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风来到住的屋子里,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桌子上发个这一封信,信的旁边摆着一个戒指,牧风知道,这是纳戒,娘的手上就有一枚,一般重要的东西娘就会放在里面,但里面不能放活物。

    牧风拆开信,这是娘亲的笔记:风儿,从黑塔中你一定受益良多,但是现在不是欣喜的时候,黑魔门已经嗅到了气息,正朝着这里赶来。所以你必须马上离开,纳戒中有我给你留下的功法和武技,你一定要好好练习,即使没有元力,这些武技也会增强你的体魄,以后应对事情也有反抗的力量。离开后如果无处容身你可以去西域的六道门,你只要拿出纳戒中的令牌他们一定会收纳你。你要好好锻炼自己,不断突破自己才会有进步。即使没有元力,也要像蛮人族一样,练就强健的体魄,你是我苏清的儿子,也是家族的骄傲,所以不要放弃自己,坚信自己会不断地突破。

    要不了多久或许黑魔门的人会找到你,他们知道你已经能使用元力,但应该不会派遣高手追击你,你要摆脱他们,求得安全,记住我说的话:你是家族的骄傲,也是我苏清的骄傲,这也是你爹对你说的话。

    对不起我不能在你身边陪你,娘还有更为重要的是需要去完成,所以不要怪娘,相信我们一家还有重聚的一天,坚信自己。你会是下任元门的掌舵人,所以黑塔也会由你来掌管,下面是控制黑塔的口诀,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祭出黑塔,元门解体,黑塔的出现会引起各方实力的争抢,尤其是黑魔门,他们就是冲着黑塔而来的。

    你的娘亲苏清

    牧风看着下方晦涩难懂的文字慢慢地解读着。放下信,叹气道:“又要漂泊了。”牧风把纳戒套在自己的中指上后推门而出,当再次看到百米高的黑塔矗立在盆地中时,无不让人惊叹,想着一个黑塔中灵魂状的老头,坐在椅子上的神奇女子,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牧风双手结实,口中读着晦涩难懂的话,那是苏清信中写的掌握黑塔的口诀。随着口中口诀的念出,手也自动摆出不同的手印。口诀停止,手印也静止住了,只见黑塔上的巨大符文隐现了出来,缓缓裹紧塔身,黑塔也随着符文的缩小而缩小,最后化为毫光钻进了牧风的肚子中。

    牧风一愣,急忙旁坐下来,看着体内的情况,牧风感应着身体中的每一个地方也没有找到黑塔,当气息到达丹田时牧风松了口气。只见黑塔矗立在丹田中间,丹田中的元力围绕着黑塔缓缓地旋转着,牧风看着黑塔,发现每过一段时间黑塔的地四层中就会渗透出几滴极为浓厚的元力,从黑塔中渗透出来的元力本来是液态的,流到丹田中时,元力水滴不断地被分解最后和丹田中稀薄的元力混合在了一起,陡然的能发现自己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猜测着自己的实力应该在初境后期。

    正当牧风享受这中感觉时,自己的感知却不受控制的延伸了出去。不知延伸了多长时间,两股隐晦的气息出现在了感知中,气息的主人好像有所察觉,其中一个人散发出自己的气息和牧风的感知冲撞在了一起。千里外的牧风“哼”的一声急忙收起自己的气息。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道:“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幸亏收的及时。那人的气息好强,最起码到了化境的地步,荒山野岭这两人来这里干什么”牧风细细的回想这两人的气息,拍了下大腿到:“糟了,是黑魔门的人,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说完就朝着森林中疾驰而去,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丛林中不见了踪影。

    千里外,两个身穿黑袍的人站在树枝上,周身被黑气缭绕着,看不起脸部,赫然就是黑魔门的人。其中一人说道:“刚才那人的精神好强大,千里外就能探测到我们,不知道实力如何。”

    另一人不满的声音:“不要管这些,只要他不来惹我们,自然井水不患河水,如果偏要粘过来就别怪我们兄弟俩不客气了。”

    另一个人显然也认同他的话,点头道:“大哥说的是,以我们的实力,都可以在这里横着走路了,呵呵。”

    那人拿出一副画像,看上去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脸上还未脱下稚嫩,清秀的脸上还透着点天真,这人赫然便是牧风了。那人看着画像不满地说道:“大哥,你说就这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值得我们跑这一趟吗,老门主还亲自下令,真是不知道上面的人天天都在搞什么。”

    被叫大哥的人感叹道:“自从门主和元门门主那一战后含恨陨落后,老门主就不惜破坏门内的规矩和兽战域的魔兽合作打垮元门,又派出大量精英剿灭元门残党,老门主这是为子报仇心切啊!”“切,那老家伙报仇却把我们当棋子来使,真是的!”

    领头的摆了摆手”算了,只要能完成门主给我们的任务,抓住这个小子就行了。对了,以后做事小心一些,以免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走吧,天快黑了,找个地方歇息吧。”那人点了点头,一起朝着远方飘然而去。

    。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