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长老目送他离开,嘴角渐渐浮现一抹怪笑,转身西望,双手互结法印,默默感应起来。    “咦?”    片刻之后,他忽地向北转身,眼中精光大放!“这一次的感应竟然比上次强烈很多倍,难道说,他已经进入此洲了?”    井长老满脸兴奋之色,胸膛随着呼吸而剧烈起伏,仿佛看到了一件大功在向他招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一次千万别让老夫失望!”    轰!井长老大袖一甩,化作一道银虹向北疾遁,转眼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南部天际一道银虹破空而来,正是刚消失不久的谭长老。    他落在山峰上,遥望北方那道疾速远去的银虹,冷冷一笑。    “跟谭某耍这些小聪明,你还差得远呢,想独吞这份功劳,没那么容易,哼!”    谭长老冷哼一声,微胖的身材化作一道银虹向北遁去,转眼消失在天边。    ……妖族荒域北部区域的某座小山上,姜天盘膝而坐,庞大的神念仿佛潮水般朝着对面的城池蔓延而去。    这座城池名为北荒城,规模比火阳城略大,正是那道疑似目标血脉所在的城池,神念在城中蔓延而过,感应到多达数十道火属性血脉,但只有其中一道疑似为目标血脉。    姜天眼角微缩,视线仿佛穿透巨大的城墙和一座座建筑,迅速锁定住了那道疑似目标血脉。    “轮回境巅峰,火属性高等血脉,不过这气息……为何如此飘忽?”    姜天喃喃自语,心头泛起一丝疑惑。    这道血脉不知为何,气息一直在起起伏伏,并不稳定,感觉颇为异样。    轰轰轰!轰鸣乍起,城中不少强者察觉到了神念刺探,立即反溯追踪,施以反击。    “何人在此肆意探查,当我们北荒城无人吗?”    “阁下既然如此自信,何不现身一见,分个高低?”    一道道粗犷的神念夹杂着声声警告疾冲而来,姜天毫不理会,迅速停止探查,带着三位同伴离开小山,进入了北荒城。    十几个气息强悍的妖族武者从城中疾掠而出,来到他刚刚落脚的地方,看着空无一人的山林,怒骂一阵之后无奈回城。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姜天和薇风、薇雨各自吞服幻妖丹,伪装成妖族武者进城,至于红尘则无需如此,她本来就是妖族,用不着改变气息。    “公子,咱们要直接去找那道血脉吗?”    “那道血脉情况不明,先找个地方落脚再说。”    “我们可以在城外等待,无奈进城的。”    “不可!荒域乃是妖族地盘,城中强者众多,你们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姜天在城中的北风客栈租用了一座独立小院,安顿好同伴之后便只身走出,向那道血脉所在的位置行去,很快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之前。    “风家府邸!”    姜天看着府门上方的牌匾,双目微眯,若有所思。    “别看了,你没机会的。”    一记略带嘲讽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姜天一愣,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头带方帽、长有一对尖长细耳的妖族老者正在对摇头怪笑。    “阁下什么意思?”    “装什么傻,你想干什么还用我说破吗?    就你这种修为轮回境小辈也想做这种美梦,实在让人无语之极!”    老者摇头嗤笑,满脸鄙夷。    “阁下究竟想说什么,我不明白!”    姜天摇了摇头,一脸严肃。    “小子,这么明显的事情,真要老夫说破吗,整个北荒城周边谁不知道这件事情,你虽然实力不济,但能有这种心思也属正常,说实话,连老夫都有些动心,你何必装傻充愣?”    老者的神色越发鄙夷,目光都变得凌厉起来,甚至有些恼火。    姜天眉头微皱,心中暗自琢磨,这老者难道看破了他的伪装?    不对!幻妖丹的功效足以骗过半步星辰境强者,连红尘都赞叹不绝,这老者不过破虚境巅峰级别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看破,那他究竟在说什么?    姜天思绪转动,脸上浮现一抹神秘的怪笑:“呵呵,阁下既然心知肚明,何必这么煞有介事,你不一样也有这种想法吗?”    这番将错就错的举动,顿时收到了奇效!老者缓缓点头,脸上的鄙夷稍稍退了几分:“这才像个样子,这种事情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年轻人想要什么就去大胆追求,只不过你还得面对现实,看一看自己有没有那份能耐。”    “是啊,前辈说得对,所以前辈也打算试一试吗?”    姜天仍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继续顺水推舟地试探对方。    “我?    呵呵,开什么玩笑,你觉得我这种实力、这种条件,真的能行吗?”    老者一脸暧昧之色,嘴上虽然说得谦虚,那不甘心的眼神却已经将他出卖。    姜天摆手一笑:“前辈过谦了!前辈的修为虽然不算绝强,但根基深厚、天赋异禀,一身实力也绝对不虚,说句冒犯的话,你只不过稍稍欠缺一点机缘和运气,我相信只要有一个机会,你这颗被埋伏的明珠,便会大放光彩!”    老者闻言心头一振,满脸激动地年幸存姜天,仿佛遇到了生命中的知己!“过奖了,不过说实话,现在像你这么独具慧眼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老者被姜天一番吹捧夸得心花怒放,心中一阵狂喜。    “所以,前辈真的不打算试一试吗?”    姜天笑着问道,含混地指了指风府。    “不了不了,虽然老夫是一颗蒙尘的明珠,但终究已经不再年轻,过了最鼎盛的年纪,这种大好机会还是应该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去吧,虽然你的希望微乎其微,但就冲你这份胆识和眼力,老夫还是要祝你成功!”    老者说来说去,一直没有说出重点,姜天暗暗着恼,脸上却只能保持一副心照不宣,你懂我懂的悠然之色。    但经过这番试探,他大概已经猜摸到些许风向,从老者的口风来看,风家人很可能遇到了一些难题,而且这个难题已经搞得北荒城周边尽人皆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