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将其直接打发走了,倒也知道。

    其实这个所谓的闭门切磋,外面好巧不巧的就有一个人看着。

    但秦歌要的就是这样,不然的话,怎么把自己的名声打出去?

    这样一来,即便是后面自己矢口否认,那么好歹,整个佛山,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叮咚:战胜廖家拳,廖师傅,积分点+。”

    系统的提示也及时的开口。

    一百点积分点,还算是丰厚,秦歌倒也很满意。

    至于叶问和张永成,自然也是非常满意的。

    张永成满意在于,终于有人能够替叶问打发走那些整天只知道练武打拳的人。

    而叶问则是满意,秦歌的咏春,练得不错。

    刚刚那种情况,他猛然之间出手,自然也是做得到的。

    但要说做的更好,就未免稍微差了一些。

    “可以啊,练的不错,连廖师傅都不是你的对手。”

    “嘿嘿,还是师父教得好。”

    “诶,这是你自己的努力,你已经很不错了。”

    叶问点点头,倒也为秦歌而感觉到高兴。

    毕竟,秦歌练武的刻苦,他还是看在眼里的。

    没想到一个晚上过去,居然有这么大的进步,真是不错。

    ......

    第二天。

    一大早,还是一如既往的日子,秦歌练拳。

    “我出去一趟。清泉找我。”

    “是清泉吗?找你有什么事。”

    “这我哪里知道。去了才晓得。”

    叶问笑着开口。

    “嗯,那你把阿秦也带上吧,阿秦整天和你一样,在家里练拳,都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张永成又开口。

    一旁练拳的秦歌,倒是没想到话题突然到了自己身上。

    “阿秦,一起去吗?”

    “额,那好吧。师父,我跟你一起去。”

    “嗯。”

    叶问温和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了。”叶问再看了张永成一眼。

    “阿秦,你看着你师父,不要让他去外面随随便便的和人打架,知道吗?”

    “额,我知道的。师母。”

    “嗯,去吧。”张永成挥了挥手。

    其实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两个人都是武痴,要是不发生点什么,才奇怪。

    其实张永成不是很抗拒叶问练拳,但很抗拒,叶问因为练拳,从而忽略了家人。

    但现在有了秦歌,张永成觉得,或许可以让阿秦,打发走那些天天吵着找叶问练拳的那些人。

    这也是张永成的想法,这样一来,叶问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一陪家人了。

    叶问和秦歌走了出去。

    去到了一家酒楼,不得不说,酒楼的装潢是透露着这个年代的古色古香。

    挂着许多的鸟笼,那是客人的,各自叫着,声音很好听。

    还有人不急不缓的弹着琵琶等各种乐器。

    秦歌就跟在叶问的后面,倒是对这个地方有些好奇,毕竟。

    不管怎么说,这里的东西,都是他未曾体验过的。

    “很新奇吧?”

    叶问笑着问道。

    “是有那么一些,但是记忆里面,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也是,毕竟你能出国留学回来,家境肯定也不错,对了,阿秦,我好想没有听过你谈过你的家人。”

    “师父........”

    “抱歉,抱歉,一时口误,别往心里去。”

    “没事的,师父。”

    “早啊,武痴林。”

    “早啊叶师傅,还有.....”

    武痴林倒是认识叶问,但是秦歌的话,这一个月他都在酒楼帮忙,因此倒没怎么去过。

    “我叫秦歌。”

    “原来是叶师傅的高足,久仰久仰。”

    “对了,叶师傅,泉哥在上面等着你呢。”

    “嗯。”

    两人短暂的聊天之后,便走上了二楼。

    周清泉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来了啊,这位是?”

    “我新收的徒弟。”

    “奥,就是你说的那个,留洋回来的那个大才子?久仰久仰啊。”

    周清泉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有西方气息的一个人,连头发都是一根根的梳理的很好,抹上了发蜡。

    “泉哥你好,我也经常听叶师傅说起来。”

    “哈哈哈,是这样吗?那我还挺开心的,好了,别站着了,坐坐坐,来,喝茶。”

    周清泉笑着开口。

    随后两人方才坐下,周清泉作为主人,主动将茶倒给了两人。

    短暂的寒暄了一下之后。

    武痴林从外面走了进来。

    “嗨呀,原来打赢廖师傅的就是你啊,真没想到,叶师傅的徒弟也这么厉害,早知道啊,我就不拜他为师了。”

    武痴林一边上着包子一边开口。

    秦歌眼神看向叶问,表示他真的没说。

    叶问也皱起了眉头问道。

    “武痴林,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

    “我弟弟啊,他说他亲眼看见的。”

    “秦哥,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真的打赢了廖师傅啊?”

    武痴林继续开口。

    秦歌深吸了一口气,周清泉不是看不懂气氛的人,当即温和的开口。

    “我们有事商量,你先出去吧。”

    叶问也中指和食指敲了敲桌子,示意谢客。

    武痴林也不介意,笑着便走了出去。

    只是暂时虽然平息了,但后面,秦歌也知道,估计少不了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

    要的就是这个。

    。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