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0章 绞杀与救赎

    一周的时间稍纵即逝,布姆在早餐后清洗了刀叉,而六花则将零食装进牛皮纸袋里,并且还提前取出了白糖糕。

    在经过了这些天的挥霍后,布姆储物袋内多出了七颗上品魔晶,而六花的次元空间里则只剩下了几枚晶币。

    虽然这么做无异于是在大出血,可总归要比劫杀佣兵团来得安全。上次侥幸斩杀了西塞铁骑,但下次就可能碰上狠角色。

    布姆的风险规避一向做得很好,他不喜欢让自己或六花以身犯险,更不想因此而死掉。

    “都准备好了吗,我们出发吧。”布姆的黑袍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朵金色小花,正是六花连夜赶制的进阶之礼。

    “出发啦!露营啦!”六花大叫一声,随即率先跑出了小巷。

    如果说平时修炼可以借助魔晶影灯而在高庭内进行,那修习新的法术,却只能找个没人的地方。

    空间系魔法师毕竟在奥古城是禁忌,鬼知道在西塞公国会不会被人追杀。但既然成功进阶,那自然没有止步不前的道理。

    二人行走在夜莺草原,不时与一队队佣兵团擦身而过。六花本想出手劫杀,但布姆却阻止了她的行动。

    这次布姆是来修习新法术的,而并非缺少魔晶。因此他不打算节外生枝,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心修炼。

    “这里怎么样?既里高庭很远,又身处密林,应该不会有人打扰吧。”六花指着不远处的一大片树林,笑着问道。

    “可以,我们进去吧。”布姆点了点头,也觉得这个地方很不错。

    随即,奇妙屋在林子里展开,六花巡视两圈后,便大咧咧的钻进了奇妙屋内。而布姆此时,则取下了对方的头绳,而头绳则瞬间变成了羊皮卷。

    似乎是受到了中阶空间系魔法师的吸引,羊皮卷此刻正不断散发出荧光,其上也再次浮现出了小字。

    “绞杀法阵,能将特定空间内的能量化为己用,好似无形丝线般将敌人切割成肉块,威力巨大。”

    “可对施术者的魔力要求极高,并且一旦完成咒文咏诵,将不可逆转。对方要么被斩杀,要么则会耗尽施术者的全部魔力。”

    “治疗法阵,能将特定空间内的能量化为己用,好似神圣系法术般剥离伤痛。但却不能治疗施术者本人,更毫无攻击力。”

    “并且治疗法阵以施术者为中心,范围大小则取决于施术者的魔力水平,施术者移动,治疗法阵随之移动。”

    布姆轻轻念着羊皮卷内的小字,一旁的六花则乖巧的听着。虽然她没有完全理解布姆的意思,可却能通过灵魂融合感知到布姆的犹豫。

    “哥哥,那你要先修习哪个呢?”六花一针见血的问道。

    布姆低着头,在理智的驱使下,他本应该毫不犹豫的选择“绞杀法阵”,借此增强自己的实力。

    “治疗法阵!”可布姆却在一阵沉默后,轻轻吐出了这四个字。

    “为了悼念露露么,哥哥这次有些草率了呢。”六花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起身向灶台走去。

    “给我弄些肉羹吧,估计修炼后应该会很饿。”布姆笑着说道,可回应他的则是六花手中的抹布。

    随即,布姆正式开始修习起“治疗法阵”,而六花则窝在熊皮毯子里看着小说。肉香味在奇妙屋内扩散,可六花的左手却始终幻化为短刃。

    “治疗法阵”是个纯粹的救命法术,因此其不具有任何攻击力,并且还是一种持续性的招式。

    这点与“绞杀法阵”很像,但二者却有着本质上的不用。前者是一定要斩杀目标,否则将会耗尽自身魔力。

    而后者则可以自行终止,至于目标最终是生是死,则完全凭施术者的意志。天使很仁慈,也很公平,她们只会出手治疗,但对方能否活下去,则并不在其考虑范围。

    黑木法杖漂浮在空中,布姆尽量让自己的魔力变得柔和温暖,尽量忘记“敌人”二字。

    但布姆这辈子的经历却是“悲”大过“喜”,因此奇妙屋内不断响起魔力爆破声,布姆也不知捏碎了多少颗中品魔晶。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刺眼的阳光从纯白变成了橘红,最终被皎月与繁星所取代。一旁的六花早已合上了书籍,悄悄取出了记事本。

    “哥哥喜欢露露,六花只能排在第二,六花不开心。”六花气鼓鼓的奋笔疾书,但却没有打扰布姆的修炼。

    “我的魔力太过暴躁,我缺少一颗救治别人的心。”

    “我从来都不信奉众神,但却相信露露一定是天使。”

    “珍惜一切生灵,珍惜花草,珍惜猫头鹰,珍惜鼹鼠,珍惜飞蛾与蚊蝇。”

    或许是因为脑海中浮现出了露露的身影,那个在午夜跪拜在夜莺草原上的娇小身躯。布姆的魔力竟然逐渐变得温暖,不似圣光,胜似圣光。

    原本正生闷气的六花呆在原地,在她眼中,如果布姆之前是一只不屈服于命运的野兽,那此刻便化身成了修道院里的神父。

    “我与六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是哥哥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就此结束吧,坠落凡尘的天使。”

    布姆如是想着,空间中的魔力变得愈发浓厚。而黑木法杖则好似指挥棒般,引导着它们涌向既定路线。

    “蝾螈碎颅,海星断骨,凝滞的干涸血液,响彻地狱的生命乐章,以吾之名,治疗法阵!”

    布姆挣开了双眼,轻轻吐出一长串咒文。霎时间,一朵闪动着金芒的花瓣魔法阵凭空出现,奇妙屋里也好似环境般五彩斑斓。

    “感觉怎么样?”布姆笑着望向六花,轻声问道。

    “很舒服,感觉身体内充满了活力,恭喜哥哥!”六花笑着坐到布姆身边,好奇的打量起了那朵花瓣魔法阵。

    十几分钟后,布姆体内的魔力消耗殆尽,“治疗法阵”自然消失不见。既然已经成功了,那就没有再动用黑木法杖内魔力的必要。

    虽然施法速度依旧有些缓慢,但布姆已经摸清了门路,相信只要勤加修炼就能完全掌握。

    收起法杖,布姆本想再与六花聊聊天,可对方竟然舒服过头了,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

    走出奇妙屋,布姆独自坐在夜莺草原上。他缓缓将手伸向夜空,感受着那些略显冰冷的微风。

    “又走了一步,又离大魔导师近了一些。”布姆喃喃自语,随即吃起了木碗中的肉羹。?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