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宗过年在家里长膘了十多斤,双下巴越发傲人,活像一尊弥勒佛。|    他本来就是易胖身材,吃多少长多少,只是平时工作繁重,拎着东西到处跑、起早贪黑的。在片场也是,忙得大冬天也能出一身汗。邵司又不喜欢身边围着很多人,出门连保镖都很少带,他一个人又当经纪人又当助理。    于是他一回家,家里人就心疼地捏捏他的胳膊:“瞧你这瘦的……体重多少了?哎唷,掉了多斤肉啊,我记得你上次回来还一百八十斤,咋瘦成这样了。”    李光宗笑笑,甩甩胳膊上跟常人比起来还是多了一圈的肉:“工作忙,工作忙。”    “哥!”李耀祖从书房里出来,见到人就抱,“你回来了!”    “作业写完了?听说你这次二模考考得还不错。”    对这个比他小了一圈的弟弟,李光宗慈爱得像个老父亲,摸摸他的脑袋,道:“给你带了礼物,拿回房里看看,你最喜欢的角色手办。”    李耀祖冲他伸伸手:“手办等会儿再看,我要的签名呢。”    李光宗愣了一下:“什么签名?”    李耀祖:“邵司啊!我男神!”    ……    李光宗心道,他还真把这茬给忘了。他这个傻弟弟是邵司脑残粉。    一开始还好、对这个人没什么太深的印象,就觉得人长得特别帅,后来听说自家哥哥带的是就是这位艺人,开始默默关注,这一关注就转了粉。    李光宗拍了拍他的脑袋,没好气道:“你粉谁不行,粉他——你这个品味,应该提升提升,知道他私下里什么尿性吗。现在的小年轻,不要动不动把偶像两个字挂在嘴边上,很多人都只展现了某一方面而已。这就是位大爷,你粉他你得供着他。”    李耀祖:“我知道啊,但一名合格的粉丝是不会轻易脱粉的。而且你不觉得他很酷吗。”    “……”李光宗道,“没救了你。”    签名自然是没有,但是李光宗接着送祝福的名义,找邵司开了个视频,聊了几分钟的天。    邵司正躺在摇椅上,眯着眼晒太阳,看到备注名字就直接接起,先发制人道:“不聊工作。”    “不聊工作,当然不聊。”李光宗边说边把弟弟的头往边上推,免得他凑太近入了镜,虽然那位爷压根不在意,“新年快乐啊爸爸!”    邵司:“同乐。”    他说完,这才睁开眼,看到视频里这个人,吓了一跳:“……你怎么肥了那么多?”    李光宗毫不在意,反而得意地怕拍自己的小肚腩:“吃好喝好睡好,棒不棒。“    “棒。快成猪了。”    “哈哈,谢谢你给我包的红包,太破费太破费,我都可以换辆车开了。”李光宗乐呵呵道,“过年的时候我拿着支付宝挨个炫耀,他们都问你还缺不缺经纪人。”    邵司随口道:“求你快点换车,你那车实在太破。还有,不缺人。眼瞎一次就够了,不会再有第二次。”    李光宗没说两句,邵司就看到视频里多了好几颗人头。    男女老少,七大姑八大姨。他们几个头挨着头,窃窃私语,说话间还夹杂着乡音。    李光宗试图举着手机避开他们,踮着脚尖,模样滑稽:“干啥子咯——碍碍碍,别闹啊,边上去些。”    他们早就知道他们光宗带的艺人是大明星,只是一直没见过面。而李光宗为了避免麻烦,也很少跟他们提邵司的事儿。除了李耀祖这个脑残粉,为了点醒他,会跟他讲讲邵司平时干的奇葩事,比如手游打到什么等级了之类的。    索性邵司在外人面前很懂礼貌,给足了经纪人面子,跟他们挨个打了招呼,倒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    聊了两句,李妈凑近了问了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我们光宗……有对象没有?”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我会帮你们盯着他的,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你们。”邵司笑笑,“工作太忙了,这点我也该注意,多给他腾出点恋爱的时间。”    李妈:“好好好。”    李光宗跳脚:“好什么好!妈!你说什么呢!”    大家看过热闹也就散了,正要挂视频之际,李光宗职业病又犯了,忍不住提醒他年后的一个重要行程:“那个颁奖典礼——你有两部入围作品,我感觉今年影帝可能还会落到你头上。”    “颁奖典礼?”    邵司捏了捏鼻梁道:“……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年后,马上迎来第53届金龙奖。    金龙奖在内地影视圈的含金量相当大,可以说是代表了整个行业的最高水准,在颁奖典礼上获奖,更是所有人奋斗的目标。    一个演员,最大的荣耀莫过于演技被人认可。即使他们会迫于形势接很多狗血商业剧,基本上也都会保证每年有一部压轴剧,一部能够参与奖项提名的剧。    邵司今年入围的作品有两部。李光宗琢磨过,两部作品中,《潜伏》获奖的概率要高一些。    当初《潜伏》上映的时候,票房都破了纪录。    立意深刻,拍摄手法新颖,在所有工作人员的努力之下,将这部电影打造成了一个艺术品。    但李光宗又一想,也悬。    邵司资历还不深,去年拿了一次影帝,今年再拿,这风头未免出得太大了。    肯定有人不高兴。    “最后一次彩排——”    “主持,裙摆整理一下。”    “刚才那段台词,语调可以再活泼一些,从‘恭迎各位来宾’开始,重念一遍。”    舞台上铺了一层红地毯,红艳艳的,晃眼睛。灯光直直地打下来,照得两位主持人神情紧张。这两位是新人,彩排频频出错,让他们感到很有压力。    女主持拿着话筒,调整了面部表情。她容貌姣好,身材修长,一套红色礼服穿在身上,将她的好身材凸显出来,她清了清嗓子准备重新来过:“咳。”    舞台下面比舞台上还要乱,工作人员忙着给座椅贴标签,对场地布置进行调整。    时间紧急,再过半小时——受邀嘉宾就要走红毯入场。    而且全程电视直播、网络直播。没有剪辑修改的机会,所以等会儿每个环节都不能出任何纰漏。    保姆车里,Lisa正反复审视自己今天给邵司配的这套衣服:“保准你艳压群芳,特酷特帅,你等会儿,把脸侧过去……鼻梁这边的阴影我再给你加加。”    邵司任由造型师摆布,只有照镜子的时候特别配合,还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李光宗低头摆弄手机,不多时又抬起头问:“爹,舟哥问我要你照片说想你了,你是自己拍还是我替你动手。还有他问你为什么不回他消息。”    邵司头也不抬:“拍什么拍,等会儿不就见到了——我这局还没打完,先别烦啊,乖。”    每次这人只要一说‘乖’,就特别敷衍。    可偏偏让人对他无可奈何。    李光宗懒得找角度,反正这人逆天,基本没死角。随便拍了两张,发过去,顺便配了一行字:顾影帝,你在他那儿可能是过气了,他打游戏打得特嗨。    顾延舟没回话。    几分钟之后,邵司在后座上发出一声:“操。”    李光宗:“怎么了?”    邵司:“顾延舟这人这么闲的?他不是还要负责颁奖吗?我他妈差点就赢了,结果你男神上游戏从背后砍我。”    “……”    “砍完又给我加血。几个意思。”    邵司说着,上微信找人怼天怼地去了。    李光宗摸摸鼻子:“可能是想证明自己没有过气吧。”    Lisa忙完之后也做下来,自己给自己上了一层唇釉,拧紧瓶盖的时候好奇道:“哇今年怎么样,有把握蝉联两届吗?”    邵司泄完火,顾延舟哄了他好几句,他没回,直接将手机扔在一边:“不知道,懒得想。”    红毯上众星云集,大批媒体被一排隔离带拦在外边,只能拼命伸长相机。    走红毯的时候艺人们都分为一组一组,多数是男伴携着女伴,跟入围剧组的导演、主演一起登场。    场外主持守在签名墙边上,面含微笑:“《飞云》此次也获得了最佳影片提名,那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即使过去了半年,仿佛仍历历在目……柳琪作为新生代女艺人,可谓是初露头角,表现得可圈可点。”    每组艺人在红毯上摆拍完,上去签名,都要接受一段简短的小采访。    主持人将话筒递过去,问她:“你觉得怎么样,有戏吗?”    柳琪笑笑:“重在参与,我还只是一个新人,能够参与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主持人逼问:“那你心里有人选吗,或者说,有没有让你觉得特别有压力的对手。”    柳琪歪歪脑袋,这段时间她也成长不少,接了很多戏慢慢磨演技,应对这种场面轻松自如:“压力谈不上,每一位前辈我都很期待。人选太多啦。”    当然。最期待的,只有一位。    他是最好的。    柳琪话还没说完,门口一阵轰动,媒体秩序本来还好好的,突然之间也疯了一样躁动起来,更是试图侧身往门口挤。    只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红毯入口出,顾延舟推开门,先迈出来了一只脚。    所有人屏气凝神,将目光往上移——顾延舟一身黑色长大衣,里头搭了一件暗红色的衬衫,整个造型偏阴暗。他头发本来就不长,额前的几缕还都往后梳,五官就成了重点。大胆又惹眼。除开长相,气势也相当强,光站在那里,不需要说话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顾延舟下车之后并没有往前走,他抬起手腕看时间,好像在等什么人。    红毯虽然在室外,但布置得一点也不输室内,通往进场入口的红毯上铺着鲜花花瓣,就连阻隔记者的隔离带都做得非常精致,上头盘着奢华细腻的纹路。    直到一分多钟后,才有另一辆车从入口驶进来。    媒体又是一阵骚动。    更别提顾延舟居然上前帮那人开车门。    “噢——”主持人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两人一前一后从红毯另一端往前走,邵司走得比较慢,懒懒散散的,顾延舟便放慢了脚步等他。    顾延舟等了一会儿,将右手往后伸,头也不回道:“大爷,你走得也太慢了。”    邵司将他的手拍开,不太想牵,又立马被他反握住。    顾延舟手指长,骨节分明,抓着他就带着往前走。    印象当中邵司很少穿红色系的衣服。    今天他披了件红色大衣,热烈的红跟他满身冷意形成强烈反差,反差到极致,竟融出一种莫名的和谐。    自从他们两个人出场以后,媒体记者手中的快门都快被摁烂了,闪光灯此起彼伏。    顾延舟将记号笔递给邵司,等两人签过名,走到主持人面前,主持人一时间不知道问他们点什么好,气氛有点微妙。    靠着应变能力,最后主持人憋出来一句:“嗯……时间过得真快,去年你拿影帝,好像才没过去多久。不知道我们邵爹这次有把握吗?”    邵司对这个奖项并不在意,直言道:“爱谁谁吧。”    主持人:“……”    救命。    聊不下去。    顾延舟听了这话,抬起一条胳膊绕到他背后,手掌罩在邵司脑后,轻轻拍了一记:“……玩笑开太过了啊,瞧把人给吓得。好好回答。”    顾延舟暖场能力堪称一绝,气氛一下子又被炒热了。    主持人又问了几句,这才放他们进去。    等所有艺人入席,外边天也渐渐黑了,整个场地也逐渐陷入黑暗,大家就摸着黑互相聊天,有说有笑的。颁奖典礼正式开始的时候,随着音乐响起,所有艺人头顶、四周、在他们肉眼可及的所有地方,突然亮起了密密麻麻的灯,好似满天繁星。    接着,两束强光打在舞台中央,落在两位主持人身上。    全场安静下来。    顾延舟进场之后就没有在席位上坐多久,他一直是各大颁奖典礼争相邀请的颁奖嘉宾,得去在后台候着,到时候还要负责给人颁奖。    整场都很顺利。    邵司坐在下面听得昏昏欲睡。    女主持人握着话筒,一脸兴奋地说:“颁完了,那今天颁奖典礼就到这里——”    男主持人笑着拦住搭档,打趣道:“什么啊,怎么就到这里结束了,还剩一个最重要的奖项没颁呢,你忘了?”    女主持一拍脑袋:“我这记性,咱们今年的影帝还没公布呢。”    邵司没忍住,看了眼时间,然后琢磨着他掏手机玩游戏不被发现的可行性。    李光宗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伸手戳了戳他:“老实点!手机塞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再无聊也得听着,好好听听人家的获奖感言,多学着点,人家那话怎么说得那么漂亮。再想想去年你说了点什么狗屎玩意儿……什么我觉得你们很有眼光,人家没打你就不错了。”    邵司:“……”大实话都不让人说了。    “去年一整年,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片子,优秀的演员。影帝究竟花落谁家,这个谁都说不准。”男主持人慷慨激扬道,“在场的每一位,他们的努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这里我们也就不妄加猜测,有请顾影帝为我们揭晓——”    顾延舟在此起彼伏的掌声中出场。    他先是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打开评委组递给他的信封,翻开一张黑色的贺卡,上头用烫金工艺精细地印了某个人的名字。    台下所有人似乎连呼吸都轻了。    邵司:“我就玩一会儿,人这么多,没人看我。”    李光宗:“一秒钟都不行,你塞回去,快点,不然我就抢了。”    顾延舟卖了几下关子,然后声音突然柔和下来。    男人声音本来就低,只是平时说话都有些冷硬,现在这样一放轻,仿佛有跟羽毛不停地在人耳边挠似的。然而他勾唇笑了,他道:“媳妇儿,上台领奖。”    “……”    这声‘媳妇儿’把他们吓得不轻,除了震惊,而且还转不过弯来,寂静过后,所有人都炸成了一锅。    网络直播观看人数高达上亿。    观众都快疯了,除了疯狂地在弹幕上打感叹号,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身为当事人,邵司前一秒还把重心放在‘偷摸玩手机’这件事情上,猛地听到顾延舟这话,也愣了:“……我是不是听错了?”    李光宗张着嘴,被吓的。他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猛拍邵司的肩,激动地泪花都快飙出来了:“我.操!没听错!你别愣着!是你啊!今年影帝还是你!”    顾延舟收起对自家祖宗专用的。语调,又正正经经地看着摄像,报了一遍:“最佳男主角,邵司。入围作品《潜伏》,接下来请看大屏幕。”    屏幕上放出来的第一幕就是邵司坐在一张破桌子上,叼着根烟抽。    他缓缓将烟从嘴里吐出来,那烟仿佛随着空气,映入了他眼睛里,灰蒙蒙的一片。    邵司没想过自己能蝉联两届。    他确实有天分,但是比他努力的人多了去了,这个奖并不是非他不可,实在要说,只能说是运气好了点,接到个好剧,进了一个那么负责的剧组。    邵司起身上台,站到顾延舟身边,台下所有人起哄:“哦哦哦——!”    这感觉,仿佛回到了顾延舟当年蝉联数届影帝的时光,都说风水轮流转,可这他妈怎么都往顾家转。还怎么争,没得搞了。    奖项又被承包了。    两位主持人也没忍住打趣了一番:“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顾延舟侧过头看他,问:“高兴吗?”    邵司直言不讳:“……你呢,叫媳妇儿叫得高兴吗,脸都被你丢光了。”    顾延舟:“叫习惯了,控制不住。”    两人在颁奖典礼上大撒狗粮。    主持人大呼受不了:“我的天呐——大家晚上回去不用吃晚饭了,这边影帝牌狗粮让你吃到饱。”    他们不知道的是,重头戏还在后面。    接下来的环节就是顾延舟从礼仪小姐手中接过奖杯,给邵司颁奖。    然而顾延舟对他只说了一句“伸手”,也没去拿奖杯,反倒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用指腹轻轻推开它,里面赫然立着一枚男戒。    ……    顾延舟将那枚男戒拿出来,往他手上套:“可能有点突然,其他的话留着回家说,戒指你先带着,我得跟大家宣告一下你是我的人。”    邵司看着戴在他无名指上的、那枚尺寸合适的戒指:“喂,我还没同意。”    顾延舟:“你刚才默认了。”    邵司用指腹摩挲了几下那枚戒指,心道,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是摸准了他懒得摘吗。    现在观众都喜欢看网络直播,很少有守在电视机前的,他们还能刷弹幕跟大家一起交流,现在弹幕跟疯了一样地刷。    ——求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俩原来没结婚?印象里不是早结了吗,原来一直是无证驾驶啊。    ——我操,我可能是在做梦……    顾延舟表面上看起来淡定,其实都快紧张炸了,他摸不准邵司的想法。    见邵司松开手,到底还是没将戒指摘下来,他松了半口气。    “想好了?”邵司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挑起顾延舟的下巴,嘴角带了点的笑意,“老流氓,下半辈子就这么供着我?”    可不呢。    当然供着。    求之不得。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