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什么名字?”

    两人交手片刻,不分胜负,穆天阳脸上露出欣赏之色。

    “凭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的姓名。”

    宋易飞目光淡漠,平静的说道。

    打架不留名,是宋易飞的优良品格。

    两人已经结下了死仇,万一杀不掉,让对方跑掉之后,顺着名字找他的家人报复,那岂不是自找罪受?

    “年轻人,你还真是够狂!”

    对于宋易飞的嚣张,穆天阳并不生气,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手上还留有强大的底牌,但是我的底牌比你更大!”

    “哼!是嘛!”

    宋易飞冷哼一声,懒得和对方打嘴仗。

    “刚才的交手,我连三成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哦!”

    听到穆天阳的话,宋易飞眼中神光一闪。

    如果对方说的属实,那么接下来恐怕有一场苦战。

    见到宋易飞神色间的变化,穆天阳继续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只要你交出逍遥派的传承,并且答应给当我三十年的仆人!”

    穆天阳语气理所当然,仿佛已经吃定了宋易飞,说起话来高高在上,像是施舍,像是恩惠。

    “哈哈哈!”

    听到穆天阳的话,宋易飞忍不住大笑起来。

    “难道你就不怕我假装答应,趁机偷袭?”

    “如果你答应,我自然要在你的脑海留下一道剑气!”

    “留下一道剑气,那我岂不是任你生杀予夺,我看着这不是仆人,是条狗吧?”

    如果在脑海中留下一道剑气,他就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可能,对方想要杀他,只需要一个念头。

    “嘿嘿!做条狗,总比丢了命要好吧!”

    穆天阳淡淡一笑,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哪里过分!

    “我这人不喜欢做狗,倒是喜欢养狗,要不然你来给我做狗好了!我们逍遥派的几百个茅房,全都给你免费供应!”

    宋易飞语气调侃,不吐不快。

    “呃?茅房?”

    穆天阳疑惑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暴怒。

    “小子,等我拔了你的舌头,看你还能不能呈口舌之利!”

    穆天阳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晶莹剔透,隐隐泛着银色光芒的月影,往虚空中一抖。

    “凝!”

    剑风呼啸,无数的剑气当空化作气旋,汇聚到剑刃之上,形成一道剑气组成的长龙。

    长龙足有十数丈长,由数百上千道剑气组成,剑刃化成龙鳞龙须,栩栩如生,威势逼人。

    吼!

    一声嘹亮的龙吟,剑气长龙,如同呼啸的火车头,凌空一舞,向宋易飞扑去。

    “剑气化形!”

    宋易飞脸色猛然一变,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剑道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神奇的地步,远远超越普通的真气化形。

    宗师境界的真气化形,是通过精气神的融合,使得真气有了质感。

    看上去和先天境的真气差不多,其实两者天壤之别。

    先天境的真气只是单纯的天地元气,而宗师境的真气,已经和手脚无二。

    同样一缕真气,宗师境比先天境威力大了十倍不止。

    而这只是宗师的初级境界,在往上就是让武道真意和真气彻底相融,拥有属性。

    剑气的锋芒,掌法的厚重,刀法的霸道等等!

    拥有了这些之后,真气的威力会再上一个台阶,而穆天阳很明显,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

    “这是什么招式?”

    宋易飞的背后,北冥千雪等逍遥派一众,直接眼都傻掉了。

    穆天阳挥手间,凝聚威武霸气,如同活物的剑气长龙,这等手段简直神乎其神,虚空造物。

    他们不要说见过,便是听都没听过。

    “难怪宗师被称为神仙,这等能耐,简直和神仙无异!”

    北冥龙泉面如土色的呐呐道

    此时,宋易飞见来不及躲避,干脆猛的一沉身体,疯狂运转北冥真气。

    “嗡!”

    只看他身上宽大的衣服袖袍,如同被无形的劲气充满了,纷纷鼓胀起来。两条腿,硬生生插入地面,深达数寸。

    宋易飞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缓缓抬起手中的长剑,高高的举过头顶。

    直面这铺天盖地而来,张牙舞爪的剑气长龙。

    宋易飞仿佛进入到奇妙的顿悟状态,心中种种绝世剑法的奥义,不断流转,身上的剑意越来越强,飞虹剑爆发出连绵不绝的嗡鸣声。

    “天外飞仙!”

    宋易飞一声爆喝,纵身而起,人剑合一,身上激发出无穷无尽的剑气,化成擎天巨刃,猛的一剑斩去。

    璀璨的剑气,暴涨达十丈开外,如同一道凌空劈下的闪电。白色的剑芒仿佛破开混沌的开天神兵,连空间似都被这一剑斩开。

    天外飞仙是宋易飞最强的剑招,这也是他达到宗师境以来,最强的一剑,便是一座山,他都能自信劈开。可是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剑气狂卷,凌厉无比的长龙,他却把握不大。

    ?“轰隆!”

    神兵巨刃与剑气长龙撞击在了一次。

    比之前响亮十倍的声音传来,无数道剑气向四面八方劲射而去,那些离的比较近的民众,士兵,贵族顿时遭了殃,被这些剑气直接贯穿身体,切成数截。

    两人都无意杀戮,但是造成的死亡,却堪比大屠杀。

    周围的城墙,建筑物,更是被余劲射成了马蜂窝,找不到一丝原来的样子。

    宋易飞和穆天阳的交手余波,杀死了一大片,只有寥寥几个幸运儿还存活着,但也都吓傻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头都不敢抬。

    “掌门赢了吗?”

    已经离开接近千丈的北冥千雪,仍然忍不住紧张的回头查看。

    是宋易飞的出现给她希望,并且一连救了她两次。在她的心中,宋易飞已经占据了无可取代的地位,她不希望对方受一点伤。

    只是穆天阳短短的几次出手,在北冥千雪脑海中,已经有了堪比神灵的印象,她对宋易飞实在没有信心。

    北冥龙泉等人,也都冒着危险,停下脚步,想要知道具体的战况。

    如果宋易飞败了,就算他们逃的再远,其实也难逃一死。

    众人的生命,已经和胜败关联到一起。

    烟雾散尽,就见到一个浑身沐浴在鲜血中的男子,站在原地。

    “我还真是低估你了!好强的剑气化龙!”

    满身伤痕的宋易飞,嘴角扯出一丝笑容,飞虹剑缓缓收归鞘,接着手腕用力,长剑化成流光,瞬间跨越千丈距离,插在了北冥千雪的面前。

    “先帮我收着!”

    北冥千雪耳边,响起了宋易飞的真气传音。

    “看样子你已经想通了!让我种下剑气,成为奴仆!”

    见到宋易飞弃剑,穆天阳以为他要放弃。

    “嘿嘿!我确实想通了,没必要玩儿下去了!”

    说话间,宋易飞身上的气势开始一截一截的攀升,周围的尘土被震的凭空浮起。整个天地内猛的一暗,如同天塌地陷,一道道响彻天地的龙吟,凭空浮现,无数天地元气从四面八方涌来。

    “劳资要把你活活打死!”

    宋易飞眼中黑芒暴涨,长发无风自动,声音如同九天之上的神王,威压天地,他缓缓伸出双掌,凝如实质的掌劲散发出来。

    降龙十八掌第一式——亢龙,有悔!

    吼!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