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纸墨残年

第二百三十七章 院试开始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院试开始

    白舒的话令得白静、柳若雪几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百万年,他们不敢想象,那是有多长的时间。但白舒穿梭百万年,闯轮回,逆溯时间河,逆流而上回至岩城,虽时间河中一眼万年,但百万年的沧桑是实实在在镌刻在白舒眼瞳中的。

    他们不知道白舒在百万年前是怎样度过的,但是,他们清楚,一定是危机重重,能回来,也一定付出了代价。

    气氛有些沉默,白舒端起一盏酒,一饮而尽,笑道,“你们不必如此,至少我平安回来了,不是吗?而且,我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你们完全可以认为我去了一个秘境修行了五个月,所以,别多想了,我没事。”

    听见白舒的话,几人这才点了点头,至少白舒平安回来了,而意外之喜便是白舒的实力又有了提升。

    “来,喝酒,吃肉。今夜不醉不归!”白舒大声道。

    “好,不醉不归!”赵羽附和道。

    酒过三巡,月已西斜,几人三三两两地醉了,见状,白舒微微一笑,自己似乎许久都未享受过如此的宁静了,上一次还在那紫鸢花谷……思至此,白舒眼神微动,他撕下一块肉来,放进嘴中嚼着,然后再饮下一盏满庭芳,一双深邃眼瞳盯着昏黑的天宇。

    白舒起身,将白静、柳若雪、叶馨儿、赵羽,胡雨婷,几人扶回藏蕴中后,自己便走到湖泊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湖泊,他想起了许多百万年前经历的事情以及小白、玄月圣女;他还在想虚无、轮回之中的意义,还有……一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白舒任冷风吹拂,掀动长发。

    就这样,白舒沉默了许久后,一缕淡雅的芳香自身后传来,是白静

    “白舒哥哥,你有心事?”白静充满笑意走上前来。

    “啊?是静儿啊。”白舒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连连摇了摇头,道,“没有的事,只是喝得有些醉了,来湖边吹吹风。”

    “呵呵。”白静淡然一笑,道,“白舒哥哥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哦,这瞒不了静儿的。”顿了顿,白静继续道,“白舒哥哥,有心事就要说出来,然后,让我们一起解决,静儿也想要帮到白舒哥哥……静儿知道,白舒哥哥在百万年前一定过得很苦,一定经历了许多事……”

    白舒伸手抚摸着白静绝美的脸庞,微微一笑,说道,“静儿,你放心,我没有事,刚刚只是想到一些难过的事情罢了,所以,静儿你不要担心,你白舒哥哥是谁?有什么能难倒我?”

    “白舒哥哥……”白静美目中眼泪溢出,道,“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告诉静儿了吗?”

    闻言,白舒心头一疼,然后将白静抱在怀里,一边拭去白静眼角的泪水,一边安慰道,“静儿,不是白舒哥哥不愿意告诉你,只是现在的我们,还没有能力去面对这一切,我不愿意说出来,就是不想让你、若雪、馨儿、雨婷、老赵他们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不想让你们去怀疑自己所见到、所经历的一切,因为太残忍……等以后,我们实力足够强大,我再仔细说与你,好吗?”

    白静沉默,点了点头,然后把头埋在白舒怀中,过了一会儿,白静抬起头来,问道,“白舒哥哥,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呢?我想这山海学院应该不是属于你的舞台了。”

    白舒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那么厉害。”不过,白静说得没错,恐怕这山海学院已经不适合他了,他需要变强,需要去寻找真相,待在山海学院中,虽然可以变强,但这不是白舒想要的强,而且,真相便会遥远无边……

    在百万年前的微茫大陆,白舒明白了一个道理,唯有不断杀伐,才能不停进步,也只有在生死边缘,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山海学院虽奉行丛林法则,但还是小打小闹,点到为止。不能以命相拼,终究激发不了生死瞬间求生的欲望,所以,这对于白舒来说,不适合。

    “静儿,你对院试了解多少?”白舒开口问道。

    “其实就是各院之间学生的战斗,每个院的前五名,就能去到更高级的院中,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不过,岩城是个特殊的地方,岩城的修士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自行选择对应学院的战斗。”白静笑着回答道。

    “根据自身实力选择么?”白舒喃喃。

    “其实,以白舒哥哥现在的实力,我猜,不用参加院试都可以去到天院。”白静再度笑道,“其实乾元榜前五就已经算是入了天院,谁让他们的实力太过可怕呢?”

    “天院么?”白舒自语,似乎并不满意,继续道,“我记得天院之上还有一个将院,他们的实力如何?”

    “嘻嘻。”白静嫣然一笑,道,“我就知道白舒哥哥你要问,不过,白舒哥哥你今年还去不了将院哦。”

    “为何?”白舒愕然。

    “白舒哥哥,你真是一点都不关注。”白静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山海将院的学生是从天院中的十二圣子、圣女中选出,而新入天院的学生需要待够一年才能去挑战圣子、圣女,成为圣子、圣女后需要坚持三年时间,三年后,才有机会去挑战将院。”

    闻言,白舒眉头紧蹙,道,“这样说来,至少需要在天院待四年时间才能进入将院?”

    “没错。”白静笑道,“白舒哥哥,所以,我说你今年进不了将院呢。”

    白舒点了点头,他本来想着,若是自己能进将院,或许能让自己实力再提升一截,可是,他最多进入天院,还是天院中的普通学生,虽然资源很多,但这对他来说,恐怕很鸡肋。

    “四年时间,我等不起。”白舒心中道,“四年时间,变数太多,在天院只会浪费我的时间,看来,要变强,还是要去闯荡大陆,要去杀,待院试告一段落,我便走吧,我留在这儿,也不知会给静儿、若雪她们带来多少麻烦……”

    白舒心中定计,有了打算。

    “静儿,你认为眼中所见是真是假?”白舒突然问道。

    “有真有假。”白静思索了片刻后回答道,“有时候,见到的未必是真,而没见过的,未必是假。以真去见,所见便为真;以假去见,所见便为假。”

    “真假之见么?”白舒喃喃,然后道,“若是有一天,你发现你所见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无,静儿,你会怎么办?”

    闻言,白静美目微动,道,“即便所见一切都是假的,但彼此间留下的回忆是却是真的,相信自己是真实的,那么,一切都是真实的,哪怕只是一场回忆。”

    白舒心头震撼,白静所言,正好解了他心中的念,星空帝君的话,他将信将疑,大恐怖说他是虚无,这令他害怕,他害怕失去所有,他害怕自己所见的一切只是一场空。

    虚无这个词,一直萦绕在白舒耳边,但是,如果自己坚定相信自己为真,那么,谁又能左右你是真实还是虚无?自己为真,曾经所经历过的一切回忆皆为真。

    白舒微笑,道,“静儿,我懂了,谢谢你。”

    白静嗔道,“哼,我们还用得着说这些吗?只要能帮到白舒哥哥,静儿什么都愿意做。”

    “那……”白舒嘿嘿一笑,嘴唇猝不及防地吻上了白静,白静唰得脸色通红,但也配合着。白舒双手渐渐从白静的腰上向上移,白静自然感受到了,她身子一动,挣脱了白舒的怀抱,嗔道,“哼,白舒哥哥,你个臭流氓,走了……”说着,走进了藏蕴。

    见状,白舒舔了舔嘴唇,只是笑了笑,然后便休息去了。

    ————————————————————

    时间荏苒,白舒已回岩城一月了,这一月里,他不断修炼,适应灵境精神力,还篆刻了许多三阶符箓,三阶传送符,可瞬息间传送万里;三阶五灵符,可轰杀妖兽……

    “可惜,四阶符箓太难篆刻,王境恐怕能够篆刻出来。”白舒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三阶五灵符可对妖兽造成致命伤害,那么四阶五灵符呢?”

    “白舒……”这时,柳若雪走来,道,“院试快要开始了,我们走吧。”白静、叶馨儿几人早已回到各自的学院,为院试做准备。

    “好。”白舒起身,笑了笑,然后,拉着柳若雪赶向了山海学院主院。

    山海学院主院人山人海,汇集了甲乙丙、天地人的所有参与院试的学生,以及岩城的修士。

    院长于落衡,几大长老、各个学院的导师皆是坐在高台。此外,高台上还坐着南域各大世家、各大宗门的家主、宗主……另外,一些小世家、小宗门的则围坐在一边,静静等待着院试开始。

    “五大世家、三大宗门……”白舒喃喃,他还看见了柳家人。

    “南域商会?天涯拍卖行?”白舒也看见了这两个以经商为主的庞大组织,这两个组织也是坐在高台上。

    由此可见,山海学院的院试是南域一场不容错过的盛会。

    白舒拉着柳若雪的手,向着岩城修士所休息的地方而去。?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