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墨少堤

第五百二十章 好乖的魔刀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西方罗刹教,势力主要分布在大陆的西部,如果以国界来划分,就是蒙古、西夏、吐番、星宿海,甚至还包括滇西、川西等地区。    看似势力很大,实际上教众主要以行商、贩夫走卒为主,当中又以汉人居多。    因为不被当权者认可,这个罗刹教向来神秘莫测,教众的发展也是宁缺毋滥,教众的人数远不如明教(即拜火教)、日月神教等大型魔教,甚至较之魔门二派六道中的“阴癸派”也是有所不如。    但谁也不敢轻视这个罗刹教。    因为这个罗刹教有两大魔功一把魔刀,使之屹立千年不倒。    两大魔功分别是“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和“唯我独尊神刀斩”(江湖中人不少称之为魔刀斩),魔刀自然是“圆月弯刀”。    历代罗刹教教主都不乏惊才绝艳之辈,这一代的罗刹教教主丁鹏更是人称“一代魔刀之君”,“弯刀如月,光寒天下”,武功深不可测,哪怕是在有着波斯明教总坛的西方诸国中,依然保持着不败的战绩。    这也使得罗刹教在这一代里名气更盛。    此时燕十三看到“圆月弯刀”,才会怀疑眼前这人是罗刹教的教主丁鹏。    “丁鹏?”那细瞳黑衣人不置可否地嘿嘿笑了几声,忽然率先出手了。    圆月弯刀出鞘!    青芒一闪而逝,有如月光,划出玄奥的轨迹,劈向燕十三!    这一刀又快又险,划出的轨迹更是刁钻无比。    但燕十三也是顶尖大剑客,剑光交击而出,准确地迎向圆月弯刀的刀势。    他的剑中所带的杀气依然深寒入骨,但圆月弯刀更厉害,刀一出鞘,仿佛有着无数的幽魂嚎哭、四周竟出现了月下无数坟头的幻象!    以燕十三剑中的杀气,竟也没法子破开这如真似幻的景象!    最可怕的是,那淡青色的刀芒仿佛融入到这幻象的月光之中,无迹可寻、无处不在!    燕十三心头凛然,明明他的实力境界都在这细瞳黑衣人之上,但没想到对方换了个件兵器,实力竟达到了完全可以与他比肩的境界!    也不知道是这细瞳黑衣人一直在隐藏实力,还是其魔功借助圆月弯刀能成倍地提升威能?    燕十三身经百战,剑尖微抖间“夺命十三剑”的精华化为无数剑气齐齐刺出,直迎向无处不在的刀芒。    在外人看来,却只看到两人同时一剑一刀攻出,然后便定在半空中,相距近丈远。    但人人都能感受到可怕的劲风与剑气刀气在空间里交缠冲击着,仿佛有成千上万个剑手刀客正进行着激烈的交锋。    刀法剑法到了这样的境界,已不再是比拼招式,而是对剑意刀意的控制。    如灭绝师太、震山子这类接近大宗师的绝顶高手更是看得手心冒汗。    “嗖!”燕十三的肩膀忽然冒出了一道血花,小块碎布随之飘落,但刚刚接触到那正激烈交锋的空间中,立时便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下一刻细瞳黑衣人的手臂多了道剑痕,他忽然大喝一声,上前一步,一刀劈出。    杀气森森有如凝固的液体,一刀出,有如月光聚集,明亮异常,又似一轮弯月升上半空,透出无穷的威压,傲视天下!    正是“唯我独尊神刀斩”!    燕十三双眼一眯,手中的铁剑一剑刺出。    这一剑根本不像是招式,更毫无章法,仿佛只是顽童随意乱挥,但仿如神来之剑、天外飞仙,将“夺命十三剑”的所有杀机与变化,尽数融合激化,叠加爆发而出!    一剑出,仿若腥红如血的夕阳,艳丽绝伦、凄美绝伦,也残酷异常!    “圆月弯刀·唯我独尊神刀斩”对“夺命十三剑”的最强第十四剑!    哐!    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全场,半截断剑飞到了半空,鲜血迸流,人影在急退!    正道一方的众人失声惊呼出来。    因为退的是燕十三!    流血的也是燕十三!    一条剑痕从燕十三的左胸划下,右腹划出,差点将他开膛破肚!    燕十三连退十数步便骤然稳住了身形,手一伸,附近峨眉派弟子腰间的佩服便有如生命般弹鞘而出,落在他的手中。    燕十三的脸上依然没任何表情,但眼角已在抽搐。    嘴角也在渗血,身上的刀伤处正是滴哒嘀哒地滴落鲜血,但他的人就像铁打的,依然腰身笔直,双眼如电,盯着垂刀而立的细瞳黑衣人。    细瞳黑衣人双眼已变得漆黑一片,竟似没了眼白,当中仿佛又透出已一股妖异的红色,根本不像人类的眼睛。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圆月弯刀上的血迹,嘴角泛起一抹残酷的笑意。    “不愧是燕十三的血,果然充满了杀气与魔性,我能感受到手中的圆月弯刀在欢呼,在雀跃,它还要饮更多你的鲜血。”    燕十三盯着他,冷冷道:“你已入魔。”    “入魔?我本就是魔,何来入魔之说?”细瞳黑衣人放声大笑,笑声凄厉难听,让人心惊肉跳浑身难受。    灭绝师太已缓过一口气,忽然开声道:“燕十三,你走开,我们正派的事,不需要你这邪魔外道来插手!”    燕十三斜了她一眼:“我出手,与你们无关,只为答应朋友的一句承诺。最后提醒一句,你们不想死,就现在离开!不然,所有人都得死!”    灭绝师太眼角一挑,正要出声反驳,忽然感觉一股可怕的萧杀之气从燕十三身上涌出,这股透出让人绝望、恐惧、孤独的杀气是如此的浓郁,竟连灭绝师太这样宁死也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之人,也从心底里冒起一股寒意。    然后她便看到燕十三倒拖着长剑,缓步走向细瞳黑衣人。    细瞳黑衣人双眼微微一缩:“燕十三,你真要找死?”    燕十三冷冷道:“你的绝招我已见识过了,我的绝招,你还没见过。”    细瞳黑衣人哈哈大笑:“绝招?难道刚才那有如天外飞仙的一剑,还不是你的绝招?”    “不是。”燕十三缓步而前,每走一步,身上的剑意与萧杀之气便厚了一分,身上更仿佛有剑影泛起,如同在出招。    “刚才那是第十四剑。”燕十三步子不大,但很密集,转眼间便走出了十三步,地上的杂草就像被无数的剑意碾压过般,尽数化为飞灰。    他手中冒了出冰寒的汗水。    因为他还没把握不被魔剑控制,彻底入魔成为一个失去理性和人性的魔头。    但他知道,如果他不使出第十五剑,今日他就必定会死在眼前这人手里,那“唯我独尊神刀斩”虽然需要蓄势,需要消耗巨大,但眼前这强敌起码还能使出两次。    而他,光凭第十四剑是决不可能再挡下这样可怕的刀招两次。    甚至一次也难。    一旦他的伤变重,就不可能再使出第十五剑。    “楚楼钧,我答应过你要保护好这些人,也答应过你不随便使出第十五剑。现在我到底是完成了承诺,还是没完成承诺?”    燕十三的脑海里只闪过一下这个念头,便被坚定的意志所取代。    他迈出了第十四步,眼中闪过了刚才那有如腥红夕阳般的第十四剑剑芒,天地间风云色变,可怕的杀气透出,方圆数十丈的草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    人人尽皆骇然,哪怕是武功最差之人,也能看出燕十三即将使出来的一剑,到底有多可怕。    细瞳黑衣人的刀气原本也在急速攀升。    他确实也在聚气,要以那一刀“唯我独尊神刀斩”击杀燕十三,但刚刚出手一刀,消耗了他不少的真气与杀气,这时急切间想聚起足够的杀气实在有些困难。    但这时他已顾不上那么多了,忽然举起手中的圆月弯刀,在自己的另一条手臂上一抹,鲜血再次染红了刀身,刀身上一行“小楼一夜听风雨”的刻字,在这瞬间仿佛发出了妖异的血光。    刀光泛起,向着燕十三抢先劈了下去!    燕十三眼中只剩下萧杀与黑暗,手中的剑也随之要刺出。    时光在这一瞬间开始减速,逐渐要停滞下来。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两人的刀剑之间!    他来得太快太过突然,就像是撕裂了时空,凭空出现在两大绝顶高手之中,同时迎接两人最强的绝招攻击!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成了慢动作,燕十三眼睛睁大,露出了惊愕的神色,因为那人的三根手指,已准确地捏住了他长剑的剑身。    刚刚发动的第十五剑,仿佛像是被捏住了七寸的毒龙,立时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天下间能如此熟悉他第十五剑的人,能出手如此快如此准如此有力的人,他只想到一个。    瞳黑衣人眼中却满是震惊之色,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强横无比、暴烈无比、霸道无比的可怕劲力从圆月弯刀上传来。    当他看清楚是一把古朴而雪亮的刀逆劈而上,挡住了他的“唯我独尊神刀斩”时,还没来得及惊呼,人已被震得向后飞跌了出去,手中的圆月弯刀也脱手飞出!    “一刀劈开生死路”完胜“唯我独尊神刀斩”!    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了这来人,竟是一个身着锦衣的英俊年轻男子。    同时硬扛两大绝顶高手的最强绝招,他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不过腰身依然笔挺,双眼依然有神。    “我说燕十三,不是说过,不要随便使出第十五剑吗?你这样乱来,我很头疼啊……”年轻男子松开了手中的长剑,鲜血却从他的左手掌中冒出。    他左手的虎口已裂开。    天下间没任何人能毫发无伤地接下第十五剑,但仅付出虎出裂开的代价,便赤手空拳地接下了第十五剑,天下间也只有一个能做到!    燕十三听着年轻男子似乎是埋怨,但当中分明透出关心的话语,喉咙不知怎的便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我……我……”    只说了两个“我”字,他便说不下去了。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到这年轻男子身上。    没人说话,但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来了。    能以一刀震飞使出神刀斩的圆月弯刀,天下间也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年轻男子将手中的割鹿刀收回腰间的刀鞘里,然后一伸手,飞到半空中的圆月弯刀便像是被什么吸引般落到了他的手中。    “燕十三,这刀是什么玩意,有点意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魔性如此浓郁的刀。”年轻男子若无其事地弹了弹刀身,刀身上那行“小楼一夜听风雨”的字样上面的血色便瞬间消失,只剩下一片青色的月芒。    刀身甚至有些颤抖。    明明只是年轻男子轻弹刀身导致的抖动,但众人仿佛能听到魔刀的悲鸣与战栗,仿佛被什么更强更可怕的力量压制住,不甘心受降伏却不得不接受被降伏的命运。    燕十三嘴角露出了苦笑:“这是罗刹教流传千年的魔刀‘圆月弯刀’,听闻持刀都无不受其魔性影响而会性情大变,最终堕入魔道。”    “堕入魔道?就凭它?”年轻男子随手挥了两下,魔刀老老实实地在他手里,仿佛乖宝宝般,没半点魔性的样子。    燕十三摇头苦笑:“楚帅,有时连我都觉得你不是人,而是神了。”    听到“楚帅”二字,所有人才不由自主地舒了口气。    果然是楚楼钧来了!    楚铮笑笑:“别,我还想做个人。”他一抬头,人便已跨越数丈距离,来到了细瞳黑衣人面前,手一勾,细瞳黑衣人手中的刀鞘便飞到了他手中。    楚铮还刀入鞘:“这刀挺乖的,我收下了。”    细瞳黑衣人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当中又有控制不住的恐惧,他咬牙切齿道:“楚楼钧,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偷袭?我袭击你们谁了?再说了,你们是魔教啊,就算我偷袭你们,又有什么问题吗?”    楚铮手一扯,细瞳黑衣人的面巾便被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扭曲、却又有几分阳刚威猛之气的脸容来。    楚铮不由啧啧道:“看你的脸,实在不像是魔教中人。”    燕十三叹道:“他确实不应该是魔教中人。”    “哦?”    “如果我没认错,他应该是江湖中人称‘青松剑客’的一代大侠柳若松,十年前曾败在我的剑下,然后便从江湖中消失了,我还以为他是无脸再在江湖上混了,没想到却是投靠了罗刹教,练了这么一身厉害的魔功。”    柳若松瞪着楚铮和燕十三,脸容更加狰狞了,忽然大叫道:“所有人听令,马上放箭,杀光这些人!”    原本惊立在原地的百余骑士,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弯刀搭箭,瞄准众人就要放箭。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