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第十九回双雄争妻(中)

    鲁秀安慰半天,说把雄儿带回家,让他习惯习惯,明日再带上山来。春娘内心不舍,但含泪答应。雄儿被鲁秀抱走时说:‘妈妈,我去大妈妈家吃糖。你一会来,晚上我要跟你睡,还要吃你的奶。’春娘紧紧抱了他一下,转身流泪。

    刘昆也不避嫌,上来拉着她的手,她伏在他肩上哭泣。鲁秀走出,大清去送,回来后大家沉默。半响,大清说:‘刘公子,我说这话,请你不要见怪。李特失去小师妹,已近疯狂,你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现在雄儿已经归宗,春儿和李特也见了一面,不是我不留你们,而是免生枝节,你们不如明早就离开牧虎回筱山。’

    刘昆不快:‘你们都听见了,我若明天不去赴约,我还是男人吗?’

    这是食物、女人之外,男人为之而战的第三个原因:荣誉。这已不是一种原始本能,而是一种更高级的情感。

    春娘从刘昆肩上抬起头来:‘总是我们女人吃苦。千辛万难,养个孩子,却要到男人那里归宗。你又要为当男人尊严去杀人或被杀。我看我只有当女人的命,我今晚就走。’

    刘昆无言,痛苦地看着春娘。春娘离开他,走到辛姥姥身边,说:‘昆哥,我为了你离开了我的儿子。你若爱我,也要为我牺牲,我不愿看你和李特互相残杀,明天我们一早就走。你若不能,我们今天就一刀两断。’

    辛姥姥拉着春娘的手,对唐姥姥说:‘唐姐,你看,我早就说我们春儿是有出息的,你还不信。’

    唐姥姥说:‘你忘了,这话是我先说的。那次春儿尿炕,你要打她,我就说:莫把她的出息打脱。’糊里糊涂问:‘春儿,你还尿炕不尿?’辛姥姥又要和她争论。

    刘昆神色仍然痛苦,但眼光明澈:‘春妹,我不能没有你。我找你找了20年。去他的男人不男人,尊严不尊严,我只要你。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春娘投入刘昆怀抱。唐姥姥小声对辛姥姥说:‘你看,我怎麽说的?我们春儿还尿炕。’

    第二天一早,他们收拾东西。春娘找到总管道甲同真人,说要借三百两银子,以后由她父亲还。甲同真人马上给她包好说:‘真人在外行医,集了一些钱,说是给你和雄儿用的。这不在公帐之内,你尽管用,我记下就行了。’

    刘昆低声问春娘,‘要这样多银子干吗?’

    春娘笑说:‘我一人走,用不了10两,不是身边有个荷花大少爷吗?’

    刘昆说:‘我也算吃过苦了,也见过别人的苦难,现在已不奢糜浪费了。’

    春娘微笑:‘那敢情好,我带这银子去下小银崽儿。’两人辞别众人,下山而去,大清、九清送至山腰。春娘想念雄儿,不时落泪。刘昆竭力安慰,但也想到李特,不知如何小看自己,也不快活。

    两人并骑而行,来到那日为救持鹰孩子,被人杀伤处,几乎死去。刘昆述说那日之事,不知那两骑马少年是何人,如此凶狠。

    春娘说:‘官宦子弟,仗势欺人者居多。’

    这时,忽听銮铃骤响,两马急驰而来,荡起黄尘数丈。一人大喝:‘无耻胆小的鼠辈,妄想逃走,吃你大爷一刀。’

    刘昆和春娘面面相觑,把马带住。来人自然是李特和鲁秀。李特怒火万丈,须眉戟张,大叫:‘没种的王八,你昨日答应决斗,今天竟拐了春妹,偷偷逃走。你说话难道是放屁。’

    刘昆低声对春娘说:‘这由不得我了。’

    冷然转对李特说:‘爷本想饶你狗命,既来送死,爷就成全你吧。’跳下马来,把剑抽出,剑鞘扔到一边。

    李特怒极而笑:‘你这贼小白脸,专门勾引良家妇女,今天大爷就是你催命的阎王。’也跳下马来,从鞍鞒上索琅一声,抽出他36斤、厚背薄刃、削铁如泥的七星大环宝刀。

    春娘怨恨李特,不知如何是好。昨日李特下山,派人监视各处路口,怕刘昆逃走。今天果然来报,刘昆、春娘一大清早就由小路下山,往秦岭方向而去。鲁秀劝阻不住,只好随李特来追。

    这时,见两人冲突不可避免,鲁秀知春娘偏心刘昆,怕她用梅花针相助,就拔出修罗双刀,走近春娘,说:‘春妹,我劝特哥不住,我总不让他伤害刘公子性命就是。’但刀刃却暗对春娘,蓄势待发。

    春娘不理她,一心专注二人。此时,两人已脱去外衣,对面站立,心中虽怒,但知这一战非同小可,均调神运气,宁静身心,准备决斗。

    刘昆知李特武功甚高,不敢轻视。李特并不像表面那样粗鲁,也不像话中那样轻视刘昆,春娘看得上的人决非庸手,所以也不敢轻敌。

    两人略一对视,按江湖规矩拱了拱手。刘昆举剑封住正面,看样子要取守势。李特运力于臂,大喝一声,一招‘独劈华山’,七星宝刀夹风声、环声,化成一道彩虹,当头劈来,刀沉势猛,力道惊人。

    春娘惊呼:‘昆哥,他的刀削铁如泥。’

    刘昆说:‘你放心。’从容把剑斜起,‘拨云见日’,剑尖一搭刀口,并不力格,而是把腕一抖,轻轻一拨,身子趁势横移四尺,避开这刀,一翻腕,剑似闪电,‘仙人指路’,直刺李特咽喉。

    李特听春娘帮刘昆,心中更怒,恨不得一刀将刘昆砍死,但见刘昆手法如此之快,也自暗惊,收刀一个‘快刀斩麻’,想把刘昆剑斩断。刘昆剑尖起花,突然化为八剑,不可捉摸,把李特罩住。李特不敢怠慢,展开七星刀法,小心对敌。

    这七星刀法乃是李氏家传,又经扶风真人指点改进,在江湖上,已可算绝技了。再加李特被真人在脸上嵌入七星,虽然每月痛苦一次,但神智反而清明,武功大进,因而七星宝刀威力极大。

    再说宝剑,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之事人人皆知,最后得了天下,因而汉室刘家有家传的‘斩蛇剑法’,世世精研、捉摸改进,代代均出高手,刘昆又是学剑的天才,因而把这套剑法发展到极致,从容敌住李特。

    只是他现在的剑不是家传削铁如泥的龙泉宝剑,那已进了当铺,手中凡剑,不敢与七星刀硬碰,因而兵刃上吃了些亏,只能用体形灵活补上。

    两人已至百合,还看不出胜负。这时已有十来个村夫、渔、樵,远远观看,胆大的渐渐走近。李特一跃三丈,掉头向下,‘飞鹰搏兔’,一刀自上而下,向刘昆劈来,知刘昆要躲,刀头挽花,刀光将方圆两丈罩住。

    刘昆见来得凶猛,一个‘鲤鱼跃龙门’,竟横身斜飞三丈避开。未容他站稳,李特‘横扫三军’,下三路斩来。刘昆‘拨草寻蛇’,用剑将刀轻轻挑起。

    李特再次跃起,刘昆未容他掉头转刀,一个‘流星赶月’,连人带剑,化为一道白光,直射李特。李特只好举刀来封,用不上力,虽将剑隔开,但未伤敌剑,且身体被压落下。

    李特大怒,‘旱地拔葱’,拔起三丈,展开七星伏魔刀法第54招‘漫天花雨’,想四面八方将刘昆裹住,只听风声、雨声,以及刀环琅琅当当之声,声势惊人;雨花、刀花,令人眼花缭乱。

    刘昆更快,‘一鹤冲天’,竟拔起四丈,拧腰一个‘画龙点睛’,剑光从刀花中穿出,如一点寒星,直射李特右眼。刘昆习惯于一鹤冲天接‘斩蛇七寸’,刺对方咽喉,因李特毕竟是个英雄,才改用画龙点睛,既尊重对方,又可不伤性命。

    李特急收漫天花雨为‘如封似闭’,接下刘昆绝招,出了一身冷汗。两人再跃起三丈,刀剑相击时,突有破空之声,如一响轻雷,半空中飞来一只斧头,又劲又急,竟将刀剑齐腰劈断。

    .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