气,光线,都随着声音震动,而给人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声音的主宰,就好像是天地的主宰,处在声音之下的人,没有人不臣服在天地之下。    “故弄玄虚!嘿嘿!死!”    穆天阳冷冷一笑,手上气劲勃发,瞬间摄来大量的火把,化成一条烈焰火龙,扬天嘶吼,撞向场中的北冥千雪等人。    “不要!”    “住手!”    看到穆天阳想要提前下手,北冥千风和北冥龙泉同时跳了出来,想要阻止。    只可惜他们两个实力有限,加上距离太远,有心无力,眼睁睁的看着火龙,离北冥千雪越来越近。    嗡!    就在这一刻,风止雨息,锋利无匹的剑芒,跨越空间,跨越时间,搅乱天地元气,从远处激射而来。    “天!外!飞!仙!”    天地之间陡然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只剩下白色的剑芒,那破空的呼啸更是撼人心神。    只是其上散发的剑意,连北冥龙泉这等先天高手,都感觉都被切割的四分五裂,如同千刀万剐。    醉斩长鲸倚天剑,笑凌骇浪飞天仙!    在波涛汹涌,切割万物的剑气面前,烈炎长龙,被绞杀成真空!    剑气毫不停留,如狂风暴雨,如遮天海浪,斩杀向穆天阳!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