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毦果不愧蜀之精锐之称!”    赵宁面露感叹之色,很显然他被白毦兵的精锐程度折服了。    每名白毦兵皆是身高八尺的猛汉,他们着统一样式的重型盔甲,右手持几乎与他们等高的斩马刀,背后还负有一柄强弓,腰间携有箭囊,整个就是一武装到牙齿的冷兵器大兵。    “领主,您过誉了!”    如门神一般站立在赵宁身后的陈到,又习惯性的自谦了几句。    闻听其声,赵宁回望了陈到一眼,然后幽幽出声道:“叔至,你那点都好,但唯有一点,令我有点不喜。”    “请领主明示?”    “你太过自谦了!”    “啊,这?”    陈到一时有些无所适从,他没想到谦逊也会惹领主不喜。    看着头一次露出局促不安神色的陈到,赵宁觉得有些好笑,随后其挥了挥手,道:“叔至,谦虚没错,但过于谦虚就是自傲了!”    说罢,赵宁也不待陈到回话,便转身离去了。    望着赵宁越来越远的身影,陈到面露苦笑之色的挠了挠他自己的后脑勺。    ……………………    翌日,正午时分。    崎岖难行的卧虎山脉之内,着一身戎装的陈到,此刻正眼神炯炯的望着南方。    他正在他等自己派出去的斥候。    昨日招募完白毦兵过后,他便连夜制定了关于针对卧虎山上山匪的作战计划,计划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离卧虎谷最近的一伙山匪势力――恶罗盗。    恶罗盗是卧虎山众多山匪势力中实力较为强悍的一支,其位于卧虎谷的南部,山寨首领名叫恶罗,此人出身于西夏官军,精军中杀伐之术,故在这卧虎山中颇有威名。    为了能顺利扫平恶落盗,陈到带走了朝歌村内的全部武装力量。    波才,管亥,二百名壮丁,以及最重要的八十名白毦兵。    一柱香过后。    被陈到派出去的斥候安然返回,并开始向陈到禀报敌军军情。    “将军,盘踞于恶罗寨的山匪约有五百余人,皆是嗜血恶徒,其中有近五分之一的恶徒装备有重型甲胄,其余的则只有铁质武器和皮甲之类的装备!”    “另外,恶罗寨距此尚有十里之遥,且恶罗寨的位置极度险要,将军您要从正面硬攻的话,只能是仰攻!”    斥候将他侦测到的敌情悉数的禀报给了陈到。    棘手,相当的棘手!    这是陈到听完斥候之言的第一感觉。    首先,山匪人数几乎两倍于陈到麾下的军队。    其二,山匪有占据地利之优势,可以居高临下的与他陈到作战。    其三:山匪之中有近百人装备有重甲这种东西,这就相当难搞了,这些装备重甲的山匪只能交由白毦兵对付,朝歌村青壮面对他们的话,只能是给他们挠痒痒。    是战,是退?    局势的棘手程度让性格素来谨慎的陈到,不由是生起了退兵之意。    强攻的风险实在太高了!    万一失败了,那他陈到可就把朝歌村老底都折进去了。    就在陈到举棋不定之际,性格悍勇暴烈的波、管二将开口了:“将军,您不必忧虑!”    “此战,吾兄弟二人愿为先登敢死之士!”    先登者,即为带头冲锋之士,一般情况下干这活的人,很难活着走出战场。    话音入耳。    陈到面容之上的神情便从犹豫不定转换为了如岩石般的坚韧。    波、管二人都不缺决死一战的勇气,那他陈叔至就更没有理由怯战了。    “好!”    “此战若胜,二位当为头功!”    “吾等必效死力!”    ………………    时值深夜,月暗星稀。    坐落于卧虎山南面山腰处的恶罗寨,于这深沉沉的黑夜之中,浑似一只静默的洪荒野兽。    十数名披有重甲的山匪,持着明晃晃的利刃,在山寨大门处来回巡视不停。    与此同时,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密林之内,已经有数十把强弓对准了他们。    将身体隐于大树之后的陈到,仰首望了一眼黑沉沉的天色,而后他的嘴角便泛起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由于敌人实力强悍,所以陈到选择了在敌人一天中最为松懈的夜晚发动进攻,以此来达到攻其不备之意。    “动手!”    随着一道低沉而又压抑的声音响起,八十名手持二石硬弓的白毦兵,便于同一时间松开了他们紧紧拉起的弓弦。    “咻,咻,咻!”    瞬时间,近百枚箭头处闪烁着锋锐寒光的羽箭,自密林之内射出,而后如蝗虫一般呼啸着向毫无防备的山匪扑去。    “那是什么!?”    一名眼尖的山匪,率先觉出了不对,但他的话语刚一出口,便有数枚利箭洞穿了他的身躯。    “噗嗤,噗嗤,噗嗤!”    他身上穿着的重甲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替他当下这些致命的羽箭,而是脆的跟张纸似的被洞穿了。    随他一同巡逻的山匪大都落了和他一样的下场。    腥白而又妖异的月光之下,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了恶罗寨外,鲜血的腥臭之味随着夜风向四周扩散。    “将士们,给我冲!”    眼见巡逻的山匪全部死光过后,手持白蟒大枪的陈到顿时起身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冲,冲啊!”    位于陈到左右的波才、管亥二人此刻也是起身怒吼,而后持着雪亮的大刀率先向恶落寨杀去。    他们说过要在此战中充当先登敢死之士,男儿之诺,重于泰山。    紧跟在他们之后的便是八十名全副武装,神色冷酷的白毦兵。    这些白毦兵并不是胡乱一气的冲锋,他们在冲锋之时会分做十六个小型战斗单元(每五个人结成一个战斗单元),彼此之间相互呼应,以这种方法冲锋的白毦兵会给敌人一种无穷无尽,视野之内尽是白毦兵的错觉。    战斗力孱弱无比的朝歌村青壮则是最后发起冲锋的,他们持着简易的长枪,跟随在白毦兵之后。    陈到之所以会带着这些青壮参战,原因有两点,其一,壮壮声势,其二,让这些青壮积攒一些战斗经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