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风睁开眼,长长地吐了口浊气,站起身来走向洞穴口看着天上乌云密布,心中一紧:“看来天都要我修炼雷帝典啊!”

    “轰”的一声巨响,面前砸了个大坑出来,一条两米长的大蛇从光秃秃的山顶上坠落下来,定眼一看,原来是那条追杀自己的冰魔蟒。冰魔蟒的出现并没有让牧风惊讶生出警惕,牧风苦笑:“怎么还盯在这不走啊?”

    前几日牧风救下了这只濒死的冰魔蟒,本来追杀自己的冰魔莽再次遇到时已经奄奄一息,眼皮无力的耷拉着,浑身的鳞片被撕碎了大半,露出模糊的血肉让人不寒而栗。牧风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冰魔莽,森林外围在动境的魔兽已经屈指可数了,更何况眼前这条已经快晋升真境的大蛇,在外围森林什么物种可以猎杀这种魔兽?雇佣兵?还是更高阶的魔兽呢?牧风不知道,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这里,不管是哪一方牧风都惹不起。

    “笑话?!这条冰魔莽都可以把我杀了,更何况是把这只冰魔莽打的奄奄一息的未知生物。”牧风心想。不过牧风还是看在冰魔蟒陪他这几天修行的份上在冰魔莽的伤口上撒了一些外伤药粉,输入了一点元力进入冰魔莽的身体,这样可以保证它不死,并且没有动手的力气。消失了几天不见踪影的冰魔莽,过了几天当牧风修炼结束活动筋骨时,牧风被吓了一跳,冰魔蟒整个身体缠在山峰上盯着牧风,让牧风陡然一寒,然后冰魔蟒的举动让牧风大吃惊。

    冰魔蟒爬下山,大大的头颅竖立在牧风面前,牧风冷汗直冒,冰魔蟒大大的头颅伸向牧风轻轻地蹭着牧风的手臂,沐风一愣,后来才知道冰魔蟒对他没有任何敌意,因为那次牧风救了冰魔蟒一命对他产生了好感,牧风放下心了。

    但过了几天问题就来了,当牧风出去寻找魔兽充饥时发现孤峰百里以内没有一头魔兽,牧风恍然大悟,但也非常无奈。因为冰魔蟒是森林外围阶数最高的魔兽,对其他的魔兽威慑很大,所以冰魔蟒走到哪,没有一只魔兽不暂避锋芒的,导致牧风没法捕捉食物,饿了好几天的肚子,牧风百般求饶,磨破了嘴皮子冰魔蟒无动于衷始终呆在身边守护着他,牧风最后把从冰魔蟒洞穴里偷出来的蛋拿了出来,让冰魔蟒离开,冰魔蟒只是用头拱了拱蛋又递给了牧风,这然牧风头疼不已。打又打不过,撵又撵不走,最后无奈只能让冰魔蟒留在了这里,自己跑上百里路去捕捉猎物。

    牧风走上前去摸了摸冰魔蟒冰凉的鳞片,冰魔蟒有头拱了拱牧风的手臂,又重新爬上了山顶镇守在孤峰上。牧风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天空变的暗沉,云层也越来越厚了。

    “过不了几天应该就可以了”牧风心想。

    说完又重新返回洞穴继续修炼了。牧风的修炼遇到了瓶颈,一直卡在动境巅峰,让牧风非常苦恼,但修炼还得修炼,一天也不能落下,这是原则问题,但牧风能感觉到,要不了几天,他就能突破瓶颈,踏入真境!

    过了几天,“轰隆隆”一声惊雷,牧风陡然睁开眼睛“来了!”牧风跑出洞穴,看见冰魔蟒守着洞穴口,大大的头颅仰望着天空,眼中布满了惊恐,看到牧风走出来上前蹭了蹭牧风牧风,意思让牧风呆在洞中不要出来。牧风抚摸着冰魔蟒的头,微笑地说道:“没事的,去吧!找个安全的地方避一避。”

    虽然冰魔蟒的灵智不高,但毕竟是二阶的魔兽,用头蹭了蹭牧风的胳膊,向着远处游离而去。牧风看着冰魔蟒远去,抬头看着天空,一道惊雷怒劈下来,把远处的一棵高大的树劈断了去,牧风打了个机灵还是目光坚毅地登上了山顶。

    牧风盘坐在山顶,缓缓地闭上眼睛,用元力护住身体一缕元力从牧风的身体中射出直至天空,忽然雷声大作。

    “轰隆隆”

    惊雷直指牧风所在的山峰,牧风心中一紧,粗壮的惊雷瞬间就到了牧风头顶。

    “嘭”

    牧风设置的原理防护罩瞬间破碎,雷电侵入牧风体内,疯狂的侵食这牧风的身体。

    “啊!”

    牧风仰天长啸,身上的衣服被震成粉末,雷电的侵蚀让牧风非常的痛苦,体内经脉被电的麻木,有少许被震断,身体麻木的无法动弹。

    “轰隆隆”

    第二道雷轰然落下,轰击在孤山上。

    “啊啊啊啊!”牧风痛苦的喊叫着,眼睛一突,一口浓郁的鲜血从口中涌出,身体上的皮肤列出一道道的裂缝,鲜血从皮肤的裂缝中流出沾染上了牧风的全身,看起来尤为。牧风的怀中,冰魔蟒的蛋发出的光越来越盛,当第二到雷电劈下来,蛋壳也发出荧光。

    “轰隆隆”

    第三道雷直劈而下,落在了牧风的身上,噗”浓郁的鲜血从牧风的口中喷了出来,睁得大大的眼睛肿布满了血丝,身上的开裂裂缝愈来愈大,鲜血直喷而出。牧风猛然抬起头,布满血丝的眼中尽是疯狂,疯狂的朝着乌云密布地喊道“再来!”

    天上的雷电好像也被激怒了一样,“轰轰隆隆”一条电蟒从乌云中探出巨大的头颅,牧风看着我天空上的电蟒,身体一颤,恢复了点理智,急忙催动那可怜的元力防身,

    “轰!”

    电蟒轰然坠落,直直的砸在牧风的胸口上。

    “噗”

    此时牧风躺在地上,眼睛暴突,有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胸口的血肉被烧焦,露出森森的白骨,身体上被鲜血染红,一部分凝成血痂,眼中布满血丝,身体中的筋脉被损大半,身体中生不出一点的力气。

    天空上乌云不减,不是地传来“轰轰”的声音,牧风疲倦看着天空,眼中尽是无奈,自语地说道:“要死在着了吗?家族的仇还没报,爹和娘还没有回来,呵呵,对不起了娘,我辜负了您的希望。”说完,牧风缓缓地闭上了眼,意识也缓缓地湮灭了去。但乌云中的雷还是没有就此消散。

    “轰隆隆”

    一条电蟒再次从乌云中伸出头来,冰冷地看着牧风,再一次降临在山峰上。

    这时牧风牧风猛地睁开眼,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的血丝越聚越多,直至把眼白填满,牧风痛苦的喊叫着,双手抓着丹田的部位,感觉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急剧的震荡,丹田中的元力也猛然的震荡起来,“噗”一只浩大的黑色的塔从牧风的肚子中闪出,在牧风的头上极具的长大,涨到三十仗的时候塔上的符文猛然一紧束缚了黑塔再次暴涨。黑塔上透出雄厚的气息,把牧风笼罩在塔下,电蟒其实不减,直接撞上了黑塔。

    “轰”

    黑塔依然不动,电蟒猛然一颤慢慢地被吸进了黑塔的第七层,电蟒抖动着巨大的身体想要摆脱黑塔,但还是被吸进了黑塔中消失不见。

    “嗖”

    黑塔越来越小最后落回了牧风的丹田中,牧风躺在地上,惊讶地看着刚才的一幕,震惊的冷了横长时间才起身落回洞穴中修养身体,这次受伤极重,不休息一两个月看来好不了了,牧风心想着。

    洞穴中黑气了然,两人盘坐在黑气中,身体吞吐这周围的空气,赫然便是追捕牧风的两个黑魔门的人。忽然两人同时睁开眼,带头的眼中冷芒大盛,“找到了!”

    旁边的人兴奋地说道:“找了两个月,总算找到了,这种无聊的差事以后我再也不想来干了!”

    远处的森林中,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停下身来,看着天上慢慢散开的云雾,脸上皱巴巴的皮肤因为皱眉而更加的难看,“这气息是黑塔?应该是那老家伙的族人吧,还是去看看吧。”话刚说完,老人身体渐渐虚幻,微风吹拂消散了去,,,,,,,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