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剑沉黄海

1038、大象你快叫伦家姐姐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黄佑怡见窦窦师师一个劲要进卧室,想到昨晚的风声雨声啪啪声,当下正满目狼藉,还没收拾,而且,自家男人还在里面睡觉,贴心地考虑到他昨晚操劳,辛苦大半夜,今早便没有叫他起床,心想这四合院没人找得到,隐蔽性极好,让心上人多睡一会儿吧,毕竟来日方长呢,饮食男女不能因为一饷贪欢坏了身体。

    没想到,一大早双胞胎小姐妹来了,提着早点,像树枝上的小麻雀,叽叽喳喳边跳边叫,冲了进来,而且要去卧室。

    要是让你们就这么进去了,小象一定会责怪我没保护好他,而且,小哥哥恐怕以后很难在双胞胎小姐妹面前抬起头。

    “等等哦,窦窦师师,你们哥哥还在睡觉呢。”黄佑怡拦住小姐妹,说道。

    师师抬头看了看日头,说我鸽鸽变懒了。

    不是变懒了,是实在太累了,黄佑怡心想,笑着说:“等会儿再叫他起床好不好?我们先把早点准备好,摆在桌子上,对了,你们吃了吗?我们一起吃吧?”

    师师摇头,她和窦窦都没吃。本来是要吃了再来的,但是两姐妹惦记李大象,吵吵要先来,跟大象和大象的女盆友一起吃吃。

    黄佑怡说:“那我们一起去准备早餐吧。”

    师师下意识要跟着她走,但是窦窦的小脚钉在地上,不肯动。

    黄佑怡邀请道:“窦窦,一起去好不好?你是小姐姐,没有你的帮忙,我们做不好呢。”

    窦窦觉得这个女盆友有点水平,知道没有她的帮忙,大家早餐没得吃,谁让她是小姐姐大宝宝呢,但是,她现在不想去准备早餐,她现在只想爬到李大象的床上蹦蹦跳跳,喊李大象起床!压扁他!

    “但是你哥哥还在睡觉呀。”黄佑怡说道。

    窦窦说:“还在睡觉所以才要叫醒来鸭。”

    Emmmm~黄佑怡语噎,想想,说的有道理呵,但是,不能进去。

    她从李想那里知道这位小兔子姐姐的明显弱点,当下说道:“但是我和师师两个人忙不过来,这样好不好,如果你能过来帮忙,那么我给你工资,1个5块钱。”

    窦窦惊喜,大眼睛瞄瞄她,嚷嚷1个5块钱不够,她身份不一般呢,最少要2个5块钱。

    黄佑怡很好说话,这时候哪怕是要10个5块钱,她都会毫不犹豫答应,只是小兔子姐姐没那个底气喊出这么高的价,错过了小赚一笔的机会。

    三人从卧室门口离开,去了厨房。

    师师忽然拽了拽黄佑怡的裤子,说道:“女盆友,我呢?”

    “嗯?”黄佑怡没明白,我呢?我什么呢?

    师师说:“姐姐有工资,我呢?我是好宝宝,不能欺负好宝宝。”

    黄佑怡:“对不起,对不起,师师你当然有工资啦,你肯定有,姐姐多少,你就有多少,好不好?别担心,我只是没有说而已。”

    “谢谢女盆友,我总是跟我鸽鸽说,我很喜欢你呢。”

    师师小小地拍了记马屁,兴高采烈地和窦窦干活去了。两姐妹有钱赚,准备早餐积极而且像模像样,窦窦拆开打包盒,师师到消毒柜里拿碗,分工明确,一看就是干过不少。

    确实干过不少,已经给小园妈妈打工很长一段时间了,晚上洗碗收拾桌子,甚至还要刷马桶,洗卫生间,给李嘎子清洗鸭圈,给楼顶花园里的花花松土、洒水,当然还有买胡萝卜,洗胡萝卜,晒胡萝卜,切胡萝卜,甚至可以冠名胡萝卜姐妹。

    “好啦,女盆友,好啦。”

    “我们已经好啦,快来鸭。”

    两姐妹忙完了,第一时间喊来黄佑怡,让她验货,同时给钱。

    收了钱,窦窦立刻小心地叠好,放进口袋里,见师师就这么随意地塞在口袋里,甚至都有一个5块钱露了出来,语重心长地把她喊过来,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才对得起这些5块钱,不能这么胡乱塞。

    最后,窦窦特别叮嘱:“不要给妈妈哦,要自己藏起来哦。”

    师师:“O。”

    窦窦板着小脸蛋:“不要说O,要说是。”

    师师:“是。”

    窦窦拍拍她的小脑袋,最后咬耳朵提醒一句:“我们要存钱买冰淇淋吃呢,你要是给了妈妈,我们就没得吃了。”

    师师立刻严肃了许多,点头说:“那就没得吃了。”

    “藏起来。”

    “藏起来。”

    黄佑怡趁她们说话的时候,去卧室喊李想起床,只是半路上接到个电话,去了院子里,但留了个心眼,站在可以看到餐厅和卧室之间必经之路的地方,防止小姐妹蹿进卧室去。

    果然,小姐妹出来了,她们听到院子外传来车鸣声,师师好奇地说:“是妈妈来了吗?”

    正在打电话的黄佑怡吓一跳,下意识地看向院门口,目送师师跑过去,趴在门缝上往外看,可惜,看不到。

    “女盆友,你能开开门吗?是不是我的妈妈来了?”师师问道。

    黄佑怡连忙挂了电话,心情忐忑不安地打开院门,不是向小园来了,而是一辆驶出胡同的黑色奔驰车。

    “不是我的妈妈呢。”师师遗憾地说道。

    黄佑怡问她们刚才是怎么来的,师师说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黄佑怡忽然觉得不对劲,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看看说话的师师,又扫视院子里,窦窦呢?窦窦刚才不是也在吗?窦窦跑哪里去了?

    她大惊,迈着大长腿,赶去卧室,心里咯噔一下,卧室的门已经敞开着,里面传来小女声。

    “哎嘿嘿哈哈哈哈,叫姐姐吗?叫不叫姐姐?嘻嘻嘻哈哈,大象你快叫姐姐,不叫姐姐就拉你的被子啦,hiahiahiahia~~~大懒虫,你介只大懒虫!……”

    黄佑怡低头看向脚边的师师,正好师师也眨着纯洁无瑕的大眼睛看着她,并且说:“嗬嗬,是姐姐说逗你玩一玩的。”

    黄佑怡哭笑不得,一对这么小的小姐妹,竟然口口声声说逗她玩。

    她有些不敢进房间,怕李想怪她没保护好他。

    耳边不断传来窦窦小恶魔般的笑声和叫声,李想则死死地裹着被子,不让窦窦把被子抢走。

    “窦窦——我给你5块钱,你先出去!好不好?”

    极容易被金钱收买的窦窦,这回却强硬许多:“你想的真美鸭,你,你,你把小兔子姐姐从被窝里拎出来,那么多次!哼!小姐姐要报仇,报仇鸭——”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