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百媚千娇

第四百九十一章 能否见一下贵夫人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顾墨之见到这几碟小菜,顿时不好意思道:“我平日里就喜欢这几个小菜下酒,府里下人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场合,竟然又端了上来,让侯爷您见笑。

    慌忙吩咐一旁抱剑端走。

    这臭味熏得自己简直受不住。

    不知道的,还以为锅里煮了大粪。

    侯爷却像是见到了知己一般:“原来顾贤侄竟然也好这一口,咱们二人倒是臭味相投。”

    顾墨之不由就是一愣,讪讪地点头:“侯爷您不嫌弃就好。”

    两人落座,推杯换盏。

    侯爷眉开眼笑,只将那臭鱼烂虾往顾墨之跟前推:“今日本侯是夺人所好了,一起吃,不必客气。”

    那臭鳜鱼锅底点了炭,臭味更加浓郁。顾墨之强忍着吃了两口,便不再动筷子。

    酒过三巡,镇国侯便问起:“这卧龙关不过是弹丸之地,不够顾兄弟你施展手脚,待到任期期满,可愿意另外寻一份锦绣前程?”

    顾墨之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摇摇头:“多谢侯爷好意,暂时,墨之还不想离开卧龙关。”

    这个回答令侯爷有些出乎意料,有道是男儿志在四方,他顾墨之考取功名,难道就不是为了一展宏图与报复?

    镇国侯试探道:“本侯爷知道,此前有些事情可能令顾兄弟有些失望,但是如今,朝堂之上有摄政王坐镇,求贤若渴,对于顾兄弟你也是赞赏有加,有重用之意,难道顾兄弟你就甘心一辈子屈居在此,碌碌无为?”

    顾墨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坦然一笑:“卧龙关固然清寒,但是这里有墨之一群同生共死的朋友,有墨之想要毕生守护的人。更何况,卧龙关虽小,却是西凉攻打长安的交通要道,能够在此,竭尽所能,守护我长安百姓的一方安宁,也算是墨之的功劳一件吧?”

    镇国侯眸光闪烁,玩笑道:“顾兄弟你不愿意离开卧龙关,莫不是因为凤萧夫人吧?”

    顾墨之恰恰被镇国侯一语点破心思,略有尴尬道:“侯爷玩笑了。”

    镇国侯捻须一笑:“早就听闻凤萧夫人巾帼不让须眉,竟然能够轻描淡写地破了金格尔的天煞阵,本侯也敬佩不已。只是不知道,凤萧夫人师从何处?又是哪家将门千金?”

    他有意无意的试探令顾墨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知道花千树身上有秘密,尤其是避讳京城里来的人,一时间支支吾吾,便吞吐不清:“那天煞阵有这般厉害吗?凤萧说只是寻常可见的阵法,兵书之上便有记载。”

    他并不擅于说谎,镇国侯老姜弥辣,望着他微微一笑:“金格尔的天煞阵在西凉可以说无人能破,许多年来,也只有当初花将军精通阵法的大公子破过一次。后来金格尔吸取教训,在其基础上再加改进,应当更加厉害。南宫金良好歹也算是武将世家出身,尚且都无计可施,怎么可能是寻常阵法?”

    顾墨之听镇国侯提及花将军,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撞了一下。

    凤萧也姓花,其间是否有关联?她说自己夫家惨死,被周烈所害,难不成她是花家人?

    他在京城的时候,关于花千树的事情闹腾得沸沸扬扬,他自然是有所耳闻,但是刺杀周烈那日,分明就是花千树与夜放大婚,可见,刺客并非是花千树。

    二小姐花千依如今又是侯府的世子妃。

    会不会,她是花家遗孀,随了夫姓?

    但是,这孩子又无法解释。

    他第一次对于花千树的身世产生了好奇。

    面对镇国侯一再的试探,他再次敷衍过去:“一个小小的阵法而已,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些说道。凤萧平日就喜欢钻研这些兵书阵法,关键时刻竟然能够派上用场。”

    他越是敷衍推脱,镇国侯心中愈加起疑:“本侯冒昧,不知道能否见一下贵夫人,请教一下这阵法玄机?”

    他此行一半是为了顾墨之,另一半,自然就是为了这位传奇的女子。

    顾墨之一时间犹豫。

    镇国侯以退为进:“若是夜深不太方便,那便明日再见亦可。”

    他一再地刨根究底,顾墨之一时间也不好再拒绝,便吩咐抱剑,去请花千树。

    花千树并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家子女子,顾墨之并未觉得抛头露面有何不妥,就看花千树自己是否愿意见了。

    过了不过片刻,抱剑去而复返,回禀道:“启禀侯爷,公子,凤萧夫人跟前的婆子说,今日凤萧夫人不小心扭了一下腰,动了胎气,此时正在卧床休息,不能见客,向着侯爷赔罪,希望不要见怪。”

    顾墨之焦急地问:“这马上就要临产了,如何还不小心?婆子还说了什么?可厉害?”

    抱剑摇摇头:“婆子说就是不小心滑了一脚而已,将养两日也就无碍,公子不用担心。”

    镇国侯劝道:“贵夫人身体要紧,顾大人可以自行前去探望,不用顾忌本侯这里。”

    顾墨之略一犹豫,也多少明白,怕不是花千树在有意推脱:“她只是那段时间过于操劳,殚精竭虑,所以胎像一直不**稳。婆子说无碍,应当就是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管吃酒便是。”

    侯爷微微一笑,眸中精光一闪,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与顾墨之推杯换盏,再也不提花千树。

    第二日侯爷在顾墨之的陪同之下,自顾去边城巡视,而花千树则“安心养胎”,有意回避着侯爷。

    一连两三日,侯爷即将启程离开,连花千树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作为女主人,连个照面也不打,多少有点失礼了。而人家正养胎呢,他一个外男,又不能去探望,更是唐突。

    这凤楚狂与凤九歌两人全都狡猾,就像是两只小狐狸,这镇国侯,完完全全就是一只老狐狸。

    他对于花千树讳莫如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有点好奇这凤萧夫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如何会在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自己?

    他将自己副将叫到一旁,咬着耳朵悄咪咪地吩咐了两句。

    副将与蒋彪这两日在一起打得火热。

    两人天南地北,胡吹海侃,自然而然便说起去年的一场战事,提及花千树。

    蒋彪对于自家凤萧夫人那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又恰逢知己,嘴边是没有个把门的,有的没的全都突突了出来。

    包括花千树的身世,与自家总兵大人那种妙不可言的关系,还有当初顾家家主直接赶鸭子上架,吵嚷得整个卧龙关人尽皆知的拉郎配,听得那副将一惊一乍。(未完待续)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