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

    江氏倒是觉得好笑了,江琴这是想她怎样?

    想让她愤怒还是想让她难受?冷冷一笑道:“我不云淡风轻难不成我该生气愤怒啊!江琴我不是小孩子,这么多年什么人情冷暖没见过?外面人对我的看法我是一点不在意的,不管外面人说什么,说多难听,对我来说,不过是不在意的一些言语罢了。”

    说她脸皮厚也好,说她什么都好,很多事情看明白了就好。

    苏半夏揉了揉肚子,看着袁素兰道:“外婆你赶紧出去吃饭,给我留一点酸汤就好。”

    袁素兰也不想搭理江琴,站起来便道:“那我给你舀一碗留着,今天酸汤烧得好喝。”

    苏半夏咧嘴一笑很开心:“外婆喜欢喝就好,这酸汤我可是用心烧的哦。”

    袁素兰眼神中多了一丝宠溺,看都没有多看江琴和江平安一眼,直接出了门。

    不知为何,她居然有点开心!看到江平安缩成一团坐在椅子上,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样子,心底多了一丝解气的感觉。

    江平安抬起头看了一眼袁素兰的背影,最终叹息一声低下了头。

    江琴也不想真的闹僵,想要江氏原谅这种事急不得:“姐姐,方才是说说话难听了一点,你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其实我也是焦急,你想啊,我们两家人没必要闹成这样的,你和大哥之间的恩怨我不参与,你想想这么多年,除了我成亲的事情,我没有再对你们一家落井下石吧。”

    江氏可不是之前那么好忽悠的,冷笑一声道:“你的意思我还得感激你,这么多年没有对我们一家落井下石了?江琴,你这么多年还真的一点都没变。”

    说完遗憾的摇头,眼中分明是对江琴的失望。

    苏半夏真的算是见识到了,这世界上不要脸的人,借口还真是千奇百怪的啊。

    江琴的脑回路当真厉害了,让她都震惊不已呢。

    按照江琴的意思,这么多年没上门找麻烦,落井下石,就是她做的最好的事情。

    江氏显然也听明白了江琴的意思,突然哈哈一笑道:“还真是……”

    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江琴的理由实在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江琴尴尬笑笑道:“姐姐今个是我唐突上门了,今日打搅了。”

    说完站了起来,给崔发财使了一个眼色,便走在了前面。

    这个时候一直装透明的江平安急了,开口道:“江琴你怎么就走了?”来的时候可是商量好的,怎么也得让苏半夏态度软下去,这态度还没有软下去呢,闹得不欢而散就走了?他岂不是白来一趟?

    方才进院子的时候他可看到了,苏半夏家的日子当真好过呢,桌上的酒都是一坛一坛的,那酒坛是镇上酒坊卖得最贵的一种高粱酒,得两百文一坛呢,平日他在镇上都只能买五十文一坛的酒,还跟宝贝一样,舍不得喝多了。

    两家人的差距当真不是一星半点啊!

    而且桌上有肉有菜的,实在让人羡慕得很。

    江琴不喜的看着江平安道:“时候不早了,不早点走赶不回去。”

    她知道江平安的意思,但也明白,这种事情不能太急,太急了只会引起苏半夏和江氏的不满,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江平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咽了回去。

    苏半夏却不可察觉的皱了眉头,如果江琴今天直接跟她们一家闹翻,倒是好解决了。

    刚才和江琴谈话的时候,她一直想办法在激怒江琴,但江琴都忍下来了,而且江琴还能隐忍离开,懂得隐忍的人是最难对付的。

    真遇到崔老太太那种有勇无谋的人,她还不是很担忧。

    不过江琴今天能走是好事,她可不想看到几人找借口留下。

    江平安看懂了江琴眼神中的意思,一家人低垂着脑袋离开了院子。

    苏半夏站在门口看着几人离开了村子,这才关上了门。

    村外,一行六人走了好远,江琴才停下来愤怒道:“实在是欺人太甚。”脸已经变得狰狞可怕。

    眼神中满是怨恨,对苏半夏恨透了。

    崔发财也气得不行道:“那丫头倒是真胆大,而且不怕撕破脸皮。”

    本以为江氏会顾忌一点脸面,本以为袁素兰能在中间权说一句,他是最了解自己这个丈母娘的,心善得很。

    就算是自己吃亏,也不会让身边的人吃亏的主,结果今天就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这种情况太反常了,而且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江平安不满道:“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们态度太软也不行,那丫头精明得很,方才一直在想着激怒琴儿呢,要是琴儿没有压住脾气和她吵闹起来,怕是现在我们是被赶出来的,这个村子的人对她们一家也护得很,崔老太太多厉害的人,在苏半夏手中都没有得到一丝半点的好,你们不能太大意。”

    一直没说话的崔静开了口:“她们同意亲事了吗?”

    来的时候就商量好了,如果套关系不行,就提起说媒的事情,崔静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

    要知道,在崔家村好多年轻小伙子都喜欢她呢。

    江琴心情本就不好,听到崔静的问话,发起火来:“你个小蹄子,方才我们说话你不好好听,就一直看着外面的崔掌柜,你以为你配得上崔掌柜呢。”

    她第一次见到司南烛,也觉得这小子长得太好看了。

    当时也起了在中间牵线的意思,结果后来发现,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在医馆排队,想要见司南烛一面。

    结果自然是不好的,没几个人见过司南烛,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她们家这辈子都高攀不起司南烛。

    崔静很自信,用手捋着肩膀上的一缕发丝道:“只要司掌柜看上了我,也就没有配得上配不上这种说法了。”

    崔发财不悦的叫骂道:“你能不能不发-春?都十六了还嫁不出去。”

    崔静不想听了,反驳道:“我嫁不出去还不是你们的问题,要是听我的话,我早就嫁出去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