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少年匍匐在草丛里,把自己的气息压到了最低,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一只两米多长的冰蟒在草丛前面游走,狰狞的大嘴不时地吐着信子,眼中闪着冷芒,抬起巨大的头颅张望着,好像在需找什么东西,寻找无果后,愤怒的摇着尾巴远去把周树木打断了去。

    少年坐起身来,嘴中呼着粗气,赫然就是牧风了,现在的牧风衣衫褴褛,脸上的灰尘遮住了原来的容貌,上衣成条形挂在身上,胸口还有一条长长的伤口还没有愈合。牧风从纳戒中拿出疗伤的药粉撒在伤口上,龇着牙道:

    “这鬼东西可真难缠啊,都一个月了,还追着我不放,看来得找个的地方养伤了。”

    这只冰魔蟒追杀了牧风一个月,是因为牧风在冰魔蟒外出寻食时偷走了它刚产下不久的蛋。当冰魔蟒回来时,发现没走远的牧风,愤怒地追了上去,牧风急忙逃窜。一般冰魔蟒每次进阶都会长长一米,看着这只两米长的冰魔蟒应该到两阶了,相当于动境的强者了吧。牧风看着不肯放弃的冰魔蟒,不服气的就和着、这大家伙打了一架,哪知道一个尾巴扫了过来就在胸口留了个大大的记号。牧风自知不敌,借着冰魔蟒那一击就逃了去。几次险险的避开,这次也幸运的避了开去。

    牧风小心的在树林中走着,遇到一些魔兽也会小心的避开,不去纠缠。因为这里是森林的外围,所以没有高阶的魔兽,大多都是一两阶魔兽,偶尔会遇到三阶的,牧风的会谨慎的避开,宁可绕远,也不和这些家伙有冲突。牧风也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够那些家伙塞牙缝的。

    小心地走了一个多时辰,就看到一座山峰,牧风慢慢地接近山峰。山峰周围没有树木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峰矗立在那,周围也没有什么大型的魔兽走动的痕迹,牧风的心里也就稍稍放下了,在山壁上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还算宽敞周围还有枯草故意遮掩了下,可能是以前有人在这个山洞里暂住过。

    牧风坐下身来,吸收这周围的元力调节着身体中的伤。当牧风再次睁开眼时十天已经悄然而过,牧风看着身上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又沉静意念钻入脑海中;牧风看着这脑海中的文字,上面赫然写着“雷帝典”。这是牧风进入黑塔中时第一层守护者交给他的。突然画面一转,一座山峰浮现在牧风的面前山顶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白袍,披肩的头发在风中显得很是飘逸,中年男子抬起头清秀的面孔带着微笑:“吾名“雷浩”,因耗费千年苦其一生练就雷帝典世人称吾为“雷帝”。吾之后辈既然能得到雷帝典,那就是缘分,吾会传授你雷帝典,发扬我的成就,记住。如果得到传承辱我名声,吾会亲自收回雷帝典,废其一身筋骨,当做惩罚。”说话间隐隐透着威胁,但雷帝清秀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让人愈发觉得其神秘了。

    牧风微惊“亲自收回?!活了一千年的老妖怪,尽然没死还活在世上!”牧风抽搐着嘴角想到。

    这是称为雷帝的人站起身来,双脚离开山顶悬浮在空中,抬起拳头对着山峰挥去。

    “轰”

    天地陡然震荡了起来,只见山峰摇晃了一下,许多碎石从山峰上掉落下来,山峰“轰”的一声从半山腰处倒了下去,本来结实的石头变为碎石纷纷掉落,牧风目瞪口呆地看着轰然倒塌的山峰,朴实无华的一拳,其中没有掺杂任何一丝的元力,和其他的力量。雷帝收起拳头,对着牧风微笑着对着牧风说道:“雷帝典炼至大成,一拳可以碎山岳,这就会吾花费千年练就的炼体功法。”

    雷帝盘坐在空中“现在我会传授你雷帝典入门的方法,“五雷轰顶”引入雷电之力猝炼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当五雷齐聚时,以雷电之力猝炼自身,方可入门。”

    牧风被这样的修炼的方法吓了一跳,五雷.....轰顶!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谁不要命了啊?这不会是假的吧?这家伙在匡我吧?”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