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透过树的缝隙照射进树林里,四周伴随着鸟儿的鸣叫,叶倾城和周正赶到的时候断花城等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断花城没有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今日邀请二位公子来此是想告诉你们,只要你们归顺了赵公公,加入我们一起对付江湖四煞那几个恶徒,不紧可以放了你们,连同你的师弟们也会一并放了。”

    周正转头看向叶倾城,知道他是个重情义的人,更何况还有几个师弟在对方手里,一切跟着他走。

    叶倾城冷冷眸子直直地看着断花城,斩钉截铁,“我是不会助纣为虐的!”

    “休得胡说!”断花城身后的一个侠士怒指着叶倾城。

    断花城抬手示意后面的不要说话,走上前不怀好意地说道,“叶倾城,你说你不会助纣为虐是吗?”

    “是!”

    “可是你已经做了!”断花城凑近叶倾城说道,面带讽刺地看着叶倾城。

    叶倾城冷着脸质问,“什么意思?”

    “你不会还不知道祁沐风和东厂的赵德承是什么关系吧?”断花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倾城,言外之意就是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没有理由不归从我们。

    在这之前周正和叶倾城提起过祁沐风的一些事,他当然记得,只是一直没有问过祁沐风,因为他相信不管祁沐风和赵德承是什么关系,这件事都与祁沐风无关。

    “你到底想说什么?”叶倾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你不加入我们也可以,只要你能帮我们对付江湖四煞,你的师弟们也可以放了!”

    “我不是四煞的对手!”淡淡地回了一句。

    “打一个总可以吧?”断花城眯起眼睛看着叶倾城,他之前和自己交过手,功力不错,对付一个是不成问题的。

    见叶倾城不说话,断花城有些急了,“如果你不杀了他们,他们今晚就会杀了祁沐风!”

    叶倾城冷冷地扫过断花城,冷锐的目光里透出隐隐地杀气。

    “他们与祁沐风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周正忍不住问。

    断花城冷哼一声,“无冤无仇?你们不是一直在找面具人吗?面具人就是祁沐风,北丐亲眼见过。”

    “胡说,祁沐风怎么可能是面具人?”叶倾城反驳道,他可以确定祁沐风绝对不可能是面具人。

    “你不信的话让祁沐风和西毒对峙不就知道了!”

    见叶倾城不说话,断花城的笑容里带有一丝丝的戏虐,“怎么?不敢?”

    “你不是面具人的同伙吗?为什么又拆穿他呢?”叶倾城冷声质问道。

    断花城脸色变了变,随后平缓呼吸,“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不想祁沐风死在四煞的手上就加入我们一起对抗……”

    “祁沐风不会死,我也不会加入你们!”叶倾城脸上寒光四射,随即转身离去。

    断花城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一群人就冲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叶倾城本不想与之厮杀,奈何断花城他们抱着不加入就必杀的决心,下手一个比一个狠,叶倾城只好抽剑应敌,断花城看着刺过来的脸吓得睁大了惊恐地双眼,转了个身拿棍子挡去,期间有其他人闯过来,叶倾城一剑刺入或一脚踢了过去,那人足足飞出数十米外,撞到树木再狠狠摔下,倒在地上哼哼唧唧。

    数十个回合过后,剩下还活着的人都小心翼翼地围着中间的两个人旋转着不敢轻举妄动。

    “叶倾城,现在加入还来得及!”断花城嚷道。

    叶倾城嘴巴闭的紧紧的,眼里透出一股狠劲儿,紧握着剑朝断花城扫去,剑身散发着白色的光芒,一群人被扫到连连后退差点没站稳,叶倾城和周正二人相视一看点头,跳出重围。

    断花城望着断然离去的背影喊道,“你会为你现在的决定后悔的!”

    “叶兄,祁沐风真的是面具人吗?”周正问。

    “不是!”声音掷地有声。

    斩钉截铁地态度,不容任何质疑。

    听这语气,周正也不好再多说。

    叶倾城刚刚就发现了断花城这人前后讲话矛盾重重,如果祁沐风真的是面具人,断花城又怎么会让祁沐风和西毒对峙,他的任务应该是保护祁沐风才对,真不知道薛峰怎么会派这么愚蠢的人来和自己谈判。

    周正突然想起,转头看向叶倾城,“对了,断花城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明天你的师弟们就会被杀然后送去焚烧!”

    叶倾城猛地停住脚步,脸上带着恐惧,“明天?”

    周正点点头,“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叶倾城的身体僵直了几秒种,随后加快脚步。

    祁三找了好多个地方才找到江湖四煞,几人正悠闲地在街头把玩着小商品,商贩正乐呵呵地给他们讲解。

    祁三平缓了呼吸走上去。

    西毒注意到祁三过来,问道,“怎么就你来了?”

    拱手作揖,赶紧道出来意,“四位大侠,叶公子和周公子今夜要去东厂救人,但是东厂机关重重,我怕他们会遇到危险,所以前来恳请四位大侠帮忙拦住他们!”

    “他们是去救谁?”南地问道。

    “叶公子的师弟!”

    东邪回想了下,确实见过那几个翩翩公子,在密室里也见过,只不过奄奄一息垂死挣扎,最后咽了气被抬到城外烧了。

    “叶倾城的师弟不是已经死了被烧了吗!”

    “啊?”祁三眼神瞬间呆滞,“死了?”

    “是谁告诉你们他们人在东厂的?”南地问。

    “断花城!”祁三如实回答。

    “我就知道这个断花城没安什么好心,坏坯子!”北丐愤愤不平,牙齿咬的紧紧的,双手紧握着刀柄。

    几人恍然大悟,他们是想活捉叶倾城,但是捉叶倾城做什么?

    “他们俩现在人在哪儿?”东邪问道。

    祁三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们现在去哪儿了!”

    西毒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平视其他几人,“天快黑了,咱们现在去东厂等着吧!”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