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昨夜密室被摧毁了!”周正沉着脸,说完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祁沐风微微抬起眼皮,嘴里塞着一块肉直愣愣地看着周正。

    “可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叶倾城放下筷子,略显惊愕地看着周正。

    “不知道!”周正摇了摇头,他也正好奇是什么人摧毁了密室。

    “周公子,哪里来的消息啊?”祁三问。

    “江湖四煞昨夜去过,应该不会有假。”

    一听到江湖四煞,祁沐风心里咯噔一下,胃口都没了放下筷子,总感觉事情不妙,他们好像都有交手过,那么很快就会以为自己就是面具人了。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叶倾城说道,随后继续拿起筷子吃饭。

    “是啊,这件事总算是能告一段落了!”周正长舒了一口气,扫了一眼呆愣地祁沐风,好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饭菜不合胃口?”

    祁沐风思绪突然回来,瞥了他一眼没搭理,继续埋头吃饭。

    “小二,把好酒好菜都给我们上了!”

    客栈门外响起了声音。

    “好嘞,客官!”店小二乐呵呵地跑去厨房安排。

    叶倾城、周正和祁三纷纷看过去,祁沐风也透过缝隙小心翼翼地看了过去,来的几人正是令他紧张担忧的江湖四煞,他立马转过头坐正,这几个人平时都是去对面吃饭的,怎么今天跑来这边了?趁没人发现赶紧往楼上走去,回到房间拿上自己的魔剑,又折返回来,偷偷躲在拐角处偷看着,只要风头不对,立马走掉。

    剩下的七个人由于此前见过面,倒也还算客气,点头微笑算是互相行李了。

    叶倾城注意到祁沐风人不见了没多想,很快就被四煞他们的对话吸引了。

    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南地斟满一杯,慢慢饮下。

    东邪就着一口酒,大口吃肉,边吃边涂抹横飞道,“这密室估计我就是他们自己摧毁的,昨天在城外一个空旷的大房子里焚烧着大量的尸体,本来我还以为是哪个倒霉的人家被灭门了呢,谁知一打听才知道最近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他们之前建立密室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抓人?”西毒问。

    东邪呵呵地笑着,“我估计是为了修炼绝世神功和长生不老术修炼的!”

    “绝世神功?长生不老?”北丐喃喃自语,猛地想起来,“玄音书?”

    叶倾城一听到玄音书三个字心里咯噔一下,瞥了一眼旁边桌,心想着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应该算是快结束了。

    “玄音书?这绝世神功不是天音谷的吗?怎么跑出来了?”西毒疑惑道。

    “据说是被一个门生给偷了!”南地说道。

    “那为什么要炼傀儡?还抓那么少女虐待?”北丐问道。

    “是练功走火入魔所以才有了傀儡,至于抓人……我猜应该是为了满足密室里守卫的将士们的需求。”南地解释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东邪认同这个理。

    “那现在为什么又要摧毁密室呢?”西毒问道。

    “或许他已经炼成神功,能控制住体内的心魔了!”南地说道。

    “炼成神功了?那怎么连我们都打不过?”东邪思前想后也想不通。

    “对啊,我看他武功挺次的!”南地说道,连他们当中的一个都打不过,怎么可能炼成神功了。

    “那他去了哪儿?”西毒问道。

    “估计还在长安,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差不多明天就能知道是谁了!”北丐斩钉截铁地说道。

    “只要抓住这个面具人,我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南地喝了口酒。

    “对,来来来,喝酒喝酒!”东邪笑了两声。

    祁沐风心里一惊,将自己关在房间,他知道自己和叶倾城能呆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了,手上热的都爬满了细汗,手套也湿了,趁着现在没人过来将手套放在窗台上晾着,刚刚没怎么吃,现在饿的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吃的垫肚子。

    祁沐风找了一圈就只找到了个饼吃,有些埋怨道,“这个祁三,平时天天藏吃的,怎么这会儿就剩下这个了?”

    周正端起酒一饮而尽,感慨道,“没想到真相这么快就水落石出了!”

    “是啊!”祁三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结束以后,或许生活就能安定下来了。

    叶倾城走到门前,犹豫了两下,最终还是敲了敲门。

    祁沐风吃的正香,闻声咯噔了一下,随后平缓了呼吸,走上去开门,看到是叶倾城立刻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叶兄,你怎么来了?”

    叶倾城将手中的食物递上,缓缓抬起眼皮,“看你没怎么吃,给你拿了点。”

    “叶兄,还是你对我最好!”祁沐风笑的惬意,满心欢喜地接过食物,完全没注意到没戴手套。

    双手触碰的一瞬间,叶倾城感觉有一股微弱的电流传递过来,手抖了两下,立马抬起眼皮疑惑地看着祁沐风。

    祁沐风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戴手套了,连忙缩回了手,顿时紧张慌乱。

    “你手怎么了?”叶倾城眉头轻轻拧着。

    “……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已经擦过药了……”祁沐风绞尽脑汁地想着用什么理由能把他搪塞过去。

    “我看看!”说要就要伸手过来。

    祁沐风动作极快,连忙把手背到身后,“真的就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叶倾城垂下眼帘,突然有些难过。

    祁沐风一抬头就看到叶倾城正欲转身离开连忙跟了上去,“叶兄,你去哪儿?”

    “我和周兄还有些事要办。”淡淡地声音。

    “哦……”祁沐风显得兴致不高,挺住了脚步。

    叶倾城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些失望,停住脚步回头看他,想了想问,“你去吗?”

    “我,我有点不舒服……”祁沐风找了个还不错的借口,手扶在肚子上,皱着眉头装难受的样子,他现在是连门都不敢出,四煞就在下面等着呢,现在只要下去了肯定被北丐一口咬定,到时候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叶倾城眉头轻轻拧着,关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祁沐风一时愣住,随后不住地点头。

    祁沐风在心里想着:只要不下去,暂时就不会被认出。

    叶倾城叹了口气,缓缓抬起眼皮,“我先去了!”

    祁沐风有些失落,“嗯……”

    望着叶倾城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阵抽痛着。

    “王爷……”祁三踏着欢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祁沐风幽幽地看着祁三,语气不冷不热,“叶倾城他们去哪儿了?”

    “去救他师弟去了!”

    祁沐风猛地想起在密室里被薛峰刺死的男子,和叶倾城的衣服是一样的,应该就是他师弟了。

    心中有诧异,“师弟?”

    祁三点点头,“是啊,据说被关在东厂!”

    “不是在密室吗?”祁沐风喃喃自语,怎么又被抓到密室去了。

    祁三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祁沐风,“王爷,你怎么知道啊?”

    “……我猜的!”突然想起重点,“你说他们去东厂?”

    祁三点点头。

    祁沐风嗓门开始拔高,有些着急,“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我拦了啊,可是他们还是要去!”

    祁沐风头脸蒙着布,拉着祁三挡在前面,手中的魔剑层层包裹,迅速来到东厂外面,城池高筑,戒备森严,无论是城池下面还是上方都布满了番子坚守,不像是有人闯入的样子。

    “你确定他们是来的东厂吗?”祁沐风问。

    “确定啊,我昨天就听到周公子说了。”

    祁沐风质问,“那人呢?”

    “我,我不知道啊!”祁三显得有些委屈,自己明明听到的啊,难道他们改变了计划?猛地突然想到,“是晚上!”

    祁沐风白了他一眼,“不早说!”然后慢悠悠的晃荡在附近,眼睛小心翼翼地盯着周围的人。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祁三跟了上来。

    祁沐风突然想到,猛地停住脚步,“等一会儿,那他们现在去哪儿了?又怎么知道叶兄的师弟们被关在东厂?”

    “……是断花城说的!”祁三只知道一个答案。

    “断花城?”祁沐风突然想起那个狂妄没礼貌的乞丐,“他为什么要告诉叶兄?”

    祁三不住地摇摇头。

    “你过来。”祁沐风招手示意有话要说。

    祁沐风伏在祁三耳边悄悄说着,“你去找江湖四煞……”

    “好!”

    待祁三走后,祁沐风赶紧回到客栈,脸上隐隐透着欢乐……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