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横岭小东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三拨乱反正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丰成地产的马总马金生是何许人物,海州有头有脸,不是陈广能轻易接触的,更联系不上。

    于是在这小饭馆连续上演这一幕。

    “什么人敢打扰我们的生意?”

    一个男子凶神恶煞踱着方步:“陈广,你都是干什么吃的,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洛川问:“你是那什么马总?”

    “不是,鄙人姓刘,在丰成地产只是个小小的经理,就你也想见我们马总?

    啧啧,别异想天开。”

    片刻后——那男子边面壁思过,边舌头打结打电话:“张总,我小刘啊,能不能叫马总到芙蓉街钉子户这里一趟?

    有人不好惹啊!非要见马总呢,来晚了,我就惨了。”

    韩蕾渐渐麻木,不到两个小时,她的小饭馆站着十几个丰成地产的管理人员了,从基层到副总,一字排开。

    “今天要出大事!”

    韩蕾不知道洛川究竟是何来历,但知道她和女儿的小日子要起大波动了。

    情况终于反馈到马总耳朵里,所谓的马总得知自己的手下都到芙蓉街的小饭馆集合去了,也是纳闷儿。

    “海州还敢有不给我面子的?”

    马金生揽着一个水蛇腰女子,豪车开道,一行人浩浩荡荡。

    韩蕾无力说道:“这位先生,现在你想走也晚了,他真的势力很大,黑白通吃。”

    “兄弟,眼生啊!跟我过不去?

    哪条道上的?”

    马金生浑身上下发着首饰的光芒,炫彩的保镖们的簇拥下进了门。

    水蛇腰女子在旁厌恶的捂着鼻子:“生哥哥,不是要陪人家买包包吗?

    到这里干什么,脏死了。”

    炫耀般看眼比自己漂亮的韩蕾:“生哥哥,人家看中的那个包包才三十万,人家想要要。”

    韩蕾不由心中打突,她开这饭店一年也才几万块钱纯收入,同样是女人,差别也太大了,论姿色她比浓妆艳抹的水蛇腰女子要好看很多,脸上复杂的表情闪过,转眼如常,她有孩子、老人要养,有自己的活法。

    马金生的大手放肆的在水蛇腰女子身上享受着:“好好,我这正谈判呢,马上就好。”

    对洛川呵斥道:“小子,问你话呢。

    不是威风吗?

    吓傻了?”

    洛川心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悟,冷冷一笑:“我不是什么道上的,只不过,对这里的事情看不顺眼。

    这位老板娘的店面地段不错,听说你给的拆迁赔偿只有一千一平?”

    马金生满不在乎:“是又怎样?

    他男人得罪过我。

    现在嘛,我说了算。”

    “你缺那点钱?

    你和他男人的旧恩怨,算在孤儿寡母上,很威风?

    不要你多,按正常价位补偿很亏吗?”

    “我确实不缺钱!”

    马金生哈哈大笑:“我这层面的人,总得给生活找点乐趣,没事报点旧怨,树立点威信。”

    毫不掩饰的嚣张:“蝼蚁一样的人,被碾压的无处安身,最终主动求饶,不是很快乐的事情吗?

    在海州的一片天,我还有点资本。

    你真的要插手?”

    洛川声音再冷:“按你的逻辑,因为你觉得自己强,就有理由逼得别人活不下去了?

    我并不认同,但入乡随俗,按你的规矩办事。”

    转头问韩蕾:“你身份证拿过来。”

    “啊?”

    韩蕾不知道他要干吗,有种感觉,这人不会害自己,但身份证能随便给吗?

    “身份证!”

    洛川提醒,看韩蕾茫然,干脆自顾自的到柜台前,打开抽屉翻找。

    韩蕾忙追过:“不在这里,你不要乱动。”

    把抽屉里的一摞军功章先抢到手里抱着。

    白茹实在看不下去了:“洛川,你到底搞什么鬼。”

    洛川不答,韩蕾犹犹豫豫的把身份证递给他,百般疑问。

    “看清楚了?”

    洛川把韩蕾身份证举到马金生面前:“咱们走你的规矩,丰成地产转到韩女士名下。”

    一片哗然,夹杂着笑声。

    马金生不屑:“你是不是在逗我?”

    “你误会了。

    你说了,你强就有理由逼迫别人。

    我比你强,逼迫你又有什么打紧。”

    “神经病!”

    水蛇腰女子耻笑,抱着马金生的手:“生哥哥,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是个神经病,让下面人去处理,陪人家逛街去。”

    马金生清清嗓子:“韩蕾,你这店的补偿款再降五百。

    你可以耗着,从今天起,你做不成一单生意。”

    对同来的保镖一声吩咐:“给这不长眼的小子长点记性。”

    拥着女子出了门。

    刚才吃了亏的人分分叹息,他们试过了,洛川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撼动的,马金生的亲随保镖们也是白搭。

    正如他们所料,马金生二人还没回到车上,保镖们先他们一步飞到车顶。

    “事情没办完呢。

    哪里去?”

    而洛川已抢在他们前面抓住了车把手。

    “盛子的……”韩蕾心中有了猜测,微微发抖,这样本事的人他见过,她老公活着的时候就可以做到。

    白茹忍不住:“这位大姐,你和他到底认不认识?

    他说是你的朋友,可怎么看都不像啊!”

    韩蕾却红了眼眶。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可是马金生。”

    那边,马金生失了镇定,他能量很大,但此刻洛川以无力逼迫住了他。

    水蛇腰女子不敢吭声了。

    “我说过,走你的逻辑。”

    洛川再把身份证举到他面前:“丰成无偿转让,马上给我办。”

    “我和海州的要员们很熟。”

    马金生怕的就是愣头青,真要挨顿打很疼的,想要暂时稳住局面,以后再报。

    洛川摇头:“既然你不配合,我自己让人取。”

    一个电话打给了孔振华。

    孔振华身份特殊,为了大局,让人牺牲一下,是经常的事,知道他的价值,肯定会随他的意。

    “老孔,两件事,海州和丰成地产马金生有关的人,安排人查一下。

    另外,我要韩蕾成为丰成地产的唯一主人,你安排人接手吧,她的身份证号你记一下。”

    孔振华刚“哦”了一声,他就挂断。

    所有人都认为他在故弄玄虚。

    马金生一下子轻松了,更是笑出声:“这人也太能装了,一个电话居然强要我的地产公司,他以为他是谁,我抢人地盘都没有这么拽过。”

    可几分钟后他就接到了一系列信息、电话。

    “我破产了!”

    马金生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真的用自己的逻辑来对付自己,而且比自己更过分,关键的是,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要整垮自己这么简单。

    水蛇腰女子在傻眼的马金生脸上找不到破绽:“真的?

    不好意思,马金生,我还有事,有空再联系。”

    韩蕾也来电话了,通知她从现在起就是丰成地产的唯一股东了。

    “不是,我根本不懂啊。”

    韩蕾也迷瞪不过来。

    “不需要你懂,有人会为你打工,你照顾好家人,等着拿钱就成。”

    洛川转向倒在地上的一群人:“至于你们……”这些人明白他比马金生横,有他在,韩蕾也成为不好惹的人了,赶紧爬起来道歉,撒腿就跑,对于原主子马金生,谁也没有管。

    “告辞了!”

    洛川招手叫过白茹。

    韩蕾的女儿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妈妈,他是谁啊?

    你怎么了?

    以后你是不是不用那么辛苦了?”

    “你是鲁盛的战友吗?”

    韩蕾追了几步,丈夫的惨死是她和女儿的心头梦魇,战友们经常给她匿名帮助,但像洛川这样大手笔的还是第一个。

    “嫂子,你误会了,这是鲁盛应得的,是特别的抚恤嘉奖,我只是转交。”

    洛川选择藏起功与名。

    孔振华又给他回拨电话:“事情给你办完了。

    你小子急什么,刚我还有大事没给你说呢。

    你去袭击救世主号了?

    不会把屁股擦干净点,还让人拍下来?

    有人已经开始找茬了,我压力很大的,有可能引起大争端。”

    “你要牺牲我吗?”

    孔振华这次极为坚定:“我时刻站到你这边。”

    “有长进。

    胡安如果露面给我消息,别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