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章 被遗忘的事绩

    莫里斯抢功心切,纵马直接冲进了死胡同。

    “斯塔克休走!”莫里斯大声喊。

    “谁说我要走了?”戴琳回过头,朝莫里斯诡异地一笑。

    突然之间,莫里森的身后竖起巨大的铁线荆棘与高墙坚果,将他与其他众人全部分开!

    “好大胆子!你想造反不成?”莫里斯惊疑不定。

    “错。是你犯了错,我以三羊城主之名,将你捉拿归案!”戴琳一本正经地纠正他。

    “胡说八道!”莫里斯伸手握住战锤,朝天一指。

    戴琳:“……”

    莫里斯:“……”

    什么也没有发生。

    莫里斯骇然:“你对我做了什么?!”

    戴琳才不跟他废话。一挥手,在莫里斯的身后,被戴琳用折光花隐藏的山岭巨人小小露出了身形。

    再挥手,两只铜杉树人堵在莫里斯的身前。

    “给我揍他!”戴琳下令。

    “哎哟!我为王国立过功!我为总督流过血,你TM不能打我脸!我——嗷!”

    一阵惨呼声从胡同深处响起。

    ☆☆☆

    跟绣花枕头的阿迪达不同,海恩斯?莫里斯是鹰击堡圣光修道院里经过严格训练出来的光明骑士,还是贝拉的前辈。有天赋又是贵族,并不缺少修行资源,他的战斗力正儿八经还是挺强的。即便不如罗兰元帅那种传奇魔武士那般变态,也是超魔武士的巅峰。

    加上光明系向来以皮厚打不死著称,当年费南迪只不过主教级的脆皮牧师,开真言盾竟然顶过了蘑菇云级的粉尘爆炸。光明骑士专攻防御,真要是拿下还是很麻烦的。

    所以萨丽在胡同里预设了一个黑暗禁光法阵!

    黑暗禁光法阵其实就是让一个小范围的空间里充斥了高含量的黑暗能量,能自动吸收中各逸散的光明能量,从而使敌人体内的光明能量刚发出来便被周围的黑暗能量中和和消散,无法聚起任何法术!

    这种程度的禁魔领域施展起来很麻烦,而且光明法系对黑暗法系是很敏感,一般很容易识破这种陷阱。所以萨丽还在沿途洒了一些麻痹药水,用于麻痹对方的元素感知。

    其实戴琳还有他识破不进来的预案。他手上的绝大部分战力都埋伏在胡同外面。只要莫里斯一犹豫,不冲进来,戴琳立即回身反攻。

    戴琳手上法系人物太多,以有心算无心,在这样狭小的巷子里战斗胜算还是很高的。只不过没想这同学这么配合,一头就撞了进来。

    没有光明法力的光明骑士——就是一团铁皮做的人肉沙袋而已。

    ☆☆☆

    莫里斯身后的心腹看到前方竖起一大排铁线荆棘的时候,立即感到不对。几位手下上前,试着用刀砍,或技能破开铁线荆棘,却反而被地上的冠军魔鬼藤缠住。队伍对列一乱,胡同外埋伏的吉娜、维妮和塔加尔等人立即冲出来便是一通冲杀。

    戴琳下的指示是杀掉莫里斯的心腹亲信。这条命令是有点血腥的。

    而且这个该怎么判定?只能是“上前营救莫里斯”,以及“看见我军不但不逃,还胆敢反击”之人了。

    此时离三羊城下之战已有一年,当年便能偷袭罗兰成功的吉娜,经过一年的打磨和无数精金的培育,金系已然大成,在战场上杀人效率极高。她一出手,在铁线荆棘旁边挣扎的十多条人命立即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位战斗法师推开吉娜闪现欲逃,却在莱昂纳多的弓箭,与橙月的狙击下命丧当场。

    因为戴琳这边只杀反抗之人。在片刻的战斗,丢了三十多条人命后,莫里斯的军队完全崩溃。开始四散逃跑,被格列弗、马丁全部兜底,一共俘虏了四百多人。

    这边胡同里的战斗也已结束。

    戴琳拎着死猪一般的莫里斯走出死胡同,身后跟着一脸满足的山岭巨人小小。

    莫里斯的脸被揍得跟个猪头一般,浑身没两块好骨头。他也享受了几天前杜兰特总督享受过的【挨打】+【治疗】+【挨打】……的流程,一身锐气都散得一干二净。

    “走!去见特使大人,让他好好管束好自己的狗!”戴琳意气风发。

    “呃……这个名目还是要好好想一想。虽然不重要,但【随地大小便】也太随便了。”橙月提议。

    “那就调戏良家妇女吧——唔,是不是要给他的要害部位加点伤害,以增强罪名的可信度?”戴琳认真地思考。

    被他拎着,本已心如死灰的莫里斯又开始快乐地挣扎起来。

    兵贵神速。

    戴琳将莫里斯塞进囚牢戒指,分出一千人去包围特使官邸,其他人则直扑城内驻地。挟莫里斯以令军队。

    戴琳一马当先冲进军营,将高级军官召唤到一起,宣布莫里斯调戏良家妇女,影响十分恶劣,戴琳决定撤销莫里斯的指挥权,由莫里斯的兵权由城主代摄!

    杜兰特搞戴琳的那一套,被戴琳直接拿来用了!

    一名军官忍了半天,问:“那个——大军统帅调戏个把良家妇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诶?

    戴琳怔了一下。当统帅的还有这种特权?

    “他调戏的是官宦之女。”戴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请问他调戏的是哪位大人之女?”军官继续问道。

    “嗯——告诉你岂不是有损人家姑娘清名?”戴琳回答得滴水不漏。

    杜兰特统帅一万人的军队,里面高手也不少。戴琳以四千人直接去驻地收复维省的一万大军,这手赌得不可谓不大。

    看到那名军官问题尖锐,戴琳暗暗擦了一把汗。政变果然没那么容易。戴琳已经准备了一言不合就血战的觉悟。

    没想到那名军官问完这些问题就单膝跪地,献上了自己的忠诚:

    “下官朱里安?卡斯特梅,向斯塔克城主效忠!”

    说完,朱里安站起来,转身对其他高级将领道:“大家知道我来自擂鼓山。我可以用性命向大家保证,就是我身后的这位斯塔克城主,我亲眼看他揭发多罗城主!也亲眼看他亲手杀死了多罗城主!看他杀死了多罗城主的亡灵老婆和儿子!这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杜兰特总督把亡灵之灾的功劳都揽给他们自己了。不过你们不知道,亡灵危机是这位大人预警的,当时却根本不被总督所重视!”

    “他用自己的钱,让他的姬妾为他忙前忙后做大量的试验,这才研究出了抵抗亡灵的药剂——为什么我知道?因为我就是当时被他拉着做试验的军汉之一!”

    “兄弟们,我们的命!我们父母兄弟,妻子儿女的命,都是因为斯塔克大人才仍然活着!今天这事,斯塔克大人说是这样,它就是这样!”?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