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潮身如大弓,一拳就对着鹰妖捣了过去。一道巨大的飞岛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他现在加持了一岛之力!

    鹰妖全身金羽发出一阵刺眼的金光,巨大的翅膀收了回来,挡住了赤潮这一拳。

    拳是挡住了,但是没有完全挡住。赤潮的拳头还是将坚硬的羽毛打穿,直接打在了鹰妖的胸膛上。

    赤潮看了看手中的飞散的鸟羽,忽然说道:“这这厮的鸟毛还挺坚硬的!也正好给我用一用。”

    说完,他手中猛地用力,就对着鹰妖的羽毛拔了起来。

    天空之上的覃士正看见这凶残的一幕,摇了摇头说:“这赤潮看起来也是雁过拔毛的主啊。”

    羽毛连带着血肉被赤潮拔了下来,鹰妖的拳头无力的打在赤潮的身上。鹰妖现在就像是一个无助的野鸡,正在被猎食者拔毛取肉。

    他尝试着召唤他的地界,但是每每这个时候,他就会被赤潮一拳打在身上,将他的地气打散。

    他可悲的发现,没有佛主的护持,他真的是没了毛的老鹰,连鸡都比不上!

    渐渐的,鹰妖的气息越来越弱,他和地界的联系也越来越弱,现在他吃着赤潮的拳头,全部是地界在帮他挡住伤害,但是这种抵挡也是有上限的,他那小小的地界根本不能抵抗太多。

    终于,在赤潮的暴力打击之下,鹰妖和地界的联系瞬间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在轮回佛国的轮回佛主心中微微一动,他感觉到自己佛国内的异动,金翅鹰妖的地界是他佛国的一部分,虽然赦封给了鹰妖,但是现在鹰妖陨落,这地界无主自然是回归了轮回佛佛土。

    这个异动终于引起轮回佛的注意,他忽然感到自己和鹰妖的联系被截断了。当即,他运起神通,双目中放出光芒就照射出去。

    除了少数天仙之国他不能照见,其他地界他一眼就看在眼中。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龙形护罩遮挡了他的视线。他稍加用力,双眼直接洞穿这护照。

    然后就看见鹰妖在挨打。

    就在他看见的瞬间,鹰妖头一歪,已经被凶手直接打死了!

    “放肆!”轮回佛大怒,手一伸,就要去抓赤潮。而这个时候,龙形护罩忽然闪了闪,一个头戴冠冕,身体缠绕着神龙的男子出现。

    他的手轻轻的拦住了抓向赤潮的大手,然后笑着说:“轮回佛,何事要如此生气?”

    “又是你豢龙?你又要挡我?”轮回佛语气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人与我龙之国有旧,我拦你怎么了?”豢龙大仙笑了笑说。语气中是对轮回佛的不屑。

    “他杀了我坐下的罗汉!这难道你也要庇佑?豢龙你还讲不讲道理?”轮回佛大怒道。

    “但是你要清楚,被杀的这头鹰妖,也曾经抓走了我龙之国的几条龙。你罗汉的命是命,我龙族的命就不是命吗?”豢龙大仙笑容也消失了,他淡淡的说。

    这……轮回佛当然知道这鹰妖是什么德行,但是龙之国龙有几万还是几十万,不就是区区几条龙嘛,这怎么能和他的鹰妖相比。

    轮回佛脸色一沉,就要放狠话。但是这个时候,豢龙氏又说了:“天外魔域也蠢蠢欲动,我们道门也镇守了五千年,也应该是你们佛门出力了。怎么样?这次你打算出人出力了吗?”

    豢龙大仙的话让轮回佛沉默了,他忽然伸手将那鹰妖的尸体带走,然后消失在天空。

    他走之后,天空戴着冠冕的豢龙大仙看了一眼赤潮,然后也消失在天空中。

    两个天仙的气息压得赤潮浑身难受,他们两个这一走,他终于是松了口气。

    隐藏在一边的覃士正也终于是走了出来,他对着赤潮说:“我说过这件事我们豢龙氏会扛下来,那么我们豢龙氏就会扛下来。”

    赤潮对着覃士正拱拱手说:“请替我多谢豢龙绍大人。”

    覃士正点点头,说:“我会传达给大人的。这次击杀了鹰妖,据说你们还有下一步动作。”

    赤潮点点头说:“是的,接下来我们要对付梵身,不知道你们想不想进来分一杯羹?”

    覃士正想了一下,他还是摇了摇说:“这恐怕不行,这次已经让轮回佛不满了,如果我家大人还插手,估计轮回佛再能忍也要出手了。”

    赤潮想了一下也是这样,这样一个天仙虽然能诈唬住一次,但是别想着总能诈唬住第二、第三次。真的惹急了他,他可是一个天仙!

    老虎的屁股壮着胆子拍一次可能没事,但是你真的因为这样就将老虎当成病猫,那你就是真的白痴了。

    赤潮对覃士正拱拱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了声:“你等一等,我有礼物送给你。”

    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大筐的萝卜出来。这些萝卜水灵灵的,萝卜叶上还带着清晨的露水,他说:“这萝卜吃了能强身健体,还爽口清甜,就送给你解解馋吧。”

    这一筐萝卜起码有百十斤,萝卜在这个世界是没有的。覃士正一眼就看出这是一种珍惜的灵草,他也不推辞的说道:“那就多谢了!”

    所谓的礼尚往来,有时候接下朋友的赠礼,也是和朋友打好关系的一步。

    当然了,送萝卜也是赤潮的想法,如果是张英,他可能就送的是萝卜丹,这丹药要比萝卜的效果大多了。

    覃士正收下萝卜,赤潮也和他告辞离去。等到赤潮离开后,这覃士正就好奇的拿着一根萝卜嚼了起来。

    “!!这可是好东西啊!豢龙绍大人一定喜欢。”覃士正面露喜色,情不自禁的说。

    萝卜能增长体魄,而且这玩意几乎没有上限,只要吃就行。

    另一方面,轮回佛回到了自己的佛国之内。他的表情抑郁,也不知道是因为鹰妖的死亡,还是那豢龙大仙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见了鹰妖手中静静抓住的丹药。

    “咦?这是何物?为何他死了也要抓在手中?”轮回佛疑惑的想到。

    他从鹰妖手中掰下丹药,然后自己就吃了起来。他这个境界,几乎是没有东西能毒他,他对于陌生的丹药也是百无禁忌的。只要吃一下就能知道丹药是什么用处。

    丹药入口,没有多久他脸色就阴沉下来了。这次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仿佛就是一尊恶佛。

    他拿着手中的丹药,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他手一招,一个罗汉就被召唤到他的面前。

    “巨门,你一直是镇守佛国出入的。你可知道这些天殷重的行程?”

    殷重就是鹰妖的名字。

    这叫巨门的罗汉想了一下,说:“这些天殷重只出去过一次,也没有再回来。他应该是去了梵身佛土。”

    “他去梵身那里干嘛?”佛主的话一下就严肃起来。

    这罗汉想了想,摇摇头说:“弟子不知,不过光阴和他走的比较近,尊上可以询问光阴。”

    这鹰妖在佛国人缘一向不好,这点佛主也是知道的,他点点头,又招来了光阴罗汉。

    “光阴,你可知道这段时间殷重的行程?”佛主问道。

    光阴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说:“弟子知道,这些天他去了梵身佛国。”

    “他去梵身佛国何事?”佛主继续问。

    “据弟子所知,他有些不放心梵身罗汉,所以亲自去调查了。”光阴‘实话实说’。

    “荒唐!他能调查个什么出来!”佛主一听,心中就觉得这鹰妖荒唐。这鹰妖什么本事他不知道吗?要不是这鹰妖在他还没有成道就跟着他,他都不会管这种不学无术之妖。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手中那几颗丹药。

    “不对!殷重应该是查出来了什么!”轮回佛心中警醒。他迅速在心头过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情。

    起因就是梵身上供的香火作假。香火中有很多人气不见了。然后殷重就自作主张去调查梵身。

    或许真的是殷重查出来什么,让梵身担心了!

    所以梵身就要杀人灭口!而他自己是不好动手的,于是他就借刀杀人?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当初龙之国的人攻打梵身佛国的时候,龙之国的人就一直想要找回场子,如果梵身用其他手段透露出殷重的行踪给龙之国的人,这一手借刀杀人也就成了。

    毕竟一个飞得很快的地仙级别鹰妖是很难抓住的。除非有人故意设下埋伏引诱他入套。

    想到鹰妖尸体上的几颗丹药,轮回佛越想越对。

    他看向了下方低头的光阴罗汉,说道:“在佛国中,他也就是和你走的比较近,这段时间他有什么话和你说的吗?”

    光阴心中一动,成败就此一举。轮回佛是一个小心眼而且多疑的人,修为高并不代表他品德高。

    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回答?回答知道?还是回答不知道?

    他心思急转,当机立断的说:“这段时间他倒是没有找过弟子。”

    光阴决定‘实话实说’。

    轮回佛看了光阴许久,他的能力当然能分辨光阴是否说谎。在他的面前,没有人能说谎。

    他点了点头,对光阴说:“你下去吧。”

    光阴低头离去。心中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有师尊权龙给自己的神通,他倒是不怕佛主看出他说谎,因为他这些都是‘实话’。

    当谎言重复了一万遍,谎言就是真实的。

    这就是师尊给自己的新神通——问心无愧!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