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石闻

第六十二章 难于上天!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读书?

    这两个字对江素素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件事情!

    她从小生在农家,后来家里遭了难来到这里,和云山成婚,操持家务养育孩子,可以说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接触的人,几乎就没有识字的。

    现在猛然听到自家儿子说想读书,她一时茫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那对她来说太过遥远,她的人生经历,做梦都梦不到读书上去。

    现在,自己的儿子说他想读书?

    别说江素素听闻云景读书茫然无措,就是换小溪村任何一个村民估计和她的表现都差不多,小溪村祖祖辈辈就没出过一个读书人,读书两个字就和他们不沾边,想都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生在农家,从小学习种地,长大后务农,结婚生子后孩子也是农民,一代一代,不应该这样才对吗?

    的确,之前村里出了三个改变命运的孩子,他们去那什么风刀门练武了。

    可练武和读书不一样啊。

    练武说白了也就身手高明点,给人看家护院,了不起跑江湖风里来雨里去,并没有太过脱离普通人的生活太远。

    可读书这已经是阶级问题了,人生将发生彻底改变,一旦学有所成考取功名,哪怕是最次的功名,那就已经不是民,而是读书人,是真正的读书人,称得上是王朝官僚体系中的一员了,能与官府直接对话,不用上税,不用服徭役,见官不贵甚至还能挺直腰板,国家还发福利……

    练武的和读书的压根不是一个层次,更别说农民了。

    读书考取功名,到一定地步能做官,一旦做官,哪怕是最低等的官员,练武之人在当官的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

    王捕头身手厉害吧,但他也只是一个捕头,说不好听点,就是个跑腿的,是打手,是官员手中的一把刀,脏活儿累活儿都得干。

    他看似风光,可在牛角镇一把手面前依旧要弯腰行礼!

    虽然很多东西平时没有摆在台面上,可事实是,练武之人在读书人眼中就是粗鄙的莽夫,根本就没法和读书人比。

    有人会说你读书人看不起练武的,就不怕练武的半夜摸家里割脑袋吗?

    呵呵,想多了,谁说读书人不练武?甚至可以说学问越高的读书人武功越高,若是没有一身武艺傍身,读书人凭什么游学千里走遍天下?

    真当读书人是弱鸡呢。

    不说其他,就拿军中来说,单单是武功高的,最多也就是个冲锋陷阵的猛将,而主帅绝对是那种文武双全的。

    真正的读书人,是那种文能持笔安邦治天下,从戎上马仗剑斩敌首的猛人。

    千万别小看此间的读书人。

    当然,这些情况江素素不知道,云景也不知道,绝大多数平民也不知道。

    生活的圈子,接触的人,有限的见识,这些都限制了人们的眼界和想象。

    云景想要读书,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早就有这个念头的,来此世一遭,他总不能永远都生活在小溪村这个小小的天地,他想要去这个世界上走一走看一看,去了解这个世界一番才不枉来此一趟。

    所以读书,无疑是他了解这个世界最好的途径,连字都不识,和睁眼瞎有什么区别?

    以前他还小,家里也穷,他倒是不急,现在他年龄也逐渐大了,家里的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或许还有一部分村里那三个小孩改变命运后的刺激,所以读书这个问题才会被他提起。

    江素素问他想要什么,想读书几个字他都没经过脑袋就脱口而出了。

    “我儿想读书吗……”愣了好一会儿,江素素才喃喃道,她的脑袋依旧是懵的,读书两个字把她的思维和世界观冲击得七零八落。

    她甚至都无法将读书两个字和自己以及家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举个最简单的理智,当初云林等人面对读书人的时候,连正眼看的勇气都没有,反倒是面对王捕头等人还能鼓起勇气正常搭话。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读书人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了,那真的是普通人遥不可及的层次,连仰视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本来还有点瞌睡的云景,在注意到母亲的反应后顿时睡意全无。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些年,他大概明白母亲此时听闻自己想读书之后是怎么样的一种心里状态,于是赶紧笑道:“娘,我就随口说说,你别当真”

    说话的时候,云景内心有些无奈。

    这个家的日子的确过得渐渐好了起来,不愁吃,偶尔还能看到荤腥,但距离供养一个读书人还太遥远了。

    所谓的穷文富武也要看情况,若是想将武功练出一定成就,的确需要庞大的财力支撑,但实际上练武这种事情压根就没有门槛,有人教的话,是个人都能练,不计透支生命不求多高的成就的话,实际上‘富武’两个字根本就是笑话。

    反过来,读书才是真正费钱的事情,用穷文两个字来形容读书压根不切实际。

    一本书,没十两银子人家看都不给你看,笔墨纸砚不要钱?想要有学问,总得向人请教吧?空着手好意思吗?同窗之间交流不能干坐着吧?喝点小酒附庸风雅不花钱?

    读书,花钱的地方海了去了。

    所谓的穷文,形容的是寒门子弟想要借读书来改变命运,然而寒门寒门,人家也是‘门’啊,是落魄后的有钱有势人家,可再落魄的寒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岂是普通人能比的?

    真正的农民,还在温饱线上挣扎那种,想要借读书来改变命运,难度不亚于登天!

    云景想读书,除了想更多更全面的了解这个世界之外,也有一些想要借此改变命运的想法,甚至有了读书这个借口,一些前世的经验也能有理有据的拿出来,就拿农家肥来说,若是他有读书人的名头顶着,就能正大光明的说是自己从书中看来的,而不用费那么多精力去慢慢引导家人了。

    可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家庭情况,想要供养自己读书根本就不切实际,他还得自己想办法。

    正是因为知道家庭情况,在说出想要读书后才第一时间改口安慰江素素。

    张了张嘴,江素素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摸了摸云景的脑袋,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她的样子,云景大概猜到,她估计是把自己想要读书的事情真正的放在心上了。

    可自己的母亲,哪儿来的‘勇气’?

    她不会是想着自己再苦再累一点,省吃俭用一点,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要想方设法圆自家孩子读书的梦想吧?

    虽然不太可能,可万一呢?

    想到这些,云景估摸着还真有可能!

    如果母亲真的有这种想法,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