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本公子抓住这小贼,一定要抓活的,到时候本公子要亲手打死他。”

    一道急促的声音夹杂着喘息声在街道上响起。

    街上的路人都诧异地看着眼前气急败坏衣着不凡的公子哥。看着街道的那一边可以依稀看见一个黑影正在屋檐上不断跳跃远去,而那在屋檐上快速跳跃的身影后还跟着三个同样身手不凡的好手。应该是这位公子哥打扮的扈从。

    这位在街上喘息的男子看着四周像是看自己热闹的人道:“看,看什么看,谁看我的笑话就把谁的眼珠子挖出来。”

    街上的大多数人都是撇一撇嘴后不再关注这位看起来一直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纨绔子弟,看那在屋檐上追逐前人的三位扈从,以及身边两位狗腿子模样的跟班。不管己身的事还是少看少管。别待会这位纨绔子弟还真有些背景能做到杀人都不用偿命的那种,那自己就白白是那看热闹看死的了。

    见街上的人都收回自己的目光,这位公子哥才略微满意地好好喘了口气,一脚踢开那送来水袋满脸谄媚的下人。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本少爷的钱袋被偷了都不知道。”说着说着还对着身边的两人拳打脚踢。一阵拳脚相加,或许是男子出完了气,或许仅仅是因为那再次喘着粗气的嘴,这位公子哥停下了手,一把拿过下人递来的水袋坐在街边的台阶上仰头喝了起来。两名挨了打的下人还不忘掏出自家公子的扇子给他扇起了风。

    再次回过气来的公子哥道:“等抓到了这小贼,本公子要把他好好收拾一番。他不是跑得快嘛,本公子要打断他的腿!”

    穿过满是灯火的主街,当头的黑衣人来到夜晚寂静的小道上,身影一闪便进入了小巷中。而他身后的三名扈从也追着他进了这偏僻的小巷。

    三名扈从在追赶中相视一眼后默契地点了下头,三人分开,向着三个不同的小巷分开而去。

    黑衣人感受到三人如影随形般的身影,以及后肩上传来的疼痛。眼神中闪过一丝恼火。没想到那看起来花拳绣腿的纨绔公子有着这三名身手不凡的扈从。这次真是麻烦了。

    前方的小巷的出口处,黑衣人突然感觉腰间一紧。同时他的耳边响起一丝轻咦:“女的?”

    满是震惊的黑衣人刚想出手就被寒聿一指冲散了体内正运转起来的气机,然后便听见耳边传来的声响:“不要乱动,不然我可就丢下你了。”

    来人也是一身的黑衣,黑衣拥着黑衣身影不断闪烁,二人便来到了寒聿所在的客栈房间里。

    前方巷尾处三名扈从扑了个空,为首的人道:“不可能,怎么就不见了?继续搜!”

    其余二人点头后三人再次分开。

    寒聿将搭在蒙面人腰间的手收回,对着现在眼神寒冷手中抄起两柄短刀的黑衣人笑道:“你不会恩将仇报吧,我刚刚可是救了你,这反手就想给我来一两刀,有点说不过去吧?”

    “哎,别那样看着我啊,不是我出手,你现在已经被抓住了。这占了你便宜的事也算是抵消了吧。”看着依旧冰冷的目光后寒聿无奈得摊了摊手道,“现在的世道真是越来越不懂了。”

    黑衣人听后收起了手里的短刀,抱拳道:“多谢搭救之恩,是清允鲁莽了。”

    说罢便想要翻窗而出,寒聿见势连忙阻止道:“你找死啊,我不会救你第二次,你自己看着办吧,那为首的人是个七品小宗师,你能跑过他很不错了。嗯,好像也只是略微比他快一点而已,而且还受了伤......”

    见到她不再想着夜晚出去,寒聿殷勤地端了张椅子给她。然后自己也坐在她不远处看着她道:“姑娘,哦,不,女侠,你干了什么事啊?这么多人来追你。”

    寒聿本打算入睡,结果就见到自己所在的客栈后的小巷里有着这一幕你追我赶的桥段。寒聿便不耐寂寞地坐在窗沿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然后就有了就下这位黑衣人的事件。

    女子依然蒙着面不对他言语。

    “女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叫点吃的送进来?”

    “女侠......”

    面对寒聿的连珠般的提问,黑衣人翻了个白眼感受到后肩钻心的疼痛感不由得皱了皱眉。

    寒聿拍了拍脑袋从小凳上起来道:“不好意思啊,我把这茬给忘了,忘记你受伤了。我这就去要盆水去。”

    寒聿走出房门问客栈的伙计要了盆热水,伙计见是那天在客栈里大打出手的寒聿,连忙屁颠屁颠地端来了一大盆热水。还笑呵呵地说不用收取寒聿的银两。

    寒聿接过热水后不禁感慨道:有点名气还是挺好的啊,这热水都不给钱......不对啊,这客栈可真黑啊,这热水都要钱?

    在心里暗自念叨的寒聿迈着步伐走进了房门。

    寒聿抬头看着眼前坐于床上背对着他的光滑酥肩,他的视线和已经摘下了面纱回过头看着他的女子四目对视。

    寒聿看了眼那光滑的酥肩,如凝脂般白皙的皮肤。脸上不由得有一丝泛红。

    寒聿连忙关上房门,将手中的热水盆放在地上背对着露出整个肩膀小半个玉背的女子坐下:“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看着寒聿这一系列的动作,坐于床上的女子俏脸微红,咬牙道:“你怎么进来了?还不快出去。”

    背对着她而坐的寒聿道:“啊?我不是给你端水去了吗,女侠你又没有说你要......要我出去吗?好,好,我这就出去。”

    寒聿僵硬地起身迈步走出房门外。

    听得寒聿关上门的声响,坐于床上的女子才得以继续将那金疮药涂抹在自己的后肩上。再小心地穿好衣服最后用寒聿端进来的那盆热水洗去手上的血迹。

    寒聿在门外小声道:“女侠,可以进来了吗?”

    坐于床上的女子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后道:“进。”

    寒聿搓了搓手有些尴尬道:“嘿嘿,女侠,刚才真是抱歉,我本以为你要等我端来热水后才......”

    “为什么帮我?”自称清允的女子开口道。

    见坐于床上的女子没有再纠结于刚才的情节,寒聿也知趣地绕开话题开口道:“不知道,想帮就帮呗,我家老头说了,这人做事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觉得自己该做就去做。不过我帮你的时候也不知道你是女子,我这可不算贪图你的美色。”寒聿到后面还伸出双手摆了摆手。

    寒聿这时才得以看见女子的全貌。丹凤眼,薄嘴唇,虽然没有那种一见便惊为天人的美貌。但是她有着一股其他女子很少具备的英气,细下看去就别有一番韵味。女子也好好介绍了自己,清允,林清允。

    寒聿心想,这很是符合自己心目中女侠的形象......

    。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