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历史里吹吹风

第两百三十八章:天州有问题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开天门。”

    “轰隆隆!”

    云海之上一圈圈光影扩散开来,仙门在气运之柱和金龙盘旋之中打开。

    王七郎骑着吞天犼而下九天,一路穿过云海。

    来到了城外与带着将校骑着战马的李策相聚。

    再度见到李策的时候,这位太子感觉成熟稳重了许多,蓄着胡子看上去俨然一副中年人模样。

    和前呼后拥的太子李策相比,王七郎就穿着一身道袍孤身前来,看上去要单调得多。

    但是所有人看到他的一瞬间,却感觉好像山河日月压了下来。

    光是那座下的吞天犼,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遍数九州。

    天下有几人敢骑在这凶物的头上,又或者又几人能让这神兽臣服。

    王七郎:“太子。”

    太子李策:“少国师。”

    众将校纷纷行礼:“拜见少国师。”

    太子李策和王七郎相熟,知道他的脾气:“九灵煞火神将如今已经天州边界列阵,就等着少国师和本王过去了。”

    王七郎也说明了一下此去的要领:“有劳太子了,此去一定要平定天州妖魔之祸,收服月州和灵州。”

    道人看向了天州方向,目光好像悬在天上的日月星辰,将九州大地尽收眼底。

    “一次平定了吧!”

    “从此九州之内便不再起兵祸,分裂千载的九州也终于一统。”

    “天下百姓也算是能过上太平日子了,虽然不一定是丰衣足食,但是总比乱世好吧!”

    太子李策:“大宣能有今日,父皇和本王能有今日,少国师之功盖过日月。”

    “九州百姓也会感念少国师的功德。”

    王七郎笑道:“什么功德,只是觉得有的时候还是有点底线的好。”

    “仙门诸派没有底线,将众生视为猪羊草芥,因此衬托得我好似道德高人起来了。”

    “天下诸派,不少门派之前可是称呼我们为长生魔门呢!”

    “说我是魔神降世,走到哪里便是生灵涂炭。”

    太子李策:“妖魔自然是要诋毁真仙圣的,所以一旦真正的仙圣出世,这些妖孽魔徒都将灰飞烟灭。”

    王七郎大笑:“贫道就受了太子的这句恭维了,此道就去将这些妖魔彻底扫尽。”

    灵州和剑州是不相连的,中间还隔着乌蛮国和南诏,以及号称十万妖窟的无尽山脉。

    已经不属于九州,是真正的妖国魔土。

    剑州那边,地府阴司诸神正在全力攻打,酆都大帝座下的大弟子周缘和阴司最强大的鬼神全都派到那边去了,据说如今已经平定得差不多了。

    但是谁都知道天州、月州、灵州这边才是最终的战场。

    吞天犼载着王七郎,而李策则乘坐着灵兽拉着的马车,一同前往天州边界。

    还未曾抵达,天边手持三十六重天符诏的神将一个个呼啸而出,远远前来相迎。

    “天煞、地煞、火云……”

    “恭迎太子和少国师。”

    十万神兵汇聚成赤云,九大神将列于阵前的景象,这模样太子李策也未曾见过。

    他之前顶多见过一两位神将率领神兵而来,并未曾见过九灵煞神齐聚的场面。

    其远远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呼。

    “难怪少国师能够以此神兵平定北境,横扫犬罗叛逆,杀得北境无人再敢作乱。”

    “果真是天兵天将矣。”

    王七郎笑道:“贫道前往海内关的时候,座下可是没有半个兵将。”

    李策默然,不是王七郎仗之九灵煞火神兵打下了犬罗、乌丘、楼兰三国,而是因为王七郎才有了九灵煞火神兵。

    因为王七郎去了北边,三国自然覆灭。

    ------------------------

    天州汝月郡。

    虞荒将自己的侍从小安派回了昌京求援,自己则始终留在汝月郡收拢着被妖魔冲击打散的移山宗弟子和力士兵卒。

    他始终没有露面,一方面是担忧那疑似是青帝的恐怖神祇还在天州,一方面则是因为天州地眼的封印还没有被打破。

    还好那留在冥土之中的鬼神阴兵源源不断的加固着封印,让这些妖魔难以从外部打破。

    不过现在他已经藏不下去了。

    因为这些妖魔看破不开封印,竟然准备截断地脉大龙。

    大地不断的震动,一直关注着地眼和龙脉情况的虞荒发出一声惊呼。

    “决不能让他们断了地脉,地脉一断封印也撑不住多久。”

    一只身形庞大如同蚯蚓蠕虫一般的妖魔,将大地挖得千疮百孔,如今要将地脉一口咬断。

    虞荒再也忍不住,暴露自身出现在人前。

    南岳神山浮现而出,冲上天空。

    数千收拢的力士大军和上百名移山宗弟子收入神山之内结成大阵,朝着汝月郡飞去。

    正当虞荒气势汹汹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天上一道金光贯穿千里。

    恐怖的影子投射在大地,直接盖过了虞荒的南岳神山法相。

    虞荒立刻看了过去,立刻猜出了来的是什么。

    其面露惊喜:“吞天犼?”

    金光定住,停在了汝月郡的上空。

    一直恐怖的头颅从云海烟霞之中探出,看向了下方肆虐作乱的妖魔。

    那是一只如同城池山岳一般的巨兽,脚踏着火海目露金光。

    金光照射大地,轰击在化为妖魔之城的汝月郡内。

    “轰隆!”

    天空之中盘旋飞舞的数百蝠妖眨眼之间化为一团团火焰落下。

    “吼!”

    巨兽大口张开,空间都开始蠕动扭曲。

    大地仿佛失去了引力,巨石、房屋、墙垣一个个漂浮而起,朝着天上而去。

    尤其是那些妖魔更是被完全锁定,妖魔之力面对真正的神魔血脉彻底被压制,一个个被真正的神魔之力慑服。

    直接从妖魔之躯化为了人形,惨叫着升上天空。

    身长数十丈的蠕虫,举手凝聚出巨石的银毛妖猿,展翅十几丈射出道道彩光的鸡妖。

    一个个极尽挣扎,但是就好像仙佛手中的虫豸,一举一动没有任何作用且显得可笑至极。

    最后全部都如同糖豆米粒一般,被吞天犼给一口吞了。

    这一下,直接就看见上万妖魔丧命于吞天术之中。

    吞天犼也感觉有些吃撑了,眼睛眯起来了,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而剩余的妖魔也被吓破了胆子,一个个惊骇乱叫着四散而逃。

    这个时候太子李策带着十万神兵到来,挥剑朝着下面指去。

    “去!”

    “一个不留。”

    天州那泛滥不止的妖祸,终于遏制住了。

    虞荒立刻带着南岳神山法相飞了过来,停在了赤云之上。

    太子李策立刻看了过来:“泰山令可还安好?”

    虞荒目光四处寻索,却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之中的人:“竟然是太子爷。”

    “少国师呢?”

    太子李策没有明说:“少国师暂时不在此处。”

    远处一座幽暗的山谷,被封闭的溶洞岩窟之中。

    青帝高大如同巨像一般的神魔之躯镶嵌入岩壁之中,可以看到无数的黑色藤蔓遍布地面和墙壁,深入整个山体之中。

    此刻的青帝和山岳大地融为了一体,但是其意识却始终关注着汝月郡那边。

    其弟子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帝尊,王七郎来了。”

    “而且如您所料,果然是带着吞天犼来的。”

    青帝当然也看到了:“不带着吞天犼,那小辈岂能有胆子来天州。”

    “那小子修的是因果轮回境肉身成道之法,据说还从太玄上人那里得到了神仙命格之种。”

    “若是吞了他和那吞天犼,我说不得真的有机会能以神魔之道突破仙道二重天。”

    “那个时候哪怕离了这九州不再回来也不亏,天地之间何处不任我纵横。”

    果然。

    如同王七郎预料的一般,天州有问题。

    一切像一张织好的大网一般,就等着王七郎和吞天犼的到来。

    不过。

    青帝看到了吞天犼现身,看到了大宣太子李策带来了神兵神将,连一直躲躲藏藏如同丧家之犬的泰山令虞荒都出现了。

    他们开始镇压妖魔,收服失地。

    但是青帝却始终没有看到王七郎:“怎么回事?”

    “吞天犼出来了,那王七郎呢?”

    吞天犼和王七郎只出现了一个,这让青帝犹豫了起来。

    洞窟之中穿着青色神袍的弟子问道:“帝尊。”

    “动不动手?”

    青帝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动手:“不急!”

    “这小子有些谨慎,再等一等。”

    他问起了一个人:“妖主那边呢?”

    弟子回答:“还没有消息。”

    青帝冷笑道:“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一个昔日小辈也骑到了我的头上来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青帝一想起那个身穿红衣手持魔剑的女子,却生出了一丝忌惮。

    明显在其身上吃过大亏。

    王七郎带着吞天犼到来的消息传递开来,汝月郡作乱的上万妖魔和四尊大妖丧命于吞天术下,四处肆虐的妖魔也一个个闻风收到了消息。

    人的名树的影,王七郎的威名可是一步步打出来的,手上死的人物一个赛一个名声赫赫威震九州。

    这些妖魔哪怕没有见过王七郎,听到他名字的也一个个心生畏惧。

    整个南方的天空如同一座大山压住,压得所有妖魔鬼怪甚至修行之人都踹不过气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