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凌风独行

第五章 凭什么要男人收敛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屋里的人才提到寒铁阁,李墨听着那来人的气势,就已经预感到,寒铁阁的人,已经到了门外。

    “阿墨,你是不是以前跟寒铁阁的人有过节,是你把寒铁阁招来的吧。”

    郑楷沉吟了一会儿,对李墨说道。

    李墨心想,几个寒铁阁的喽罗,竟然把一屋子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是推诿责任,这次回来,一个亲信都没带在身边,就连刚才召唤的那些下属,也全都在暗处。

    如果郑楷的人不是一直在李家布控,白千影她们四个,又在李家安插了眼线,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李墨回来了。

    “表哥,不用怀疑阿墨了。我爹花重金找到寒铁阁的阁主韩秋生,给我划定的活动范围,方圆不过三里。”

    若琴沮丧地说道。

    李墨看了一眼若琴,相关的资料在虚空中闪现了出来。

    肖若琴,帝都肖氏集团肖亦雄之女,凯贝尔大学博士,精通六国外语,世界顶级人才库稀缺人才。

    未婚夫,李氏集团李镇远次子李墨,摄魂殿首座。肖若琴摊上这么个极品混蛋,头顶上都是青青大草原了,可怜肖若琴呀,悲哉肖若琴呀。

    好在其子李谦,虽身患重疾,却一根筋地护着可怜的肖若琴。穷小子跟着娘,吃尽人间苦,受尽人间罪,却难免头脑简单,四肢还不发达。可怜可怜哟。

    李墨调出摄魂殿的资料库,心中不禁一惊,如果不是亲眼得见,还不知道,摄魂殿的那帮混蛋,对自己竟然盯得如此紧。

    对于摄魂殿首座,居然敢说是世界顶级坏蛋库里的极品坏蛋,看来,那个程序员,应该下油锅。

    摄魂殿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替肖若琴和谦儿叫苦,而且,还把他李墨说得一钱不值。

    李墨都有些怀疑,那研发团队是不是脑子有包。

    幽禁在这么一个城乡结合部,活动的范围局限在三里内,还被寒铁阁的人像盯贼一样守着。

    李墨瞬间明白,哪怕再厉害的人,落在这样地儿,空有一身本事,也无从施展啊。

    大家都穷得叮当作响了,上哪去找事做,到哪去找糊口谋生的活呀。

    肖亦雄是安心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绝路上逼啊。

    “都出来吧,我倒是想看看,什么样的人,敢在老子的眼皮下做点啥。”

    李墨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嚣,如果依着他的脾气,非把这帮平日里欺负若琴母子的混蛋打得满地找牙。

    可是,现在,他变了,他得替若琴和谦儿着想,他害怕万一失手,被人家伤着她母子。

    李墨把手搭在裘玉姗和白千影的肩上,沈丽珠和骆慕雪有些畏惧地跟在他的身后。

    郑楷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李墨,你呀,真是天性难改。当着谦儿的面,你就不能够收敛一点么。”

    “收敛,我凭什么要收敛。我说过,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不可能一人独享。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干吗要在一根草上吊死呢。”

    李墨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再一次回归。

    “真个热闹啊,说吧,你们来这儿做啥?”那个头目样子的,叫嚣着。

    “这位大哥,你就放心吧,他们不会伤害到我的,这是我表哥郑楷,听说我在这儿,老远来看我。”若琴牵着谦儿的手,站到郑楷的身边。

    “看可以,从这儿拿点东西走,我们也没有意见,只是,要是让我们知道,你们给这小娘们钱物,那你们就死定了。”那头目两眼盯着李墨。

    “搜,进屋去搜,眼睛给我睁大些,别让人把钱物给之类的东西,蒙混送进来了。”那头目对手下的喽罗叫嚷着。

    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窜进若琴的出租屋子,只听到一阵打砸的声音。

    “你,你又是什么人,你不会也是表哥吧。”头目转头对左拥右抱的李墨问道。

    “我是让那个郑楷骗来的,他说这,有什么绝色天仙的美女,结果,却是个带着娃的黄脸婆。”李墨在白千影的脸上,轻佻地做了一个动作。

    “你这真应了一句话,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不过,你也不算是受骗,这小娘们虽穷,却是万里挑一的。若不是韩爷亲自打过招呼,哪怕是掉脑袋,早就想享受一下了。”

    小头目嘴上讪笑着说道,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了错话,转而说道,“哎,可惜了,有那种想法,只怕会株连九族哟。”

    “哦,对了,不管什么人,但凡是想打这小娘们的主意,我直接会让他死得难看。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李墨这才明白,先前那些金毛,还有这城乡结合部的那么些混混,都不敢到这儿来生事。

    就连寒铁阁的人,都不敢沾惹若琴。

    “老大,我们搜遍了屋子,没有件值钱的东西。”

    “好,撤吧。我真不怕有人送钱物过来,送多少,咱没收多少。”

    寒铁阁的人,并没有发现李墨的异常,在他们的眼里,他仅仅是一个浮浪的公子爷,来此猎艳。

    “听着,不管是真表哥,还是假表哥,想把手伸到这娘们身上,放心好了,决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一亩三分地儿。”

    毕竟李墨和郑楷并没有做出什么,寒铁阁的人,又吃不准这俩的来头,只有一番威胁,便轰着他们的摩托,飞驰而去。

    “墨墨,好事啊,寒铁阁不是针对你的,那肖亦雄要作贱他自己的女儿,咱管不着。”

    “是啊,墨墨,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了。”

    骆慕雪说着,伸出手臂,当着谦儿的面,竟然在李墨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印迹。

    “羞死人了。臭流氓,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李谦那有些夸张的举动,惹得大家人哈哈大笑起来。

    白千影对骆慕雪说道,“慕雪,当着娃的面,形象,咱得注意形象。”

    “咱身上,有淑女基因么,没有。千影你就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你浪起来的时候,咱姐妹几个,又不是不知道。”

    “咱家墨墨就喜欢这个样子,哈哈哈。”

    骆慕雪肆无忌惮地笑着。

    房东倒是一个挺会察颜观色的,吆喝一声,左邻右舍的都过来帮忙,原本空荡荡的屋子里,摆上了餐桌,还抬进来有些破旧的沙发,椅子。

    房东亲自扛进来一袋米,不止三斤肉,还炖好的一只老母鸡,连着高压锅端了进来。

    开饭的时候,若琴做了六七个素菜,才端上桌,谦儿就飞跑着,去洗了手,然后,爬上餐桌从那滚烫的鸡汤里拨下了大鸡腿来。

    若琴伸手就给谦儿一巴掌,谦儿的泪水刷地滚了出来。

    “饿痨鬼投的生,有客人在,也不守点规矩。”

    谦儿大声地说道,“娘,你累了,我瞅着你累了,吃点吧,娘,咱家可是从来都没有吃过。”

    听到谦儿的话,李墨只觉得眼睛里面,泪水在打着转。

    屋里的人,都看到了谦儿的举动,就连那几个一直絮絮叨叨的豪门女人,也被感化了一般。

    “若琴,娃的一番心意,你,你就吃点吧。”郑楷招呼着大家入座,用筷子扯下另一只鸡腿,搁在了谦儿的碗里。

    李墨先前和郑楷才喝过了酒,左边是肖若琴,右边坐着裘玉姗。

    “若琴,你真是太老实了,你爹让你咋样,你就咋样了,要换着是我,我非得给他闹翻天。肖亦雄不是牛气冲天么,我要是你,我早把肖氏集团拆了。”

    裘玉姗很优雅地夹了一点菜,对肖若琴说着。

    几个豪门千金,看样子的确是饿了,先前百般嫌弃,依然是那种又脏又臭的屋子,她们居然亲自入座吃饭。

    “若琴,来,给你那个混蛋爹打个电话。让姐们给你教训教训他。”

    骆慕雪掏出自己的手机,递到若琴的手里。“你打,我真想听听,肖亦雄是怎样的铁石心肠。”

    肖若琴还真的接过了电话,飞快地拨了电话号码。

    听着电话那边响着铃,骆慕雪一把抢了过来。

    “别,别乱说话,不是爹的电话,是我娘的。”

    骆慕雪把电话递回给了肖若琴,“若琴,你呀,你明明知道,你娘作不了主,你,你活该受这些苦,遭这样的罪啊。”

    电话接通了。

    “娘。我是若琴。给你说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孩子爹回来了。”

    “那个天杀的,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可怜的若琴,你说,这么些年了,娘一直在等着你的电话,你,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啊。”

    “娘,我很好,我没打电话,是怕你担心。来,谦儿,叫姥姥。”

    谦儿油腻的手,接过那电话,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姥姥。

    在场的人,都听到若琴娘有些哽咽地应答的声音。

    “若琴,你过得怎样啊?若琴,你爹去国外谈一笔生意,可能二十天才回来,你能把孩子带回来,让娘瞧瞧吗?”

    “娘,我不敢,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怕再次触怒了爹,娘,我不是不想回来看你,娘,还是等以后吧。”

    李墨知道,若琴这样说,是担心自己根本走不出那城乡结合部,寒铁阁的人守着,或许,就在这破旧的出租屋附近,就有负责监管着她若琴的人。

    她很懂事,不想让娘替自己担心,也不想让娘悬望着自己。

    若琴娘挂了电话之后,裘玉姗催促着,“若琴,给那个铁石心肠的爹打个电话吧。或许,随着他一天天地变老,已经开始原谅你了。”

    “不。我决不求他。我哪怕是死在外面,也不求他。我不想得到他的宽恕。”

    若琴把电话递给裘玉姗。

    “拿着用吧,和阿姨通话的时候,也方便一些。”裘玉姗慷慨地说道。

    沈丽殊把她的豪车钥匙往桌上一放,“若琴,你我的身材差不了多少,呆会儿,你开我的车子,带着谦儿,回一趟家吧。给我找几件你平日里穿的衣服,咱俩互换一下。”

    若琴在那破旧的厕所里,洗了澡,穿着沈丽殊的衣服出来。

    还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若琴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眼前一亮。

    “对了,这才是我们家肖若琴哟,表妹,你依然是那样的芳华绝代啊。”

    再一次看到若琴的时候,李墨居然隐隐感觉到,这个人似乎在自己的头脑中,有那么一点儿印象。

    (4月日到4月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