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7月底,孙全带着行李,坐上飞往桂林的飞机。

    起点今年的年会要召开了,他提前一天动身。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起点的年会了,心情不再像第一次参加那样激动,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飞机机翼,还有就在窗外的白云与蓝天,他的表情是恬淡的,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虽然心里没有激动的情绪,但期待还是有的。

    昨晚他已经跟大禹、神基、西红柿等人约好,今晚大家私下聚一聚,一起喝酒。

    想到大禹,孙全的嘴角就微微上扬,因为就在前几天,大禹给了他承诺——《家丁传说》之后,至少三年内,他不会封笔,还会继续写新书。

    三年时间有点短,对写网文的宅男来说,三年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

    也就写一两本书的时间而已。

    但孙全没有表示异议。

    因为他相信三年时间,应该已经足够起点等公司将网文ip的概念炒热了。

    他记得原时空2012年左右,应该是那段时间,网文ip的概念被炒得炙手可热,很多大神都卖了影视改编权,或者游戏改编权,一夜之间就发财了。

    如今这个时空,虽然和原时空已经有点不一样,但变化并不算太大,孙全相信2012年左右,网文的ip概念还是会被炒热。

    到时候,大禹看见了这一行的光明前景,可能不需要他孙某人再劝他,他就会有动力继续写新书。

    封笔之后,再重出江湖比较难,如果大禹一直没有封笔,三年后,再开新书应该就比较容易了。

    ……

    当天晚上。

    桂林某火锅城。

    孙全、大禹、神基、西红柿、蓝猫等人一起涮着火锅,边吃边聊,话题飘忽不定。

    一会儿聊孙全的《云中戮神剑》、一会儿聊大禹的《家丁传说》,一会儿又聊到这次来桂林能去哪些地方玩……等等。

    不知不觉中,一箱啤酒就喝空了。

    从这家火锅城出来的时候,几个男人都有点歪歪斜斜,你搭着我肩膀,我搂着你的腰,摇摇晃晃走到路边拦了两辆出租车,几人才都坐下。

    孙全、大禹、神基上的是第二辆车。

    这辆车里,除了司机,就是他们仨。

    神基坐在副驾驶座,孙全和大禹坐在后座上。

    上车后,孙全就闭上了眼睛,喘着粗气。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跟这些家伙在酒桌上拼不过,今晚这几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商量好了,都频频找他拼酒,他虽然喝得有点多,但还是注意到今晚几人里,他孙某人是喝得最多的。

    从侧面来说,这说明他人缘好。

    但他不想从侧面来说,他就想从正面来说,而从正面来说的话,那就是今晚这几个家伙合伙欺负他孙某人。

    这令此时头昏脑涨的孙某人有点不爽,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忽然说:“你们几个不厚道,今晚让我请客,还都灌我酒!凭什么呀?兄弟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啊?”

    身旁传来大禹呵呵的笑声。

    副驾驶座位方向传来神基的声音,“你说为什么呢?你不会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吗?找找!从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大禹的笑声消失,孙全听见他竟然附和,“对啊!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决定任何事情的永远是内因,而不是外因!而内因在哪里?嘿嘿,在你自己身上啊!想想!仔细想想!为啥我们今晚不灌别人就灌你?嗯?哈哈……”

    “呵呵……”副驾驶座上的神基也发出笑声。

    不仅他俩,孙全好像还听见开车的司机也笑了。

    这是欺负我的书迷不在我身边吗?

    他睁开右眼,无语地扫了扫他们,忽然问:“是因为我太帅了吗?你们出于嫉妒?”

    “噗……”大禹笑喷。

    神基颇为无语,抬头看车顶。

    司机师傅是一个四十出头的油腻中年,闻言,大禹和神基还没说什么呢,司机大叔瞥了眼观后镜里的孙全,笑道:“小伙子,你很自信啊!呵呵!”

    “呵呵……”

    “呵呵!”

    后面两声是神基和大禹笑的。

    笑罢,大禹说:“你说大家嫉妒你……呵呵,倒也不算错,但帅?呵呵,你还是继续想吧!”

    孙全已经懒得陪他们扯,撇撇嘴,闭着眼问:“神基,你那新书具体什么时候发啊?”

    神基随口答:“怎么?你着急了?你急也没用!我还没准备好,可能还要一两个月时间吧!正好趁这个时间来年会这里玩玩,还挺好的。”

    孙去哦了声,又睁开右眼,瞥向身旁的大禹,“你呢?你新书打算什么时候发啊?”

    是的,大禹的《家丁传说》已经完结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他还写新书的话,最近应该在准备了。

    听到孙全问他,大禹脸上笑容淡了些,苦笑摇头,“谈何容易啊,说真的,一本《家丁传说》已经把我写疲了,暂时真没什么特别想写的新书了,等等吧!最近天这么热,等天气凉快一点再说吧!不急!”

    孙全和神基都诧异地看着他。

    看得大禹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美女!”

    神基失笑,“我是第一次听说要等天凉快一点再开新书的,你这是真不急啊?”

    孙全叹气,“还是抓紧点吧!码字这玩意歇得越久,就越不想再动手了,真歇久了,再想找回以前的状态就很难了,别太放松了!”

    大禹笑了下,还是摇头,“不急不急!慢工出细活,磨刀不误砍柴工,开新书不能急!我得先选题,然后再做一份详细的大纲,才能动笔啊!难道你们开新书都不做准备工作的吗?”

    神基:“……”

    孙全:“……”

    这话令他俩无言以对,确实,随着码字的时间越长,写过的文字越多,他们开新书的时候,再也做不到像刚入行时那样一个下午就能写一本新书的开头出来。

    不是手速做不到了,而是没有深思熟虑过,没有完备大纲的前提下,他们真的下不了笔。

    车内安静好一会儿,神基:“果然每个人的成功都是有道理的,难怪你那本《家丁传说》的口碑那么好!”

    孙全抬手拍拍大禹手臂,点头道:“还是抓紧吧!我等着看呢!”

    他还是有点怕大禹就此封笔了。

    大禹失笑,“行,我答应你还不行嘛?对了,你今天跟谁分到一个房间了?不会还是神基吧?”

    去年那次年会,孙全就和神基分到一个房间。

    “不清楚,我今天赶到酒店报到的时候,没人和我同时赶到,房间倒是给我安排了,但我出来和你们喝酒之前,还没看见我那个室友。”

    说到今晚和谁住的问题,孙全还真有点好奇今晚的室友会是谁?

    是自己熟悉的某个大神吗?

    这个悬念在他们回到酒店,他摇摇晃晃扶着墙、喘着粗气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揭开了。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门正好是敞开的。

    一名戴着银框眼镜,白白净净的男子正好从门里出来,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一个照面,孙全就感觉这人眼熟,好像在去年的年会上见过,但他此时脑袋晕晕乎乎,不大好使,竟然一时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而对方却一个照面就认出他来。

    “老孙?喝酒了?喝多了?呵呵,你不会走错房间了吧?”

    听见对方这几个问题,孙全愣愣地眨了眨眼,下意识看了眼门上的门牌号,“没错啊!没走错房间,我就住这个房间,对、对了?你也、也住这个房间吧?你是我的、我的室友吗?”

    眼镜青年有点讶异,随即笑容更灿烂了,赶紧伸手来扶孙全,一边扶着孙全往屋里走,一边说:“是嘛!呵呵,那可太好了,我扶你我扶你,对!对!我也住这个房间,看来这次年会咱俩要做几天室友了,荣幸!太荣幸了!呵呵。”

    听着他这番高兴的话,孙全醉眼朦胧地扭头打量着他的笑脸,终于想起他是谁。

    沐夜,《纳妾行》的作者。

    当年他追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那本书作者,他记得这本书曾经很火的,连载期间经常冲上月票总榜前十。

    他还记得原时空这本书好像也改编成电视剧了,而且改编出来的口碑和人气好像都还不错。

    《纳妾行》,这个书名看上去就吸引人,很多读者大概一开始都是想看主角纳妾,才点开这本书的。

    至少他孙某人当年就是抱着这个期待开始看这本书的。

    然后他很快发现这本书的类型有点特别,男主角是个医生,而且穿越前,还是一个法医。

    一个法医穿越回到古代,用法医的手段帮助破案,然后逐渐走上人生的巅峰,并不断纳妾的故事。

    他不记得这本书是不是起点第一本法医类的作品,但在这本书之前,应该是没有一本法医类的人气是超过这本《纳妾行》的。

    晕晕乎乎的脑中慢吞吞地闪过《纳妾行》的一些记忆,孙全忽然停下脚步,扭头问沐夜,“哎,你那本《纳妾行》的影视改编权还在你手上吗?你、呃、你卖不卖?”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