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刚被李友成成功推上了前,但是,这两人并不看重阳刚,反笑道:“管他是谁?不就是个子大一些吗?殊不知,山大无柴,沟大水不来的道理?”    这一下,李友成并没有再生气。虽然这两人所说的山大无柴,连他也说了进去,但是,他不想阳刚一个人在一边凉快,要看他如何来回怼这两人。    阳刚不动声色,不想在这个时候出来为李友成出头,如果他连这两人也搞不定,那就算是自己看错了他,跟着他混,也混不出名堂,不如趁早跑路。    “怎么?不是想要见我们的所长吗?等这里的事情一了,跟着去所里走一趟!”两人说着,就要让人来把尸体运走。    阳刚没有说话,而是成了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如果李友成不急,自己也没有必要急,这事就不管他,反正,以后好好保护好自己和林夕就成了。    “且慢!”处长却是沉不住气了,忙着出声阻止两人的行动,身子也跟着往前一步。    “站住!别太把自己太当人,给你点颜色还真的就想要开染房了。”一名警员说着,突然对着李友成动起了手来,想要把他抓住,口里还说,“不把你带走,是不是真的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处长真的急了,不想让这两个破坏现场,只得再度上前,沉声道:“这两人死得有些蹊跷,并且事发之地离学校不远,我们想要好好查一查,请两位配合一下。”    阳刚心中叹了一口气,知道处长这话,已经够客气的了,要不是因为真的想要查清楚杀人凶手是不是想要潜入学校,他才不会这么低声下气,想当初,他带个信给警所,人家就亲自派人到学校门口来抓走那一群黑衣人,而且,他一出面,江尚飞就进了牢房。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这两人为何不给他面子,是不是他们串通一气,想要把自己给套进去?    阳刚想到这里,选择了冷眼旁观,任由他们闹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却是出现了意外,一名警察见到处长不退反进,不由得大怒,骂了一句娘,向着处长就出手,一拳打了过来。    处长也是心中大怒,以烟秋人的性格,最恨的就是人们骂娘,比打他一耳光还要让人忍无可忍,大手挥出,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拳头,一耳光就扇了过去,打得一声脆响。    “你他妈的敢动手?”那人大怒,再一句脏话骂了出来,接着却是惹得处长再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啪”!    这一声有些响亮,所有人都听见了,一起向这里投来了惊讶的目光。    如果说处长的第一耳光,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也想不到,他竟然袭警,但是,后面这一耳光,却是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为处长担心。    就连阳刚也是有些担心起来,心想,这一下,三人不像是在演习,而是在来真的了。    果然,就在这时,那人伸手把枪拔了出来,突然指着处长,也不再骂人,而是直接扣动了般机。    “呯”的一声响起之后,所有全部懵逼,胆子小的尖叫了起来,有的人却是不忍心看着处长这么一个高高大大的人物,就这样倒在血泊之中。    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处长并没有倒下,而是依然站在原地,只是,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像是要杀人一般。    在他的身前,却是多了一个人。    那人就是阳刚,他的手抓住一脸震惊的警察,把他的手高高举起,让他的枪放了空,向着天空开了枪。    处长脸上,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汗来,他也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物会真的对他开枪。就连那名警察的同伙也是有些懵,他虽然看到处长敢打同事心中气极,也想要对处长动手,让他脱层皮,但是,还没有做好要开枪打死面前这个,像是个干部一样的人物。    但是,他被阳刚的出手给震住了,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甚至没有看见他的身体动过,同事的手就被他控制住,这速度,这反应,都让他惊讶,同样,也让所有的人呆住。    处长也像是被吓着了,但是,他并不是被吓大的,马上就把怒气给爆发了出来,一脚踢在了那名向他开始的人身上,直把他射得向后倒了下去。    那人痛得大叫了一声,面子上却是不容他躺在地上不起来,而是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做了一下摸枪的动作,却是发现,他的枪早已拔出,现在已经在了阳刚的手里,整个人顿时呆住。    其他同事见了,忙着围了过来,纷纷拔出了枪,想要对处长和阳刚动手,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人们吓得自然退后,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是要死人的。    阳刚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样可不好,如果真的打起来,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人要受伤,但是,现在不可能认怂,不然,死的也许就是他和处长,这种事情可大可小。    他来不及多想,突然首先开了一枪,把那名走在前面,正要举枪向他射击的人物头顶上的帽子给打得落在了地上。    那人感觉到头顶一凉,吓了一跳,本能地伸手摸了一下脑壳,然后惊讶地看了看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流血,心里稍安了一些。    所有人呆住了,没有想到,这阳刚竟然敢先开枪,枪法还不比这些持枪之人差。    帽子被打落那人呆了一呆,马上发现了事情不对,立即大声喝道:“大家都不许开枪!”    阳刚的心里却是冷笑了一声,这人还真是,派头十足,不过,你软他就硬!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长得很瘦,而且面色很白,看上去有几分像个女人。    不,应该是说,如果他是一个女人,有这种身材,加上这皮肤,再过几十年,一定是个众多男人热追的对象,如果把他放在城里,不知会让多少有钱云争得头破血流。    但是,放在这时,而且还是个男人,真是可惜了!    阳刚不由得摇头叹息。    “是你?”那个瘦白男看着阳刚,却是奇怪地问出了这么一句,面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见到阳刚,就像比他的帽子被打落还要让人受不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